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一年卖4亿只粽子,“百岁”老字号五芳斋要上市,让人意外的是……

中国企业家 2021-06-16 12:00:07

一年卖4亿只粽子,“百岁”老字号五芳斋要上市,让人意外的是……

一家卖粽子的企业究竟有多大潜力?很多投资人担心,五芳斋的“天花板”已初步显现。但厉建平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粽子当粽子来卖,五芳斋的野心也远不止于粽子。

文|刘炜祺

编辑|米娜

头图来源|五芳斋天猫旗舰店

卡着端午节的时间节点,百年老字号五芳斋节前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拟募资10.56亿元。

五芳斋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公司营收分别为24.23亿元、25.07亿元、24.21亿元;归母净利润为0.97亿元、1.64亿元、1.42亿元。其中,粽子业务是五芳斋的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2020年,公司粽子收入占总营收分别为66.28%、67.74%与70.77%,粽子产量分别为4.11亿只、4.08亿只与3.66亿只。

一家卖粽子的企业究竟有多大潜力,公司能否保持持续增长?这是很多投资人关心的问题,因为五芳斋的“天花板”已经初步显现。

据全国连锁店超市信息网数据显示,2019年端午节期间,商超渠道粽子销售前三名分别是五芳斋、三全和思念,销售额在商超渠道的占比分别是30.2%、21.4%、16.5%,前三名销售总金额占比超过65%,市场已经高度集中。

五芳斋董事长厉建平曾在2018年的采访中透露,五芳斋早在2008年就请全球顶级战略管理咨询公司做过市场调研,当时结论是全国粽子市场规模仅有30亿元,而五芳斋已经占到了25%的份额,“粽子圈子也就这么大,差不多到‘天花板了’。要突破天花板就一定要走出来,不能只做粽子。”

招股书显示,除了粽子,五芳斋旗下还有月饼、餐食、蛋制品糕点等,但营收情况均表现平平。其中餐食系列和蛋制品糕点等产品营收规模近3年略有下降,唯一增长的月饼系列仅从2018年的1.55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1.85亿元。

从财务数据和业务结构来看,五芳斋暂时还没能从粽子业务中走出来。 

“百岁”老字号

民国初年,以弹棉花为业的浙江兰溪商人张锦泉,在生意清淡时,挑着担子在嘉兴老城区走街串巷叫卖粽子。1921年,张锦泉召集几名兰溪老乡,在嘉兴当时最热闹的张家弄6号,租了间门面开了首家“荣记五芳斋”粽子店。

时隔数年,嘉兴人冯昌年、朱庆堂两人在这家店对面和隔壁也开设了“合记”和“庆记”两家五芳斋。三家店面呈品字形分布在嘉兴张家弄,因为都自诩是老牌正宗,在激烈的竞争中,三家选料日益考究,配置方案日趋完善,口味日益精美,使得“五芳斋”声誉鹊起。

1956年公私合营,“荣记”、“合记”、“庆记”三家五芳斋以及“香味斋”四家合为一家,取名“嘉兴五芳斋粽子店”。

几经辗转,如今,五芳斋的实控人变成了厉建平和厉昊嘉父子。招股书显示,五芳斋集团直接持有公司40.36%的股份,并通过其全资子公司远洋装饰间接持股9.7%,合计持有公司50.06%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而厉建平父子二人合计持有五芳斋集团40%的股份。

一年卖4亿只粽子,“百岁”老字号五芳斋要上市,让人意外的是……

厉建平。来源:五芳斋官网

厉建平的履历显示,在进入五芳斋之前,他一直在公安局任职,从瑞安县的公安民警、嘉兴市公安局刑警、嘉兴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副局长、局长一直做到了嘉兴市公安局副局长。

但是,当时仕途顺遂的厉建平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下海”经商。他说“我的第一桶金是经营煤炭和石油,并迅速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有了启动资金后,厉建平认为办实业才是长久之计。2002年,他出资买下五芳斋60%的股份,入主五芳斋。

曾有记者问厉建平,“中华老字号讲究传承,要师出有门,你并非学徒出身,连粽子都不会包,如何执掌五芳斋?”厉建平当时回应称,“五芳斋虽然是老字号,但它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字号作坊。领导一个作坊,跟领导一家现代化的企业集团是两个概念。前者靠师傅传、帮、带,后者需要现代化的企业经营理念和管理体制。” 

厉建平的野心

传统老字号,有时候是一把双刃剑。很多经营不善的老字号早已盛名难当,比如曾经名震一方的天津狗不理包子。五芳斋一直试图通过创新来焕发老字号的生命力。

1992年,嘉兴五芳斋粽子公司成立,“五芳斋”被评为中华老字号。1998年,嘉兴市五芳斋粽子公司整体改组,同时吸纳嘉兴百货、嘉兴肉类中心、嘉兴酿造、嘉兴农科院及部分自然人共同作为发起人,成立浙江五芳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8年,成都五芳斋食品产业园竣工生产,成为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粽子生产基地,这是五芳斋实业迈出全国市场布局的第一步。

2010年,五芳斋上海总部设立,全国战略版图进一步完善。2011年,五芳斋提出“三个转型”战略,即产品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转型,区域品牌向全国品牌转型,普通企业向上市企业转型。

2014年,五芳斋实业通过资本运作入主武汉五芳斋食品贸易有限公司,布局华中市场。

在战略布局上,厉建平自入主五芳斋,就非常注重创新。五芳斋最初只有四五款粽子,如今已经发展到了一百多款。此外,厉建平还着重打造销售网络,让粽子不仅仅只在超市卖,还将五芳斋开遍了全国的高速公路服务站。

厉建平刚入主五芳斋,就迅速在长三角地区高速公路网络开设了100多家专卖店。沪杭高铁开通后,沿线8个站点他也趁机布局。2009年,五芳斋就组建了电商团队,早早布局电商渠道。

同时,与其他人思路不一样的是,厉建平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粽子当粽子来卖。

“粽子是我今天要做的,大米是我明天要做的,米饭、中式快餐是我后天要做的。”厉建平的这番话丝毫不遮掩自己的野心,他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打造米制品领导品牌和中式快餐品牌,他想要把五芳斋打造成拥有完整产业链、把米制品作为核心产品的中国食品行业领军企业。

如今,五芳斋主营业务分为两大板块,包括食品制造业务和餐饮服务业务,主要生产粽子、月饼、糕点、蛋品、卤味等。餐饮方面,据招股书称,公司餐饮门店提供早餐、正餐标准化中式快餐服务。早餐产品包括粽子、馄炖、粉丝煲、豆浆等,正餐包括卤肉饭、煲仔饭、鸡肉饭等,人均消费20元-40元间上下浮动。

但招股书也显示,五芳斋的餐食业务已连续三年下滑,从2018年的3.9亿元下滑至2020年2.65亿元。 

五芳斋的隐忧

受风俗和饮食习惯的影响,五芳斋的销售市场有非常明显地域特征。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来源于华东地区的收入占比分别为63.23%、61.45%、55.82%,虽然占比逐年下降,但是长三角区域的消费者依旧是五芳斋的主力军,地域依赖性较强。

同时,季节性波动作为风险因素也被五芳斋写进了招股书中。季节性波动风险主要指的是粽子、月饼等传统节令食品存在明显的季节性特征——粽子产品的销售主要集中在端午节前,如果五芳斋不能做好市场预测、及时组织安排好生产和库存储备,将面临部分产品备货不足进而失去业务机会。

此外,五芳斋的上市进程一直风波不断。最近两年连续更换了三家上市辅导券商,但招股书中却并未说明原因,这难免会影响投资者信心。2019年4月,广发证券成为五芳斋首家上市辅导券商,5个月后宣布终止辅导,原因是“鉴于五芳斋战略发展需要,双方协商一致同意终止上市辅导协议”。此后,中金公司成为五芳斋第二家辅导机构,直至2020年6月19日披露第三期辅导工作进展报告之后,再无更新。浙商证券于2020年9月接手五芳斋的上市辅导工作。

招股书披露后,五芳斋的一份对赌协议也浮出水面。招股书显示,2021年2月,宁波永戊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宁波复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与五芳斋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协议中写明:若五芳斋不能在2021年12月底或2022年12月底前完成在A股的上市,那么两家机构有权回购其持有的发行人全部股份。

招股书显示,2013年1月,五芳斋集团以26元/股的价格向宁波复聚转让其持有57万股发行人股份。宁波永戊则是在2019年4月通过股权转让,以每股23.8元的价格获得五芳斋实业285万股。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宁波复聚、宁波永戊分别持有五芳斋实业1.1316%、3.772%的股份。

当然,上市后也并非一片坦途,老字号品牌上市后折戟的案例不在少数。2020年5月,在新三板挂牌的狗不理选择摘牌。今年一季度,早已在A股上市的全聚德归母净利润亏损4708.52万元。

上市,不是五芳斋的终点。 

 

资料参考:

人民网《守味者:一颗匠心在粽里》

温州人物《年销38亿元的五芳斋,老板是瑞安人!》

新京报《百年老号五芳斋IPO:靠提价维持粽子营收,对赌协议浮出水面》

时代周报《百年老字号五芳斋要上市:一年卖出4亿个粽子,“包邮区”人民贡献最大》

红星新闻《五芳斋三战“粽子第一股”,招股书披露:粽子、月饼受季节影响较大,去年营收下滑3.44%》

IPO捕手《多点解读五芳斋A股上市:小粽子潜力大,“百岁”老字号能否打出“新牌”?》


值班编辑:马吉英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