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离开“娘家”微软一年,小冰担忧:行业太疯狂,怕市场被毁掉

中国企业家 2021-06-19 03:00:07

离开“娘家”微软一年,小冰担忧:行业太疯狂,怕市场被毁掉

“人工智能风口不断,小冰更怕的是失去焦点。而这个行业还在早期的萌芽阶段,但太疯狂,怕市场被毁掉。”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高欢欢

编辑丨李薇

图片来源丨被访者

“这像是一种制度上的优化,是双赢的结果。”

近日,小冰公司CEO李笛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再次强调了一年前小冰离开微软“娘家”的正确性。同时,他补充:“在微软四十多年的发展历史上,分拆是很罕见的,实际上就两次,小冰是第二回。上一回是20年前。”

1999年,在线旅游产品预订网站Expedia从微软分拆并独立上市。值得一提的是,1996年诞生时,Expedia只是微软孵化的一款供内部员工使用的在线旅游查询和预定的网站,却不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成为了全球最大在线旅游网站。

同样的故事是否会在小冰身上续写?

“小冰是微软一个比较好的招牌,这么多年其实像小冰这么独特的、有差异化的不多,更像是微软的一个特区。”李笛说。

2013年12月,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成立人工智能小冰团队,该团队是微软全球首个以中国为总部的人工智能产品线,相关领先技术覆盖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语音、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内容生成等人工智能领域。

2014年5月29日,小冰正式推出第一代产品,以对话式聊天机器人形式迅速积累训练数据。随后,十八岁人工智能少女小冰在网络随处可见,她是诗人、歌手、主持人、画家和设计师,也是拥有亿万粉丝的人气美少女。

2020年7月,微软正式宣布,小冰业务分拆为独立公司运营,李笛出任小冰公司CEO。而新公司将更聚焦,放弃了美国和印度业务,主要业务由原中国和日本的业务单元组成。

“我们看到了50年可以持续增长的(方向),如果我还去做这个短期的增长,那不是我们分拆出来的目的。李笛强调。但他也有自己的隐忧:“(人工智能)这个行业还在早期的萌芽阶段,但太疯狂,怕市场被毁掉。”

单飞这一年

离开微软庇佑的小冰开始学会“跳舞”。谈及小冰去年最大的变化,李笛给出的关键词是——加速。

李笛告诉《中国企业家》,2020年11月底,小冰公司已完成数亿元的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北极光创投与网易集团。而更早前的第八代小冰发布会上,小冰公司表示在从微软独立之前,就已经获得了超过1亿元的营收。

离开“娘家”微软一年,小冰担忧:行业太疯狂,怕市场被毁掉

小冰公司CEO李笛。来源:被访者

在商业化方面,李笛谈到,小冰公司目前主要的方向是金融、汽车、竞技体育和内容产业等,并在探索更多盈利模式的可能。对于近期火爆的造车,李笛表示小冰已经在和更多的车厂展开合作,包括一些造车新势力。

在成本方面,小冰公司最大的成本部分是云。“我们的市场费用非常少,几乎没有,主要成本全都是交互成本。”

在技术底层系统方面,李笛一直强调小冰完全不需要去证明技术有多强,原因在于:第一,微软技术好,第二,对技术创新的执念。

小冰这个项目的特殊性还在于,拆分前就是一个相对比较完善的大的体系。李笛认为,小冰在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计算机语音、内容生成等方面,相当于是把上一个阶段所需要进行的工作用五年、六年的时间加速完成。

对未来小冰成功的定义,李笛坚信,未来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工智能,有Siri、有Alexa……但其中一个肯定会是小冰,她还是个18岁少女,但是有各种各样的能力、性格,且能基于小冰框架去填补各种各样的空白。

莫沉迷于追风口

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百度”两个字是李笛严密逻辑的话语体系中出现频次比较高的词汇。

百度比小冰做open domain(开放域的对话式人工智能)只晚了三个月,但由于百度更懂中文,而小冰只有Bing搜索引擎,彼时的数据百度略胜一筹。不过,小冰由于提前设计好完整的架构,多年迭代,扳回一局。

李笛认为,百度沉迷于追风口,从一开始的度秘做了三个月叫停,到AI+HI,又到call center呼叫中心,再到DuerOS,“当时什么火就做什么,做了一年多,结果彻底废掉了,到最后又做智能音箱”。

李笛说:“很多企业可能认为反正我有钱,多尝试几条路,这种思维方式耽误了时间。大企业之所以会被小企业超越,主要也是因为小企业相对来讲比较聚焦。近些年人工智能风口不断,但小冰更怕的是失去焦点。”

未来,李笛更大的野心在于,小冰试图建立一个承载世界上各种各样的AI being的新业态商业支撑平台。他也坦言,小冰未来最大的压力可能来自于害怕市场被毁掉。

“2014年我们做小冰之前,整个中国所有的语音助手都叫xx语音助手,而小冰之后都是小x。”小冰一直抗拒把普通人的声音做成模型,这将对个人隐私等问题造成困扰。李笛则担心这将摧毁整个人工智能行业。

而谈及小冰在这个行业里的定位,李笛一改自信的风格:人工智能行业全是鲶鱼,我们可能不过就是游得比较靠边上的一条沙丁鱼。这个领域神仙满天都是。”对于这个反差,他解释道:“谁都不知道自己所看的这个(方向)是不是对的,你凭什么说自己是大哥?”

李笛强调,人工智能领域特别害怕的就是极度孤独,你使用的技术路线跟别人完全不一样,这会很孤独。

商业成功的“柳成荫”

相较于美国、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亚等所有能看得见的广阔市场,中国纵深丰富,这是培养商业模式创新的肥沃土壤,“无论是一线城市、六线城市,还是人口、经营,你不太需要通过技术驱动,只要通过很好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模式的创新就能成功”。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非常值得尊重的原因。

李笛进一步解释,不光是人口红利,还有市场纵深。如果这些人口全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也有问题,比如韩国大概五千万人,四千万人都在首尔,这个人口密度没有纵深,“赢了首尔就拥有全韩国,输了立刻全都没有了”。而中国不仅有一线,还有六七八线,还可以从五环外杀进来,这就是纵深带来的好处。

李笛心中的好公司不是简单用输赢来衡量的。这和他最钦佩的企业家岩田聪倒是很像。

被称为“任天堂中兴之主”的前社长岩田聪曾多次力挽狂澜,创造了任天堂成立以来的最高营收财年。在李笛看来,岩田聪做的一切似乎都跟金钱无关,但最后都导向了金钱。而这也造成了岩田聪商业上的成功,他一生都在努力探寻和开创电子游戏的全新玩法,以及对技术细节的极致信仰,这些才是取得商业成功的“柳成荫”。

李笛觉得,当下我国的企业家身上也有特别多的优良品质,比如积极投身脑科学和生命科学等基础科学领域的研究。显然,基础科学的创新是下一场风暴。

这和他在新书《科学:无尽的前沿》所做的序如出一辙——一件事物存在有用和无用两种状态,而科学在此二者之外,中间没有游离态。

值班编辑:李薇  审校:陈睿雅  制作:崔允琰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