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郁亮:地产业要“不贪婪不恐惧”;田惠宇:“护城河”也会变“泥潭”;李振国:光伏上网电价已低于煤电

中国企业家 2021-07-11 09:00:07

郁亮:地产业要“不贪婪不恐惧”;田惠宇:“护城河”也会变“泥潭”;李振国:光伏上网电价已低于煤电


编辑|郭立琦 胡楠楠

头图插画|肖丽


企业家洞见

《企业家洞见》是《中国企业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栏目,为您扫描国内外优秀企业家最前沿的商业洞见。

本期内容我们聚焦在几个热门行业。万科董事局主席郁亮表示,目前房地产行业正在回归普通行业,尤其在“双集中”政策和“三道红线”的硬性要求下,房地产将进入低利润、低杠杆时代。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认为,传统商业银行是通过资产规模的扩张带动营收增长,从而带动利润增长的商业1.0模式,而招商银行正在探索以金融科技为重点的3.0模式。

正处在风口的新能源领域代表企业隆基股份,其创始人李振国关于碳中和提到几点:首先是光伏行业的发展确定性越来越清晰;其次,要实现脱碳必须引入氢能作为二次能源;第三,新能源企业有责任帮助传统能源企业进行转型升级。长城汽车创始人魏建军提出,我国新能源汽车虽然迎来了最好的时代,但要实现超越只有三到五年的窗口期。此外,新消费领域的代表性品牌奈雪的茶本周成功上市,在前有星巴克,旁有喜茶等一众新茶饮品牌的局面下,奈雪的茶创始人阐释了自己“食材成本即门槛”的理念。


郁亮:天下没有做完的生意,只有没做好的生意

郁亮:地产业要“不贪婪不恐惧”;田惠宇:“护城河”也会变“泥潭”;李振国:光伏上网电价已低于煤电

摄影:邓攀

6月30日,万科董事局主席郁亮在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目前房地产行业正在回归到普通行业,对人才的吸引力确有下降的趋势。在此背景下,要始终把握六个字:“不贪婪、不恐惧”,天下没有做完的生意,只有没做好的生意。

以下是郁亮股东大会发言精华摘编:

如果哪天房地产行业真的没生意可做了,届时我们所有实现的利润应该分掉,不应该留着,如此管理团队的压力也较小。我觉得分红是公司给股东回报的一个方式,但我们还是需要兼顾平衡,如果钱在我们手里不能创造更多价值,完全没有投资机会了,才应该把它全分掉。如果行业还有发展机会的话,我觉得应该是现在这样,部分留在公司里,以便抓住未来的发展机会。

大家注意到今年以来房地产行业有很多变化,如“双集中”、“三道红线”等,这都说明一个道理,钱比过往更金贵、更重要了。目前房地产行业正在回归到普通行业,当它回归到普通行业的时候,尤其像我们这类业务的公司资产相对比较重,也就是相对比较需要钱的。

房地产行业对人才的吸引力确有下降的趋势,比如大学生就业选择也有体现。目前各行业薪酬收入对比来看,房地产行业居中。好在今天的年轻人有特点,有独立主见,也经过良好训练。万科相信,成功的都是奋斗出来的。目前主要靠两条腿,一个是内部人才激发,踏踏实实,从基层奋斗出来。第二条是大江大海引进外部人才,针对万科内部难以培养出来的一些专业人才进行引进。

衡量一个业务值不值钱,很难仅从收入去衡量,比如现在看到很多物业公司的市值都超过母公司的市值,但物业公司的收入肯定没法和开发业务比。所以只拿收入来衡量转型成功,是不现实的。虽然不能简单用同一个指标去衡量,但是可以用一个标尺,也就是从长期最大化市场价值去衡量它。这包括收入增长、要盈利,还有未来前景等等构成因素。我们要盯着这些基础东西,下功夫做事情。

“房住不炒,租购并举”,这八个字定义了行业的基本规则。到今天的一系列变化,都是围绕着这八个字来展开的。在此背景下,我们始终把握六个字:“不贪婪、不恐惧”。“不贪婪”是说行业过去的高利润时代结束了,不要贪婪,不要再留恋于过去,包括以前习惯只用规模速度作为衡量企业成功的标记。“不恐惧”是说常识告诉我们,天下没有做完的生意,只有没做好的生意。

(来源:雪球)


隆基股份李振国:光伏上网电价已低于煤电

有“光伏茅”之称的基隆股份作为我国光伏行业的领军企业,目前市值逼近5000亿元,尤其在国家提出碳中和目标后,作为新能源企业的隆基由迎来一波利好,其创始人李振国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当下新能源产业发展,碳中和以及传统能源企业和新能源企业的关系谈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在碳中和背景下,光伏产业发展的确定性越来越清晰,今年全国光伏装机有望达到60吉瓦甚至以上。光伏成本已不是问题,国内光伏上网电价已低于煤电,发电技术成本已低于1毛/度。

以下是李振国采访内容摘编:

在碳中和背景下,新能源行业尤其是光伏发展的确定性更大了,市场需求特别旺盛,但产业链没有做好相应准备。去年四季度以来,玻璃、胶膜、,硅料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涨价,根本原因是产业链各环节在发展过程中的不均衡。

过去十年,光伏行业的价格基本遵循单边下行的逻辑,只在个别年份出现阶段性波动,一直没有带来特别大的困扰,因此大家形成惯性。但从去年开始,从玻璃到硅料发生了出乎意料的涨价,并带来不小的震动,这就需要行业反思。组件本是期货业务,供应链环节是现货市场。今后光伏整体供应链的生态建设,需要提上日程。

长远看,产业链不均衡的状态可能会伴随未来几十年的碳中和道路。至于大家应该怎么做,各自有各的考虑。对隆基而言,未来会做足功课预判短缺的环节,并通过锁量不锁价、加强供应链体系建设来尽早建立产能。

我认为,光伏产业链的博弈,市场最终会有平衡。价格太高需求减弱,上涨的依据就不存在了。如今组件价格已经冲到1.8元/瓦时以上了,目前看下游接受意愿不强,很多项目在往后推,海外项目也在观望,可支撑的市场规模比较小,因此判断硅料价格后续可能没有上涨依据。

在碳中和的背景下,如果没有出现这么大的产业链波动,我们预测今年国内新增光伏装机可能会达到60吉瓦甚至更高,现在就比较难说了。但光伏行业的赛道越来越清晰,发展的确定性也越来越高,吸引各方新资本是正常的,但投资结果还需要看各自的本事。

中国提出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的大目标。目前看要实现这一目标,光伏成本已不是问题,国内光伏上网电价已低于煤电,发电技术成本已低于1毛/度,需要克服的是间歇性缺陷。这一缺陷可以采用机制以及需求侧响应等软性措施,并大力建设抽水蓄能作为过渡,直至化学储能经济性提升,随后形成大规模组合的解决方案,这是可以实现的。但这些并不完全足够,因为深度脱碳领域有很多环节,存在纯粹的电没办法解决的问题,脱碳必须引入氢能作为二次能源。中国目前每年使用约3000多万吨氢,但多是通过煤或者天然气制备而成的灰氢,是一定要被绿氢取代的。直接使用电网的电来制氢,实际碳排放要大于煤制氢,并不是真正的绿氢。

引用一位我很尊敬的传统能源企业老总的话,“传统能源和新能源就像家里的两个孩子,传统能源是老大,是家里的顶梁柱;新能源是老二,正在国外读博士,将来会更有前途”。从这个角度来讲,传统能源为过去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这是不可忽视的。但在碳中和的新形势下,传统能源企业需要转变思路,要积极主动地进行新能源的布局规划,他们是有实力的经济组织。

(来源:界面新闻)


长城汽车魏建军:中国品牌实现超越只有三至五年窗口期

郁亮:地产业要“不贪婪不恐惧”;田惠宇:“护城河”也会变“泥潭”;李振国:光伏上网电价已低于煤电

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长城汽车第8届科技节开幕式上分享了他对于汽车产业发展的思考。他认为,中国汽车正迎来最好的时代,新能源、智能汽车正在成为汽车产业发展的新引擎。中国汽车品牌,要想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超越,只有在这三至五年的时间里,快速放大优势。而且,中国汽车品牌的优势,只有一次。

以下是魏建军演讲精华摘编:

当前,汽车产业正面临两大课题。一是碳达峰和碳中和,中国提出了“3060”双碳目标,如何完成这一目标,加速向绿色可持续发展转型,是每一个企业的责任和挑战;二是关键核心技术,我们整体科技创新能力偏弱,有些关键核心技术领域的瓶颈,仍未突破。这是挑战,更是机遇。

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已经连续六年全球第一。在新能源领域,中国汽车的整体水平已经领先;在智能化方面,随着国家政策的大力推进,依托5G和AI技术领域的优势,中国汽车品牌已经赶上,甚至超越了外资品牌的整体水平。以清洁能源为基础的新一代智能汽车,将构成未来汽车产业发展新格局。中国汽车正迎来最好的时代!

新能源、智能汽车正在成为汽车产业发展的新引擎,我们已经在这两个领域具备了一定优势,但窗口期非常短,稍纵即逝。我们看到,外资品牌已经开始在全球加速布局。中国汽车品牌,要想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超越,只有在这三至五年的时间里,快速放大优势,才有可能在新能源和智能化这个新赛道上领跑。而且,中国汽车品牌的机会,只有一次。

过去三年,我们重构了公司的组织、机制、流程和企业生态,形成了“强后台、大中台、小前台”的3.0版本的组织架构。强后台就是要储备最优质的、更加前沿的技术,通过大量的、前沿的、预研投入,使我们保持领先。后台在广义上不仅仅是技术,还包括机制质量、人力资源政策、战略布局、资本运作等内容。大中台在小前台的作战中,随时给予及时的补给和支援。以面向用户的小前台为核心,形成“一车一品牌一公司”的组织形态,打造出了若干个运营组织。新型组织重构了商业模式,每一个小前台组织,依托数字化技术,精准、敏捷地链接用户。

(来源:第一电动汽车网)


招商银行田惠宇:没有一成不变的“护城河”

近日,在招商银行2020年度股东会上,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表示,他不太喜欢“护城河”这个词。同时他认为,商业模式没有一成不变的“护城河”,如果不主动求变,昨天的“护城河”可能变成明天的“沼泽地”和“泥潭”。

以下是田惠宇回答精华摘编:

商业模式没有一成不变的“护城河”,如果不主动求变,昨天的“护城河”可能变成明天的“沼泽地”和“泥潭”。一个企业,只要根据环境的变化不断地做自我革命,依托自己的资源禀赋、根据自己的优势和特色不断进化,商业模式不断地提升,就是有核心竞争力的。

投资者都喜欢用“赛道”“护城河”这样的词,但从企业的角度看,我觉得这个词有点问题,画面感太强,给人惨不忍睹的感觉——让人联想到孤城苦战、孤城自救,还要随时面临降维攻击。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我不太喜欢用这个词,我个人比较喜欢用一个老词——核心竞争力。

企业文化为什么这么重要?我们内部的各项制度、部门职责、流程、KPI不能覆盖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再完备的KPI肯定挂一漏万,必须要靠文化来补位、解决。所谓文化,其实就是全体员工做事情的方式。我们内部倡导“做正确的事,不管它在不在你的KPI里”。

作为一家商业机构,谈竞争力必然是离不开商业模式。传统商业银行的商业模式其实很简单,就是通过资产规模的扩张带动营收的增长,从而带动利润的增长。我们把这个商业模式叫做1.0模式。这个模式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重资本,第二个是顺周期或亲周期。资产规模的扩张必然会带来资本补充的要求,因为银行是高风险、强监管行业,对资本充足率是有要求的,规模越大资本的要求越多,所以是重资本。在这种发展模式下,影响盈利能力的有三个因子:一是生息资产和付息负债规模;二是净息差;三是资产质量。这三个因子都与经济周期高度正相关,所以是顺周期。重资本对股东而言,发展过快,内生资本补充不了就需要发普通股。顺周期意味着企业比较怕经济波动,所以盈利能力就不稳定、不可持续。所以,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不喜欢重资本、顺周期。

招商银行正在推行“轻型银行”的2.0模式,通过资产规模的扩张带动营收的增长,从而带动利润的增长,同时也在探索大财富管理的业务模式+金融科技的运营模式+开放融合的3.0模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奈雪的茶彭心:好产品是试喝完后会问店在哪儿

郁亮:地产业要“不贪婪不恐惧”;田惠宇:“护城河”也会变“泥潭”;李振国:光伏上网电价已低于煤电

来源:中企图库

随着6月30日登陆港股,奈雪的茶成为“新式茶饮第一股”,与此同时,一直被拿来做对比的喜茶也宣布获得新一轮融资,目前估值达到了600亿,基本达到了超级独角兽规模。在“品牌就是最大护城河”的茶饮领域,奈雪的茶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持续发展,其创始人彭心表示,现在还没有到决战时刻。此时此刻,奈雪的茶要做的是在保证品质的基础上继续开店、研发新品、完善运营体系以及科技创新。

以下是彭心对话内容精华的摘编:

茶饮是当你没有品牌的时候,没有人进店消费。茶饮不是一个饱腹的东西,它不是刚需。喝它的时候是附带了很多情绪需求,所以大家都是非常谨慎地去消费,只会买会给他带来美好体验的一些品牌。我当时跟团队确定了一个原则:试喝都是免费的,客人喝完说非常好,就走了,这种不叫好产品,好产品是喝完之后问你,店在哪?他要去买。

这个赛道的原料就是贵的。好的茶、好的水果,这两样都是中国人天天吃、天天喝的东西,好和坏大家很容易分辨。我没有意愿降低成本,就是要保持这种食材成本率,它其实就是我的门槛。开始做奈雪之后我发现,跟原来学的市场营销最大的不同就是,根本不存在什么低成本诱客品和什么招牌品,我们所有卖得最好的东西都是成本高的。

我认为喝东西其实是习惯,就像酒、烟一样。抽烟时自己的感觉,是某个品牌烟的味道,还是尼古丁?喝茶,是因为糖还是因为茶里的咖啡因?我认为还是这个品牌长期给他的这种感受。

此外,要成为一个全国性品牌,意味着必须要把所有的利润都投进去,去建设品牌、去建供应链,做一个城市的供应链和全国是完全不同的。只有三家店的时候利润真是爆了,我们第三家店是2个月收回投资。那个店投了100万元,两个月挣了利润100万元。

(来源:微信公众号“晚点LatePost”)


值班编辑:米娜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