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首页 / 知乎精选 / 正文

为什么大部分骑自行车的人在身后有汽车时都不靠边,不紧不慢地继续骑?

知乎精选 2021-07-12 11:38:31

爷爷辈的人,年轻的时候,基本上没有遇到过汽车,最多的是拉板砖的拖拉机。到了父辈这一代,汽车也并不多见,仍然是拖拉机,不同的是拖拉机多了。

父辈以上的人,大多见过拖拉机,很多也会开拖拉机。当时,开拖拉机算一门手艺活,谁会开拖拉机也算是稀奇。但是拖拉机并不好开,而且还很闹腾。需要你先用摇杆把拖拉机先摇响,然后手扶拖拉机上路。遇到寒冷天气,还要在拖拉机发动机下,烧一把火,否则根本打不着火。打火也是门技术活,需要你先缓慢转动摇杆,然后慢慢加速,最后到最大转速,如果一次摇不响,就再来一次。

为什么大部分骑自行车的人在身后有汽车时都不靠边,不紧不慢地继续骑?

叔叔会开,但是曾经在下坡的时候,因为没有掌握好速度,拖拉机车头没听使唤,左右晃动,于是叔叔被拖拉机甩了出去。

但是彼时的父辈们,走在路上,根本不需要担心身后有车经过。因为老式手扶式拖拉机的两个特点,让人大老远就能“闻声识车”。

  • 1、声音特别大,一台柴油机直接架在车头,启动了就“咔咔咔”响个不停,几百米外就能听到。
  • 2、速度特别慢,走在马路中央,如果脚步快些,说不定拖拉机还追不上。最高时速二十几公里,和现在的低速电瓶车差不多。

所以他们大胆得走在路上,毫无顾忌。即便拖拉机靠近了,一是声音大到受不了,赶紧让路;二是有足够的反应时间来避让。于是,老人们大多有不让路的习惯。

而到了我这一辈,开始有明显的变化,分界线是从一条马路开始。自记事开始,老家的路开始变化。先由土路变成煤渣路,再变成石子路,再过一段时间,石子路被压路机反复碾压,再铺上几层沥青,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出现。直到今天,时隔 20 年有余,这条路仍然非常完好。再后来,公路逐渐造起来,公路上跑的汽车也越来越多。

随着城市化水平日渐提高,新农村建设也马不停蹄。乡村小路越来越少,马路也越来越宽。较早的公路,是没有给非机动车太多空间的,非机动车道很窄的一排,只能容纳一辆电动车通行。而路两边,往往有树,有草丛,如此一来,电动自行车们,几乎不走非机动车道,反而直接走在机动车道上。有些人会比较靠边,而有些人就直接靠中间走。而城市里,有些非机动车道,干脆被划成了停车位,电动车们没法,只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为什么大部分骑自行车的人在身后有汽车时都不靠边,不紧不慢地继续骑?

老一辈的人,包括我的父辈们,对于身后的汽车,总是“嗤之以鼻”,不闻不问。

我问我的父亲,在你骑自行车,或者走路的时候,为什么总是不让后面的汽车,万一把你撞了怎么办?父亲的回答让我哭笑不得,他似乎对于交通法规,非常懂行。“汽车会让我的,就算是撞了我,也算他倒霉”。这种想法在他脑海里根深蒂固,不管我用什么安全问题,还是不划算之类告诫,即便他在口头上半搭不理般应付答应,实际依然我行我素。

而早先,我们知道机动车撞了人,很大概率上是机动车责任。弱势行人保护让行人开始“横行霸道”,不管是走乡间小路,还是宽阔马路,很多行人都是“我是老大,你得让我”的错觉。久而久之,这些人把这当做是“挡箭牌”。丝毫不顾万一汽车驾驶员“分心了”或者“疲劳了”的状态。

我多次劝告父亲和爷爷他们,汽车撞了人,有保险,可以修;而人被撞了,出了问题,后悔也来不及。然而,这种劝告仍然无济于事。

上初中的时候,思想政治老师曾经给我们说了一个比较之不合情理的规定。但凡机动车撞到自行车或者电动车,都要负责。概括为“轮子多的车撞了轮子少的车,由轮子多的车负责”。当然,后来我知道这一条并不完全准确。

也是因为这一条,父亲最早是骑自行车,几乎没有让过后方来车。哪怕后方车辆的闪光灯再闪,喇叭再响,他也不为所动。后来,自行车换了摩托车,仍然开在路中央,唯我独大的霸道气势。假使对向车道远光狗不换近光,父亲也会指指点点,破口大骂,甚至于把车头偏向对向来车,制造“快撞上来”的假象。通常这种伎俩很有效,来车都会乖乖关闭远光切换成近光。为什么知道他这些行为,因为有一次我搭恰巧放学回家晚了,乘了他这一班车,着实捏了一把汗,敢怒不敢言。

爷爷的故事就更加离奇精彩,他不会骑自行车,但是会蹬三轮。三轮车的速度,比起自行车是更慢了。零几年的时候,爷爷和奶奶买了一辆三轮车,到隔壁镇上做“甜白酒”的买卖,每天起早摸黑,做酒酿和卖酒酿。一碗甜白酒当天发酵,第二天乘着酒酿还是甜的,放到冰箱冰镇后,一块钱一碗,玻璃柜里随便你挑。挑完当下吃完,还小工碗,走人。犹记得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酒酿,甚至有一次喝上了头,喝晕喝睡着了。

为什么大部分骑自行车的人在身后有汽车时都不靠边,不紧不慢地继续骑?

而他们的助力工具,就是小三轮。两个人一人蹬,一人叫卖。遇到有大车后面“嘀嘀嘀”按喇叭,爷爷不紧不慢,晃悠悠骑他的车,直到后面的车找到机会,一晃而过。当然,有时候他是听不到的,比起拖拉机的巨响,小汽车的声音几乎不算什么。再者,他的小三轮,加上奶奶,再加上一车甜白酒,让本身就不快的小三轮,更加笨重了。

当然,他没有选择让。因为他也相信,大车会让他,撞了大车负责。这两条深入脑海,毫不动摇。即便后面坐了人,无论是他老婆,还是他孙子,照旧。

而再后来人力三轮,换成了电动三轮。爷爷似乎对三轮车的钟爱,有增无减,无法自拔。每年他都要把自己的电动三轮捣鼓一番,要么是到三轮车铺子去换个电瓶,要么就是直接换个新车。大家对爷爷的“钟爱”有些不解,认为他把金钱过度浪费在了“行”上。于是劝解他,免费的公交你可以乘,从家门口到市区,一分钱不用花。爷爷的解释也差强人意,自己开车方便,自由。

为什么大部分骑自行车的人在身后有汽车时都不靠边,不紧不慢地继续骑?

然而,他仍然坚持电动三轮出行。无论是短途村内村外的琐事,或者是去闲逛,还是说去二三十公里外的亲戚朋友家拜访,都是一辆电动三轮车。

有一次,乡下的亲戚打来电话,悄悄说爷爷去了他们那里玩。去就去了,关键是大老远的骑了电动三轮;骑了就骑了,关键是他半路几乎没有遵守交通规则。为什么知道,因为他告诉亲戚半路上冲到沟里,因为路人帮忙,连人带车才捞了起来。亲戚说完还多说了句,别说我说的,万一他又要发脾气。而为什么冲到沟里,爷爷一言以蔽之“估计有点困”。

后来,多次劝导,无果。比起父亲,他既不让身后来车,又不遵守交通规则,同时还容易犯困,耳朵也不是很好。大家经常和他就骑电动三轮车而争论,一言不合就开吵,大家都被闹得不愉快,但爷爷很执拗,谁都不听。

相比于爷爷,发生了一件事后,父亲的态度先发生了转变。

2020 年,乡下的大伯喝完酒,过马路。结果被一辆车给撞了,当时就被送往医院急救。对方车辆赶紧送往医院后抢救,并垫付了一万块。大伯事后回忆,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只听见有人在喊他,就是睁不开眼,动弹不了。事实也如他所述,他女儿每天在 ICU 探望他的时候,叫喊他,捏他,刺激他醒来。皇天不负有心人,大伯在被医院宣判病危,并让家人准备后事的情况下,居然奇迹般地醒了。

而后,家人开始与对方撞人的车辆司机理论。当时对方就报了警,交警让先送医,事后调取了监控。大伯和几个酒友,摇摇晃晃地穿过马路,当时正好是红灯。而撞人的面包车,遵守了交通规则,绿灯行,也没有超速,即将撞到大伯时,还特意减了速。最后交警也无可奈何,判了大伯全责。面包车司机并没有把那一万块要回去,说是赔给他看病用的,最后医药费全由大伯承担。

除了花费了巨额医药费外,在 ICU 的几天,以及医院住院的几天,都是大伯毕生难忘的经历。出院后,讲话仍然不清楚,走路也不利索。期间遭受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而父亲正是因此发生转变,让他转变的,不仅仅是大伯的痛楚,还有掏出去的十几万元医疗费。金钱付出和痛苦承受让他明白,不负责的走路,有时也要为此负责。并不是对方车辆能让,出事对方承担的错误思路。

而爷爷也有过态度转折点,但是他的转折点和父亲又有些不同。前几年,因为要去市里,电动三轮车的续航已经不够开过去了,爷爷隔三差五,就拿着免费公交卡去坐公交。而我们乡下的公交车司机,和老人们几乎都认识,所以有时候比坐在乘客座位的人们,更健谈。

司机每每遇上行人,自行车,或者开电动的老大爷,他都放慢速度,慢慢等候。既不按喇叭,也不超车。年轻点的人就开始说了“这死老头子,怎么开得车”。

而司机不紧不慢,开始发表自己的言论。“你也没办法,你说你喇叭响了吧,他要是心脏病发作,你承担得了?你要是超车,他突然给你转弯,撞了碰了你们还走得了?你要是开窗说他两句,老头老太拉拽着要跟你拼命,捞得着什么好处?还不如在后面等等他,后面我开快点就好了,赶得上。”

司机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你们自己开车么也要注意,我们这种人开车,还好会让着一点。你说碰到点年轻人和脾气糙的,早就撒哈着开过去了。你说你不让,人家汽车有保险,把你撞了,走个保险就 OK 了。你还要半身不遂躺床上求人照顾,有个老伴还好点,没有老伴你还指望你子女照顾你?他们出去干活的干活,挣钱的挣钱,他们也有子女,你说你一大把年纪了,干嘛就不好好的。被撞了要点钱?想多了吧,现在保险惊得很,怎么可能给你多算,老老实实在地上蹦蹦跳跳不开心么?安安全全过一辈子不舒服么?”

司机等了良久,总算把小三轮超过去了,又继续侃“年代变咯,紧跟时代,争做好公民”。以往的“刁民思维”已经没有任何优势了,相反还要吃亏,并且被人指责唾骂。

也是因为不经意的听人聊天,这比起我们的千劝万阻,效果好太多了。老人们往往别人一两句话,也就信了,我们做小辈的,说死也不管用,有时还要闹不愉快。当然,爷爷估计也是听明白了司机的话,一是捞不着好,二是要受罪,三是要连累人。既然百害无一利,身边又不缺这种案例,自然而然,爷爷也收敛了。

所以一直以来,我的父辈,爷爷辈,包括其他很多其他人,不管年幼,不管老少。很多人没有避让来车的习惯,甚至有一种天真的心理“我不让车,车就让我”,殊不知,汽车驾驶员也会有疏忽的时候。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