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市值蒸发2000亿,63岁创始人孙飘扬复出,恒瑞能否力挽狂澜

中国企业家 2021-07-17 12:00:08

市值蒸发2000亿,63岁创始人孙飘扬复出,恒瑞能否力挽狂澜

药品集采制度极大冲击恒瑞医药的利润,半年内市值跌去三分之一。老将激流勇退,新人青黄不接,63岁的创始人孙飘扬复出,能否带领内忧外患的公司走出困境,还是未知数。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秀芝

编辑|米娜

头图摄影|邓攀

孙飘扬要复出了?

2021年7月9日,有“药中茅台”之称的恒瑞医药发布公告称,周云曙先生因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以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公司创始人、63岁的孙飘扬将代任董事长一职,直至董事会选出新一任董事长。

2020年1月,孙飘扬辞去担任多年的恒瑞医药董事长职务,时任公司总经理周云曙接任,距今仅1年半时间。

周云曙作为恒瑞医药董事长、总经理,任职终止时间本应是2023年1月15日。出生于1971年的周云曙,今年刚好50岁。既没到任期,也没到法定退休年龄,却因“身体原因”辞任,这不禁让人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恒瑞医药的官方措辞来看,孙飘扬的回归似是偶然。但目前对恒瑞医药而言,的确需要有人来扭转局面——过去半年多时间里,恒瑞医药的市值已缩水了2000多亿元。2020年底,恒瑞医药的市值一度突破6000亿元,而截至2021年7月9日收盘,恒瑞医药的市值仅为3973亿元。而在6月份的第五批国家药品集采中,恒瑞医药两款去年销售18.7亿元的产品落标,预计影响今年收入16.5亿元。而中标的6款产品,价格降幅高达80%~90%。

“市值波动,可能与国家药品集采制度下恒瑞医药在转型上遇到的困难有关。即使管理层看到了问题并希望改变,但遭遇了公司传统模式的惯性阻力,既有利益格局难以打破。”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向《中国企业家》表示。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则向《中国企业家》分析称,除了国家药品集采,7月2日CDE(即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发布的《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征求意见稿)》对恒瑞医药的影响也很大。

“实际上,恒瑞医药不少在研抗肿瘤药物和这个文件要求有冲突,而恒瑞医药对这些药物研发投入的时间、资金和资源都不少。”史立臣表示。

这种冲突表现在,《指导原则》提出,应尽量为受试者提供临床实践中最佳治疗方式/药物,而不应为提高临床试验成功率和试验效率,选择安全有效性不确定,或已被更优的药物所替代的治疗手段。

此外,史立臣认为,这两年恒瑞医药频频被爆出在药品方面的商业贿赂行为,很多问题也集中暴露出来了。作为恒瑞医药的实际控制人,孙飘扬此时回归,可能是要给恒瑞医药纠偏。

另一方面,作为一家成立超50年的老牌医药企业,恒瑞医药正面临着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君实生物、再鼎医药、基石药业等一大批新兴创新药企业的挤压。

内忧:药品集采下的利润市场双损失

2021年4月,恒瑞医药披露的年报显示:2020年,恒瑞医药实现营业收入277.35亿元,同比增长19.09%;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63.28亿元,同比增长18.78%。从近年同比增长率看,恒瑞医药营业总收入及归母净利润在2020年双双创新低。

这与国家近年陆续开展的药品集采政策有关。

2018年,刚成立不久的国家医保局便主导推出了药品带量集中采购政策,即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以医疗机构作为集中采购主体,约定药品采购量,并利用团购效应和药企进行谈判议价,其目的非常明确——降低药品价格。以2018年12月第一轮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为例,拟中选药品的价格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

今年6月23日,第五批国家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在上海开标。148家企业的251个产品获得拟中选资格,拟中选药品平均降价56%。

当晚,恒瑞医药公告,公司有6个产品拟中标本次集中采购。同时,公司参加投标的碘克沙醇注射液及格隆溴铵注射液未中标。

据披露,未中标的2个产品,2020年度销售金额合计为18.73亿元,占公司当年营业收入的6.75%。备受关注的是碘克沙醇注射液,2020年PDB数据库的样本医院中,碘克沙醇销售额14.89亿元。其中,恒瑞医药的占比达57.98%,是这个细分领域里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产品。

麻醉药也是恒瑞医药的重要产品线。2018年12月,国家第一轮药品集采试点启动后,临床主流的麻醉药之一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被纳入。

2009年,恒瑞医药率先在中国市场推出仿制药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此后,销量一直领先。2018年,这款药的销售额市占率高达81%。

然而,在2018年的集采试点时,恒瑞医药的这款药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直到2021年1月才通过。扬子江药业作为当时唯一的过评品种顺利中标。2019年,扬子江药业这款药的市场份额为36%,恒瑞医药则下降至51%。

也就是说,恒瑞医药因药品集采没有中标,损失了不少市场份额。但中标了,对恒瑞医药而言,也不见得是利好。

与普通药企产品中标集采可以迅速提高市场份额不同,恒瑞医药的中标药品市占率原本就较高。中标后,市占率可能不会有大幅提升,但售价下降对经营业绩产生压力。6月23日,恒瑞医药在公告中透露,公司本次6个产品拟中选价格与原中标价格相比有较大幅度下降,可能对销售业绩造成一定压力。

因此,恒瑞医药已陷入药品集采困局,无论是否中标,都将对其经营业绩产生不小的压力。

恒瑞医药上述公告发出去的第二天(6月24日),其股价便大跌4.43%,市值蒸发超百亿元。

在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等政策影响下,“蝴蝶效应”也正越来越集中显现出来。

从业界知名药企,如石药集团、恒瑞医药、正大天晴的反应看,转向创新药、高端仿制药正成为趋势。早在2018年底,孙飘扬就表示,决心把一些已经进入一致性评价后期的仿制药项目全线停掉,只做创新药和有核心价值的高端仿制药。

贺滨认为,内部利益重新平衡,是企业转型阶段阵痛的重要来源,而客户期待也有惯性,一旦改变企业驱动模式,在内部员工和外部客户中都会遇到阻力,而新的利益增长模式既需要公司管理层的智慧和决心,也需要时间。

外患:不断崛起的竞争者

集采困局如何破?目前,恒瑞医药内部的两大战略是创新与国际化。不过,走这两条路也绝非易事。

目前,因中国药监政策改革鼓励创新、鼓励国产药品升级的深化,高层次海归、本土科学家的聚集崛起,以及资本市场政策的完善,中国创新药领域迎来蓬勃发展。这也意味着,竞争也将变得白热化。

以新型抗肿瘤药物PD-1单抗为例,目前中国已有4款进口PD-1/PD-L1单抗(来自百时美施贵宝、默沙东、罗氏、阿斯利康)和4款国产PD-1单抗(来自恒瑞医药、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君实生物)获批上市。除此之外,还有多家在等待批准。

PD-1单抗市场狼烟四起,进口和国产厂家均打出低价牌想占据先机。

如国际上知名的两款PD-1单抗是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商品名Opdivo,称“O药”),和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注射液(商品名Keytruda,称“K药”),这两款药品均于2018年在中国获批上市,其售价均约为美国定价的一半,在几乎全球范围内都属于低价。但与国外药企相比,获批上市的国产PD-1单抗接连突破价格底线。

就国产PD-1单抗而言,除恒瑞医药,百济神州(2010年成立)、信达生物(2011年成立)、君实生物(2012年创立)都是最近十年崛起的创新药企业。

在2020年底的中国医保谈判中,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百泽安)和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以及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作为3款国产PD-1产品同时进入了医保目录。

而在2019年,仅有信达生物一家的PD-1抗体药物成功进入2019年医保目录,其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商品名:达伯舒)从7838元(10ml:100mg/瓶)降至2843元,降幅高达近64%。不过,其在终端渠道的上量却因此突飞猛进。据该公司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达伯舒上半年的销售额达9亿元,同比增长约178%。

2021年3月,孙飘扬曾表示,中国创新药快速发展过程中出现了过度重复建设问题。而PD-1是最典型、重复建设最多的例子。因为PD-1涉及的适应症最广,市场也最急需,企业积极性很高,加上资本的推波助澜,PD-1的泡沫炒得很高。

即便如此,也难掩恒瑞医药在PD1的局部失利。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信达生物的PD-1海外权益授权给礼来,交易金额高达10亿美元;百济的PD-1海外权益授权给诺华,交易金额高达22亿美元;君实的PD-1授权给Coherus,交易金额最高11.1亿美元。

这三款国产PD-1出海后,恒瑞显得有点落寞。据E药经理人报道,此后恒瑞医药曾迎来投资机构们疯狂的调研,去重新判断其估值。事实上,恒瑞并不是没有PD-1的出海机会,而是眼光太高了,过去一年恒瑞调研了5000多家公司,“好的项目太贵,便宜的项目看不上。”

另一方面,新药研发首先考验的是现金流实力。在资金储备上,后起之秀们也在积极加大优势。

6月28日,百济神州科创板首发过会,这意味着百济神州距成为首家在美股、港股和A股“三地上市”的生物医药企业更近一步。6月30日,和黄医药(2000年成立)则登陆了港交所,开启了港股、纳斯达克、伦敦三地上市模式,据悉,后续和黄医药还计划在A股科创板IPO。此外,君实生物、再鼎医药等创新药企业也实现了两地上市。

在史立臣看来,恒瑞医药现在的业务体量太大,如果把优质的业务单元或项目拆分出来,再单独上市,或许对它的整体发展更好。

挑战:后备力量缺乏,老厂长再出山

作为恒瑞医药的灵魂人物,孙飘扬曾带领恒瑞医药实现过很多重大转型。

1958年出生的孙飘扬,硕士毕业后就来到江苏连云港制药厂(恒瑞医药前身)工作,并从技术员一路升到副厂长和厂长。在孙出任厂长的当年,连云港制药厂便实现了扭亏为盈。此后,在孙飘扬的领导下,恒瑞医药陆续跨越了从小药厂到大龙头、从仿制到创新、从me too(派生药)到first in class(同类第一)等重要里程碑。

2020年1月,恒瑞医药发布公告,孙飘扬卸任公司董事长,但他仍是公司董事和实控人,此外还有一个新身份——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

彼时有接近恒瑞医药的人士透露,通过调整,孙飘扬将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公司战略发展规划、领军人才团队建设以及打造职业经理人的长效治理机制等方面,而企业的具体经营交给了职业经理人团队。

当然业内的另一种说法是,孙飘扬辞任恒瑞医药董事长是为了二次创业。

就在2020年7月,恒瑞医药发布的公告显示,孙飘扬拟与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上海恒瑞共同出资设立瑞利迪(上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2021年4月,恒瑞医药再次发布公告,上海恒瑞和孙飘扬个人将继续增资瑞利迪以支持其资金需求。

瑞利迪主要从事抗病毒疗法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的进出口业务。而恒瑞医药的业务大头是抗肿瘤药。从2020年的年报来看,恒瑞医药的抗肿瘤产品实现营收152.68亿元,占公司收入的55.05%,贡献了58.45%的利润。

抗肿瘤药领域正面临激烈竞争,创新产品同质化严重。麦肯锡的研究显示,2018年~2019年在港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的生物技术企业,67%的生物制药专注肿瘤领域。

相比之下,抗病毒领域新药研发相对更加“冷门”,也意味着正处在“蓝海”。尤其是,新冠疫情暴发引起了人们对抗病毒药物的关注,抗病毒领域的产业和资本热度正在升温。

因此,许多投资人认为,恒瑞医药积极涉足新领域,将是恒瑞医药刺激资本市场、消化估值泡沫的新筹码,甚至未来不排除单独IPO的可能性。

在贺滨看来,此前孙飘扬退休更多的考虑,是为了让恒瑞医药更好地完成转型。“转型期的利益调整是很多企业都会面对的难题,特别是在有很多老员工的情况下,新人操作或许更方便,可惜功亏一篑,如今还要孙回来收拾残局。”

周云曙并非新人,而是恒瑞医药元老级人物。根据2020年的公告资料,周云曙自1995年起在恒瑞医药工作,历任发展部副部长、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先后分管过研发、人力资源、企业运营等业务,并于2014年开始主抓销售工作。

如今,孙飘扬回归重新出任董事长,但总经理由谁接任,仍未披露。目前来看,孙飘扬似乎还没有合适的接班人选。

在孙飘扬第一次辞任董事长后不久,2020年7月,恒瑞医药四位副总经理蒋新华、孙辉、刘疆、李克俭也申请辞职,他们均为司龄超过10年的“元老级”高管。对此,孙飘扬曾向媒体表示,“董事长都退休了,副总能不退休吗,在年龄大的情况下。”

老将激流勇退,新人却青黄不接。63岁的孙飘扬,能否带领内忧外患的恒瑞医药走出困境,还是未知数。

 

2021年度“未来之星”项目已经启动,

谁能入围年度21家高成长创新公司?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市值蒸发2000亿,63岁创始人孙飘扬复出,恒瑞能否力挽狂澜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陈睿雅  制作:崔允琰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