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融资超80亿元,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这家造车新势力还能走出PPT吗?

中国企业家 2021-07-21 10:00:08

融资超80亿元,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这家造车新势力还能走出PPT吗?

一度以白马骑士之姿跃入拜腾局中的富士康,曾传出参投拜腾2亿美元。但截至目前,拜腾困局是否出现转机,仍是迷雾重重。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编辑|马吉英

摄影|邓攀

一家曾经光环加身的造车新势力,在陷入困境后又一次迎来冲击。

7月13日,工商信息显示,拜腾汽车关联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南京知行)被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华讯)申请强制清算与破产,案号为(2021)苏0113破申26号,经办法院为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日期为7月12日。

对此,拜腾汽车方面回应《中国企业家》称,目前有债权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对拜腾提起破产申请,法院还没有正式受理破产申请,拜腾正在积极应对并寻求和解。

据企查查,这并非拜腾关联公司第一次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6月16日,苏州仁义机械工具有限公司向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申请,对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

接连两起债权人申请对拜腾关联公司破产重整,掀开了拜腾债务的一角。

据公开资料,拜腾成立于2016年3月,目前完成PreA、A、B三轮融资,共计约8.2亿美元。2019年,公司一度宣称一汽集团、南京政府旗下的产业基金和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MS Autotech旗下子公司Myoung Shin Co.、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将作为拜腾的C轮投资方,但该轮融资之后并无下文。

半年前,一度以白马骑士之姿跃入拜腾局中的富士康,曾传出参投拜腾2亿美元。拜腾能否起底回升,迷雾重重。

能否另起炉灶?

目前拜腾究竟有多少债务并不可知,但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已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据企查查,该公司被起诉73次,出质了大量关联企业的股权,13次因“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被列为失信人,9起终本案件共计未履行金额达763.5万元。

实际上,此次上海华讯申请对南京知行进行破产重整,也与南京知行欠其贷款及利息未归还有关。根据双方的买卖合同纠纷三次结案情况来看,法院裁判南京知行向上海华讯给付3696234.12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但南京知行作为被执行人逾期未到庭,未作任何答复。

此外,一位博世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拜腾)欠了博世很多开发费,我们相关工作早就停了。”被问及欠款的追讨计划时,对方问,“你觉得能够追得回来吗?”

拜腾及关联公司于2020年年中停摆,仅保留核心员工着力重组。最终拜腾董事会决议,重组方案为成立盛腾公司负责快速推进拜腾M-Byte的量产研发工作。

2020年9月,盛腾成立,公司最初注册资本15亿元。其股东包括段连祥、南京兴智、成都蓉璞科技、一汽股权投资和厦门道合智联,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为段连祥,董事长为周祎。其中,段连祥为拜腾中国研发副总裁,南京兴智和一汽均为拜腾的股东。2021年2月,博泰入股,盛腾注册资本增加至1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盛腾与拜腾有共有的股东,但拜腾关联公司并未对盛腾进行持股。公开报道显示,盛腾吸纳了原来拜腾的研发人员,拜腾只剩下生产制造、公关团队等方面的员工。一位拜腾前员工和一位现员工向《中国企业家》证实了该说法。

一位曾接近拜腾融资的一级市场从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另起炉灶、股权平移是很常见的。

融资超80亿元,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这家造车新势力还能走出PPT吗?

此次拜腾被申请破产重整,对盛腾有无影响?

《中国企业家》尝试联系盛腾各投资方,对于拜腾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一事,相关投资方均未回应或置评。

谁可主拜腾沉浮?

拜腾首款量产车M-Byte至今未能量产。拜腾最为核心的两位创始人分别于2019年、2020年离开,前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毕福康已是FF的CEO,前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CEO戴雷则已成恒大汽车常务副总裁。

拜腾联席CEO丁清芬、研发副总裁段连祥等中方高管如今是拜腾的话事人,但也不得不应付债权人及股东的利益诉求。这其中就包括一汽。一汽股权投资持有盛腾21.875%股权。

一汽于2018年领投拜腾的B轮融资。2019年中,丁清芬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双方从未就一汽收购拜腾进行过探讨,但双方在融资、技术合作、供应链采购、生产等方面达成了战略框架合作协议。

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当时一汽一方面直接向拜腾注资,一方面把夏利的资质给到拜腾,拜腾变相承担夏利的债务。

而南京市政府通过南京兴智持有盛腾21.875%。

此外,盛腾的股东之一是成都蓉璞科技,成都蓉璞科技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叫姚雄杰,他也是盛屯集团的老板,被媒体评为“2020年中国金属业十大富豪”之一。而厦门道合智联的控制人叫魏敏秀,网络上一份盛屯矿业参训名单上显示,她曾是盛屯矿业的财务经理。一种猜测认为,盛腾的两位股东,成都蓉璞科技和厦门道合智联背后的实控人都是姚雄杰。而盛腾工商信息上的董事长周祎,是盛新锂能的董事长。盛屯矿业和盛新锂能的控股股东均是盛屯集团。

如果魏敏秀控制的厦门道合智联和姚雄杰控制的成都蓉璞科技果真为一致行动人,二者共计持有股比为43.75%。那么,姚雄杰和盛屯集团为何要盛局拜腾?是为了给从事有色金属行业的盛屯寻求转型,还是谋求更大的资本故事,可能是未来的看点所在。

富士康一度被视为“白衣骑士”。近年来,富士康力图在苹果手机组装业务之余,开辟新能源汽车的代工生产版图。

2021年1月4日,拜腾汽车官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和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推进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工作,争取2022年第一季度完成。亦有传言称,富士康将投资拜腾2亿美元。

据未来汽车日报,富士康曾从裕隆汽车安排人手参与拜腾的管理,包括负责开发、产品定义等。

但近日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称,一汽在近期安排相关人士担任拜腾的董事长,鸿海集团的人员正在撤离,包含部分进驻拜腾南京厂的人员。拜腾汽车股东的复杂博弈和持续“宫斗”让富士康心灰意冷,而股东方中国一汽的强势最终让富士康考虑退出。

对此,拜腾方面回应《中国企业家》称,拜腾正在积极推进首款车的量产工作。与此同时,结合公司当前需要,拜腾正在进行团队的优化建设,由拜腾核心股东一汽集团、合作伙伴富士康等分工合作,向拜腾派驻高管支持量产和运营工作的开展。拜腾将充分利用一汽集团、富士康、地方政府等核心资源,制定一揽子相关方案,稳步推进首款车量产上市。

此外,拜腾与富士康合作仍在按计划推进。过去六个月里,富士康与拜腾相关各方密切合作,富士康向拜腾派驻技术专家组,并提供研发、供应链、生产、运营、融资及资金等领域的全方位支持,促使拜腾在降本增效、零部件供应等方面取得明显成绩,从而更高效实现首款车型量产。

但目前来看,拜腾已迟到太多,其首款车M-Byte一直难以量产的同时,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等造车新势力已实现批量交付。小米、百度已宣布造车。此外,蔚小理完成美股上市后,小鹏再度完成港股上市,进一步筹措资金。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特斯拉国产之后一直在抢占市场份额,蔚来、小鹏等头部新势力造车企业也已经形成规模,再加上传统车企不断推出新产品,留给拜腾们的市场‘蛋糕’已经很小了。除非是有创造性和革命性的技术或者产品出现,否则拜腾汽车继续生存下去的可能性不会太大。现在留给拜腾汽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个最具跨国公司风范的创业公司,最终将走向何方?

 

2021年度“未来之星”项目已经启动,

谁能入围年度21家高成长创新公司?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

融资超80亿元,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这家造车新势力还能走出PPT吗?

 

值班编辑:周春林  审校:陈睿雅  制作:崔允琰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