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徐雷和辛利军的履历,像极了阿里的张勇和王磊

新浪科技新闻 2021-09-06 22:48:19
京东徐雷和辛利军的履历,像极了阿里的张勇和王磊 京东徐雷和辛利军的履历,像极了阿里的张勇和王磊

作者/代润泽

编辑/马晓宁

9月6日,京东集团宣布了人事变动:京东零售CEO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向刘强东汇报,未来将负责各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发展;京东健康CEO辛利军出任京东零售CEO;京东健康医药部负责人金恩林出任京东健康CEO。创始人刘强东将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长期战略设计、年轻CEO培养和乡村振兴事业。

经此晋升,徐雷彻底坐稳了京东二号位的位置,业内分析人士表示,虽然公告中并未明确指出,但是各个业务线负责人很有可能将从向刘强东汇报工作转向徐雷汇报工作。

京东的“二号位”来了

在徐雷之前,京东并没有一个公认的二号位。为什么会将徐雷放到这样一个位置上,其中原因众说纷纭。

徐雷是一个很少见的摇滚型互联网高管,一位长期关注京东的媒体人士回忆称唯一一次见到徐雷穿西装是在京东零售的一次对外交流活动上。他身上总是戴着各种各样的首饰,手上戴戒指,腕上有手镯手串,耳朵上有耳钉,连这次人事变动通知的照片上,也被人称为“要素众多”,戒指、手表、手串、项链……

说到徐雷,大家比较熟知的是他创建了京东618,而作为一个地道的北京爷们,他在部队大院长大,也因此培养出了强纪律性和执行力。这也是他在京东受到刘强东器重的原因之一。

从徐雷的履历上来看,与京东的高速发展契合度非常高。来到京东之前,他曾在联想集团负责过联想集团品牌及各产品网络推广工作;2002年-2007年在好耶广告历任销售总监、客户部执行总监、副总经理、北京公司总经理等职务。

2007年徐雷在京东投资人徐新引荐下担任了京东商城市场营销顾问,随后加入京东,任京东商城营销副总裁等职务,2011年徐雷从京东离职后加盟鞋王百丽,在其控股的B2C网站优购网上鞋城任职CMO。

2013年2月,徐雷重返京东商城任职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市场营销工作,2016年中,担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2017年4月,担任京东集团CMO,向刘强东生汇报,而这是京东首次在内部实施轮值CEO制度。

2018年7月,徐雷担任京东零售CEO。

知名电商分析师李成东曾在一篇文章中说道,刘强东选择徐雷接手京东集团最核心的业务,主要是因为徐雷最聪明。他有三高,情商高,擅长处理错综复杂的关系,在高管会上,徐雷是极少数能够敢和刘强东直言不讳的高管;格局高,不只是营销做得好,还懂得与采销市场和物流各部门协同作战,而不只是考虑自己部门利益;管理水平高,思路清晰,他的手下没有不服他的。这三个能力现在也带领着徐雷走向了京东领导团队的最核心地带。

在往年的京东商城年会上,主讲人都是刘强东。2019年徐雷成为了主讲人,坊间纷纷表示徐雷应该是京东“二号位”,不过随即徐雷在微博上告诉外界不要想太多。

此后徐雷在京东的各项重大活动中越来越突出。

例如京东赴香港上市、京东健康和京东物流的上市,徐雷都是C位,而刘强东都没出席;徐雷在财报电话会议上也成为主要发言人;618等重大活动中,徐雷在近两年也成为京东的发言人。

而作为京东零售CEO的徐雷业绩也非常突出。2021年的第一、第二季度,京东营收分别同比增长了39%和26.2%,关于活跃用户数方面,截至2021年3月31日,京东年度活跃用户达4.998亿,一年净增了1.12亿。在徐雷的领导下,京东零售业务也连续三年保持了明显增长。

有情商、有格局、有能力,这样的男人成为京东二号位真是没什么好令人惊讶的。

带领京东健康上市的男人

关于接任徐雷成为京东零售CEO的辛利军,在2012年10月加入京东前,曾于1999-2012年先后服务于明基电通、华硕中国、三诺科技、北京绿之岛家具有限公司,并担任高管及合伙人职务。

加入京东后,辛利军历任京东商城开放平台家居家装部总经理、京东商城居家生活事业部总裁、京东商城生活服务事业群总裁,2019年7月,担任京东健康CEO,2020年4月,辛利军成京东健康法人代表。

此次辛利军的升任,京东表示,辛利军先生加入京东近十年尤其是2019年负责健康业务以来,成功实现了业务从0到1的突破。

从2019年9月去年9月份官宣从京东集团独立出去,到2020年12月份的港交所上市,京东健康仅用了15个月,当时京东健康的发行价为70.58港元,首日收盘价涨幅超55%,总市值超3400亿港元,当时成为了国内互联网医疗史上规模最大的IPO。

为什么京东健康选择了辛利军?作为2012年加入京东的元老,辛利军不仅非常懂京东的战略转型,还能和徐雷打配合。有媒体爆料称,2019年7月正式被任命为京东健康CEO时,辛利军就表示:徐雷定政策和方向,自己负责执行和落地。

也有媒体表示,徐雷倾向“通过组织的力量统筹各条线路的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辛利军一定的自由发挥空间,而做医疗生意是慢功出细活,而辛利军曾表示“希望退休后教书”,这样的人物性格或许和医疗生意不谋而合。

2017年,健康业务在集团的优先级不高,直到2019年5月的A轮融到了10亿美元,京东健康才以独立的身份获得外界广泛关注。

然而近两年京东健康的走势异常凶猛,招股书显示,京东健康在2017年至2019年的总收入分别为56亿元、82亿元、108亿元,2020年上半年,京东健康的总收入为88亿元,公司在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1亿元、2.5亿元、3.4亿元和3.7亿元。怀揣这样的业绩,辛利军被委任为京东零售的CEO也理所当然了。

相似的履历,不同的道路

关于徐雷和辛利军的升任,不禁让人联想到同为电商巨头阿里的张勇和王磊。

2007年8月加入阿里的张勇,在2005-2007年期间,担任在线游戏开发和运营商盛大的首席财务官,此后加入阿里担任淘宝网首席财务官,参与设计淘宝商业模式,帮助淘宝在09年年底实现盈利。

2011年天猫成为独立业务后,张勇出任总裁,也是双十一的创立者,并将其打造成全球最大的网购狂欢节之一。

自2013年9月起,张勇担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运营官,全面负责阿里国内和国际业务的运营,建立菜鸟网络,推出了天猫国际,主导了包括对苏宁云商、海尔电器、银泰商业集团、新加坡邮政等战略投资... ...

关于王磊,2003年就进入了阿里,在包括客户管理业务、广告业务、无线业务等多个部门担任过职位;2013年9月起,王磊出任阿里巴巴集团淘点点事业部总经理,独立承担淘点点事业部的管理运营。

2015年4月17日,王磊担任阿里健康CEO兼执行董事,带领阿里健康度过了2016年的药监码事件和第三方互联网药品试点暂停风波,确立了智慧医疗的业务模式,构建了“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闭环。

2018年10月,王磊被调回阿里巴巴,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并兼任饿了么CEO。

总结下来,徐雷和张勇,两个都是空降高管,之前都没有什么电商经验,但是都成功打造过影响深远的电商节日,战绩卓著,并且成为了各自公司最核心的成员。

王磊先在淘系,再去独立子公司阿里健康,之后又回归本地生活业务的职业旅程,也和辛利军先来京东商城,再分管京东健康,随后回归京东零售的职业道路差相仿佛。

随着徐雷上位,京东集团的组织架构调整完毕。有分析人士表示,徐雷承担了更多日常运营的工作后,刘强东能够将更多时间和精力花费在思考公司未来战略上,京东整体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将会再次得到加强。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