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王传福:技术创新势必动摇传统,也可能遭遇非议;罗杰斯:危机最初的预言者是一些小征兆

中国企业家 2021-09-13 16:00:06

王传福:技术创新势必动摇传统,也可能遭遇非议;罗杰斯:危机最初的预言者是一些小征兆    

编辑|郭立琦 胡楠楠

头图插画|肖丽

企业家洞见

《企业家洞见》是《中国企业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栏目,为您扫描国内外优秀企业家最前沿的商业洞见。

本期洞见推荐的内容主要聚焦趋势。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新品发布会上谈到,智能是汽车行业的下半场,而安全是电动车最大的豪华;联想董事长杨元庆认为,“混合现实”会带来人们对智能终端的新需求,同时催生出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将在今后不断为各行业赋能及服务;西贝创始人贾国龙表示,正餐品类不适合上市做大规模,但到家业务“贾国龙功夫菜”可以打造成走进千万家的标准化美食;量子基金联合创始人罗杰斯则在对话中预言,未来3年世界将发生大事,但对于有准备且懂得这个世界的人而言,这个世界会好的。

王传福:技术创新势必动摇传统,也可能遭遇非议

王传福:技术创新势必动摇传统,也可能遭遇非议;罗杰斯:危机最初的预言者是一些小征兆       摄影:邓攀

近日,比亚迪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称,汽车行业大变革,电动化只是上半场,智能化是下半场,下半场更精彩。他认为,技术创新势必动摇传统,也可能遭遇一些非议,甚至引发一些波折,但他坚信技术创新的脚步必定一路向前。

以下是王传福发布会上发言内容摘编:

今年,中国市场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持续攀升,已经突破14.8%。中国汽车品牌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中国汽车品牌的市场占有率也在提升,从38%提升到了46%。

放眼全球,纯电动汽车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格局中举足轻重。但电动车的潜力,还远没有被挖掘出来。

电动车和燃油车,在安全体系上有很大的不同,全行业都在为安全而努力,也产生了很多关于安全的创新成果。然而坦率地说,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安全,才是一辆电动车最大的豪华。

续航问题一直以来伴随着电动车的发展,要解决续航痛点,关键在于提高整车能量的高效利用。高效率,才能带来真续航。在解决冬季续航的问题上,很多行业伙伴的思路是,电池不扛冻,加个热得快,让一部分电,发热保护另一部分电。一方面,电能转化为热能,本身有损耗,转化效率是低的;另一方面,用来驱动的电大幅减少,续航难免大打折扣。

汽车行业百年未有的变革中,电动化只是上半场,智能化是下半场,下半场更精彩。

当前,智能驾驶辅助,在感知技术和高算力芯片方面发展迅速,但在感知决策和车辆动态控制层面融合不足,体验有所欠缺。更令人担忧的是,安全难以得到保障,这背离了智能驾驶辅助技术开发的初衷。智能驾驶,不能只靠看得准,更要走得稳。

电动车的发展,不能以牺牲安全为代价,不能以满足短期利益为目的,凭着工程师的良心,造消费者满意的好车;用技术创新,推动全球新能源产业良性发展。

我深信技术的魅力,深信创新的伟大。虽然它势必动摇传统,也可能遭遇一些非议,甚至引发一些波折;但我也坚信,技术创新的脚步必定一路向前,也必定会给这个行业、给用户带来更大的价值。

(来源:中国企业家)

杨元庆:“一切皆服务”将颠覆IT行业

王传福:技术创新势必动摇传统,也可能遭遇非议;罗杰斯:危机最初的预言者是一些小征兆      摄影:邓攀

在日前举办的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上,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表示, “一切皆服务”的模式,将会从根本上改变整个IT行业。同时,杨元庆发表了对于未来的三重预判:混合型工作与生活方式将会驱动对智能终端的更多需求;边缘计算、云计算与传统数据中心并存的趋势将驱动越来越丰富的基础设施;人工智能在智能化转型中的核心地位与前景。

以下是杨元庆演讲内容摘编:

1983年1月,《时代》周刊的封面文章,IBM推出他们的第一台个人电脑后,计算机销量连续两年翻番,达到300万台,《时代》周刊一改每年评选年度人物的惯例,将计算机评选为1982年的“年度机器”。

但即便拥有了“年度机器”称号,计算机距离“飞入寻常百姓家”还差着十万八千里。1983年,作为计算机专业在读的大学生,我每周也只有几个小时能与当时全校唯一一台王安电脑“亲密接触”,直到临毕业前才一睹IBM个人电脑的真容。

38年,足以让当年的想象变成今天的日常。而这38年,也恰恰是我在IT科技领域摸爬滚打、跌宕起伏的岁月。我见证了基础科学的点滴积累,参与了应用技术的迅猛发展,深切体会到科技始终在提升人类社会的韧性与适应力,并带来无限可能。

如何为未来构建新的引擎呢?答案在于基于“端-边-云-网-智”技术架构的“新IT”,将会为各行各业的转型升级赋能;更在于坚守长期主义的企业社会责任,用科技创造更加美好的世界。

我们对于未来有三重预判:

1.混合型工作与生活方式,将驱动更加多样的设备、IoT终端和在线的服务;

2.边缘计算、云计算与传统数据中心并存的趋势将驱动越来越丰富的基础设施;

3.人工智能在智能化转型中的核心地位与前景。

疫情加速了行业数字化、智能化的转型步伐,这一趋势还将长期持续。以工作场景为例,办公室办公、居家办公和随时随地办公的混合办公模式将日益成为用户偏好的现实选择,它将给个人的生活、工作方式,与企业的组织、管理及文化带来深远的结构性变革。

(来源:观察者网)     

西贝贾国龙:正餐业务不适合上市,钱多了没用

王传福:技术创新势必动摇传统,也可能遭遇非议;罗杰斯:危机最初的预言者是一些小征兆      来源:中企图库

近日,西贝餐饮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贾国龙在采访中表示,西贝以前不上市,是因为正餐业务不适合上市,钱多了没用。但是“贾国龙功夫菜”的到家业务是个巨大的机会,钱能花出去。同时他认为,餐饮行业的标准化就是靠傻劲儿,这个行业你只要一懈怠,很快就被落下去了。

以下是贾国龙接受采访内容摘编:

我也问过我内心,我是不是后半生就全赌在这一个事业上了,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我愿意把我自己剩下的所有精力和资源,就投入到这一件事儿上,贾国龙功夫菜的使命是让人们在家吃遍天下美味。

标准化就是靠傻劲儿才能做彻底,这是我做了32年一直坚信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真的付出,所以我自信是自信在这儿。原来做西贝莜面村可能有两个环节的“傻”就够了,现在做功夫菜需要五个环节“傻”。

我觉得功夫菜,应该工艺占6原料占4,原料重要,但是工艺更重要。好原料你能买到我也能买到,但是工艺可不是,第一个是你能下到功夫,第二个是你会不会。像我们每一道菜从选料到制作的工艺,真的是费时费工费料费心,一般人不愿意做,看完就不想做了,买你们家的就行了。

我自己卖东西的取利在10%左右,我觉得就合理。就是生菜做成熟菜,五毛卖成一块,我挣一毛钱,这一毛钱是干什么用的?就是用维持生意持续扩大再生产,然后我想服务更多的人,对未来投入。你如果连10%的利都留不了怎么对未来投入呢?

以前说不上市是因为我们原来是基于西贝莜面村这个业务。正餐业务不适合上市,它不能太快,快了就好不了,好了就不能快。钱多了就会烧得你往快做,做快了竞争力就下降,最后反而是自己把自己做傻了。全世界做正餐的没有大规模的,现在西贝在全世界中餐连锁正餐炒菜里我们的店肯定最多。

钱多了没用,融完资就要把钱花出去给人家开花结果。所以我们有自知之明,不上市。但是“贾国龙功夫菜”,有个到家业务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它需要钱,钱投进来能花掉。

我不敢懈怠。餐饮这个行业,你只要一懈怠,我觉得很快,一年两年三年,你就被落下了。我也没想过退休,我没有这个计划。就是干到什么时候觉得该退休了,就退休了,这个得跟着感觉走。我们看华为任总现在也70多了,干劲还在兴头上,我感觉我再干20年应该一点儿问题没有。

我不太追求世界第一,因为世界第一是你自己说的,但是走进千家万户,这还真是我们的理想。我觉得要做到走进千家万户,一个它要是标准化的美食,标准化美食更有可能性,二是只要认真做、好好做、坚持做,一定能走到千家万户。

我们2030的业务战略是,2030年要实现1100个亿。贾国龙功夫菜我们要做到1000亿,然后西贝的营收维持在100亿就行了。

(来源:艾问人物)

量子基金罗杰斯:小征兆是危机最初的预言者

近日,量子基金联合创始人吉姆·罗杰斯与中国媒体进行了一场对话。他谈到,未来3年全球将面临一场程度超过2008年的危机,而危机最初的预言者往往是一些小征兆、小迹象。同时,罗杰斯表示,虽然危机不可避免,但人们可以从危机中找到新机遇,对于有准备并且理解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未来会好的。

以下是罗杰斯对话内容摘编:

1. 关于危机

远超2008年雷曼时刻的一场危机迫在眉睫。从2019年开始,我一再地就此发出警告,但没有多少人相信我说的话。问题还是出在“负债”这两个字上。时间来到2021年,全球债务高企。一个硕大的“债务雪球”,依然在不停地滚动着,各国政府都在不断印钞、借钱、花钱,而且是大笔的钱。

我曾说过,当一个社会拼命借钱时,意味着这个社会存在着极为深刻、且不容易解决的结构性问题。

2008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是9000亿美元。时至今日,这个数字已经膨胀到8万亿元。等下一次有问题发生时,情况肯定要比2008年严峻,原因很简单,现在的债务水平比2008年高。

所以下一场危机肯定是我这辈子——更确切地说,是下一代人——会遇到的最大危机。

但当人们陷入疯狂时,永远都会用一句口头禅替自己辩解——“这次不一样”。要记住,没有比这句话代价更为高昂的错误。

而且,往往是那些没人在意的小征兆、小迹象,才是危机最初的预言者。就拿2008年那次来说,事情其实起源于冰岛,2007-2008年冰岛陷入巨大的经济危机,当时占GDP四分之一的金融和房地产泡沫破裂。但遗憾的是,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些事件没什么大不了,然后悄悄蔓延了15-18个月,最后雷曼兄弟破产了。

危机一般会酝酿几个月才发生,下一次可能也是这样:一些小国家、小公司出了没人留意的问题,然后蔓延到大企业,上了电视、报纸,我们才知道出了问题。

现在正是这样:比如2019年8月,阿根廷走到债务违约的悬崖,它的货币比索和国债价格一路大跌;再比如在印度所有企业中,债台高筑、理应破产却仍勉强生存的“僵尸企业”占比竟然高达三成之多,等等。

所以,未来3年内肯定会有事情发生。

首先我要说的是,这种危机就是不可避免的。时隔千百年就会发生——不是什么新鲜事。你能做的最好的准备,就是尽可能地降低债务水平,不要搞得负担太重。一旦有一个人出问题,由于雪球效应,总会牵扯上其他人。

另外,要彻底改变你对危机的认知方式。你现在深信不疑的许多常识,15年后也许就会大错特错。就像1991年苏联解体,这放在10年前的1981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所以我可以断言:今天我们认为是常识的东西全部是错的。

2. 关于投资

如果要投资,只投资你非常了解的东西。如果不知道投资什么,那就不要投资,等待就好。

当下这个时候,市场上挣钱的人很多,亢奋的人也很多,他们说投资挣钱多么容易、多么有意思,自己又挣了多少钱。其实他们都是在出卖自己的朋友。大量新手投资者入场,这通常是牛市结束的标志。美国2021年就是这样。

如果我告诉你,人这一辈子只有20次投资机会的话,那你就会非常小心。所以不要频繁买入、卖出,不要依靠电视或互联网上的“消息”投资,一定要非常非常小心。如果想要在危机中幸存,这就是第一课,也是最重要的一课。

中文里有个词叫“危机”,危险与机遇。当遇到危机时,先停下来想想,看看什么地方有机会。一般来说,有“灾难”的地方,就总是有机遇。

3. 关于数字货币

我知道有些人一直在交易某些加密货币,而且收益还不错。这当然很好。但前提是他们能找到交易对手。东西本身有没有价值不要紧,只要有交易对手就可以,就总能够赚到钱。

但我要说的是,现在已经有数百种加密货币消失归零。历史上是发生过这种事情的。我担心的是,加密货币最后就算不是全军覆没,多数也会消失不见。即便是今天大名鼎鼎、备受追捧的比特币,最后恐怕也难逃厄运,将被市场无情驱逐。

所以对我个人而言,无论是比特币,还是别的什么币,我一律不感兴趣、一律不投资。因为普通数字货币和主权数字货币是两码事。换言之,主权数字货币是政府行为,是国家机器的产物,而比特币等一般数字货币则不具备这一性质。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政府明令禁止交易、禁止使用虚拟数字货币的话,会发生什么?绝对不可小觑这种可能性。因为没有哪个国家会容忍主权货币的地位遭到挑战。

美国也正在研究、商讨加密货币。我认为,如果加密货币不再仅仅是一种交易标的,而成为一种货币,那么美国政府就会说不,不允许人们把它们当成货币来用。

所以把政府对区块链技术和主权数字货币的支持,视作比特币和其他虚拟数字货币的投资机会,绝对是一种天大的误解。如果有人用这个说辞来忽悠你,你要万万多加小心。

4.关于未来

世界上有些地方肯定会变得更好,也有些地方会变差。但对中国、越南还有韩国等地方来说,世界在这100年里就是在变好。

无论你是否喜欢,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它一再地证明这一点:第二次世界大战、柏林墙倒塌、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

如果你准备充分了,那无论世界发生什么,对你个人而言,它都是变好了。

20世纪30年代,在全球范围的大衰退中,有人赚了很多钱,成功走出衰退。所以如果你把“这个世界会好吗?”这个问题拿到1929年来问我,那就是虽然世界变糟了、但有些人变好了,而且不少人做得相当好。

所以我会说,这个世界会好的——对于那些理解这个世界的人来说。

(来源:正和岛)

值班编辑:李薇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