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天堂”为何能藏富于民:读懂了阿里最初的梦想,被丁磊称为“最舒服的地方”,如今是网红圣地

中国企业家 2021-10-14 23:06:55

“天堂”为何能藏富于民:读懂了阿里最初的梦想,被丁磊称为“最舒服的地方”,如今是网红圣地

因为阿里巴巴,杭州成为电商之都,吸引着更多产业链企业聚于此处。但其实,除了阿里巴巴,除了电商,除了直播网红,这里还有娃哈哈、网易、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巨头,以及大搜车、丁香园等独角兽。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如果把时间作为一幅展开的画卷,现在可能并不是杭州最美的时刻。 

走出萧山机场,正在建设的T4航站楼略带“压迫感”地耸立眼前,裸露的钢筋水泥与拥堵的空港大道在雾霾天气里显得有些赛博朋克。上车后,体验更丰富。看似一派平坦的道路总会意外起伏,高峰时期,细心一点,或许能在车里看街边的蚂蚁爬过。

 市区里,地铁贯通计划仍在进行,每过三公里,都会响起“突、突”的声音,似乎有节奏,但堵车时,越听心越乱。游人报着对苏堤春晓、平湖秋月、断桥残雪的幻想而至,到达那一刻,但拥挤的景区兴许会让他们稍有失望。 

但,这的确又是杭州最好的时刻。 

这是一座藏富于民的城市。2020年,杭州全市生产总值(GDP)达16106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比上年增长3.9%,增速分别高于全国、全省1.6和0.3个百分点。有报告统计,2020年浙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2699元,连续20年在全国各省居第3位,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5倍。2021年上半年,杭州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37492元,超越一线城市深圳,仅次于上海、北京,位居全国第三。

 杭州,因其美景,被称为天堂;因其蓬勃的创业氛围,被誉为中国硅谷;又因其迸发出的活力,被喻为年轻人的耶路撒冷。

 回头看,对于杭州来说,1999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那一年,马云开启第四次创业,他刚经历了海博翻译社、中国黄页和国富通的挫败,但却收获了陪他在湖畔花园度过日日夜夜的十八罗汉。从北京回到杭州,马云带领阿里巴巴从文一路176号起步,网商路699号接力,文一西路969号再创业,写下一个惊心动魄的商业故事。 

2019年9月7日,阿里巴巴二十周年,给杭州写信说道:“谢谢你,杭州,读懂我们最初的梦想”时至今日,阿里巴巴每天都为杭州贡献着上亿税收。更重要的是,杭州成为电商之都,吸引着更多企业聚于此处,声势浩大迈入直播电商的快手、抖音也毫不犹豫,选择落地杭州。滚滚流动的财富又反哺给更多的企业,一座包容、充满活力的城市已然成型。 

车行过拥堵地,到达西湖终点时,人们终会发现美景依旧,梅坞春早、云栖竹径宛若世外桃源,那些日夜兼程的施工不过是时代发展的小注脚也终能有所体会千百年前诗里所说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杭州效应

1997年6月,在广州换了两次工作后,丁磊决定在新兴的互联网行业自立门户。他筹集了50万元资金在广州创办了网易。1999年,丁磊深感南方网络发展的局限,毅然决定“挥师北上”,将网易迁入北京,并于第二年将网易成功送上市。 

不过,作为浙江人,2006年丁磊决定回到浙江,扎根杭州滨江,开启他人生的第二幕。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浙江人,待在杭州最舒服。”那一年,丁磊35岁。此前,他已经成为中国大陆最年轻的首富。

 2006年3月,投资近3800万美元建立的杭州新研发基地,这便是网易杭州研究院的前身。2008年,网易杭州研发中心破土动工,三年半之后,网易的互联网产品及部分游戏产品正式扎根杭州。 

丁磊曾这样总结杭州的优势:杭州地处长江三角洲南翼,是各类人才的聚集地,附近拥有众多优秀的高等学府,有着极其丰富的人力资源;同时,杭州大力支持互联网产业,为杭州创造出良好的投资环境这一点更坚定了网易入驻杭州的信心。” 

在杭州,看似远离互联网大部队,网易“低调疯长”,孵化出了网易严选、考拉海购、网易味央等爆款产品,企业市值突破了4000亿港元。

现在,来杭州淘金的,不只是像丁磊这样的年轻企业家,还有不那么年轻的人,例如罗永浩。 

2021年4月23日,从北京搬至杭州的“交个朋友”开启了第一场直播。与干凛的北京不同,杭州的空气中丝丝潮意,但罗永浩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氛围,首场旗开得胜,成交总量(GMV)达2078万元。

 直播中,罗永浩特地表示:“我们现在是在杭州,这座城市的空气都是湿润的。”实际上,“交个朋友”在滨江区,如果以西湖为中心,阿里巴巴西溪园区在其西北方向,滨江在其东南。据统计,高新区(滨江)直播生态链企业至少150 家以上,上下游产业链齐全,直播平台头部达人薇娅、雪梨等都在滨江。

 罗永浩做决策的速度很快。2020年4月1日,愚人节当天,罗永浩开启第一场直播带货,不到一年,他从主播到创办公司,又将“交个朋友”带到杭州,签约落户滨江互联网小镇。

 人才聚集是罗永浩将公司迁址杭州的重要原因。罗永浩认为,直播带货其实就分为几部分:一个是商务选品,一个是运营,一个是供应链,还有一个就是现场执行。“在这几方面,杭州都有大量的人才,所以杭州是我们的首选。” 

除了人才外,滨江区为来杭的机构开出诱人的扶持条件,包括最高100%房租补贴,一次性10万元的资金扶持,每年最高100万元的资金扶持等。不止滨江区,余杭区、临平区等行政区也均推出具体直播电商扶持政策,吸引MCN机构和人才流入。  

从人才到政策,直播电商的“杭州效应”正在全面形成。

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的MCN机构(网红孵化机构)已经达到28000家,而根据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公布的数字,60%以上的MCN机构都聚集在杭州。“618”大促期间,杭州市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310.7亿元。仅今年“618”期间,全省共有14万名主播参与直播,其中杭州的主播人数为5万多人。 

杨天真在微博上感慨,杭州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有各种风格的摄影棚。 

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直播与网红研究中心、中国(杭州)直播电商(网红经济)大数据研究中心主任李新祥教授曾表示,整个直播电商产业围绕阿里巴巴这家全球顶级电商公司构建了一个“雄伟且自信”的产业心态,在杭州塑造了很好的电商创业氛围;而杭州这座具有包容性的城市,让行业创业圈相互交融,各自发展。 

直播的热潮或许掩盖了外界对这座城市其他公司的关注。娃哈哈是杭州传统实体企业的代表,网易、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科技公司也支撑着杭州的蓬勃发展,创业公司里,丁香园、大搜车、途虎养车等一批独角兽极大地丰富了杭州的产业。 

早在2014年下半年,借着阿里上市的余热,涌现出新一批的阿里系创业者,将自家公司大本营放在了西溪园区向北3公里的梦想小镇。那时,梦想小镇成了杭州互联网创业圈的新地标。 

进退豁达

2020年,杭州全面推动“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建设,直播只是杭州的一个剖面。但这个剖面在带来翻涌的财富时,也带来了问题。 

在单价昂贵的江景大平层里住着网红新贵们,他们将生活暴露在小红书、抖音里,生活本身也成为一种获取流量,带来财富的方式。有人说,杭州绝对是最浮躁的城市之一。更有人说,全中国的网红一半在杭州。 

这里将消费主义体现得淋漓尽致。知乎上,在关于为什么离开杭州的相关问题下有个获得5000多个赞同的答案说道:杭州这些年虽然经济有了高速发展,特别是互联网、电商、动漫行业很红火,但是根子上,这依然是一个消费型城市。 

它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美好,依旧要面临车、房、户口的问题。有位在杭州生活了17年的网友回答道:“在杭州,你的朋友、你的同学、你的同事,大家谈论的永远是房子,除了房子,在杭州你找不到真正值得你努力的东西。” 

快速的发展与高质量的生活的确产生了冲突,正在建设的未来科技城便是其中一个例子。 

未来科技城占地114平方公里,面积大约等于16000个足球场。从开工砌下第一块砖到高楼林立,八年时间里,这个位于余杭区西部的产业园从荒芜走向繁荣。快手来了,字节跳动也与杭州余杭区在2019年初就签订了协议,在未来科技城落地杭州研发中心、中小客户直营中心和创作空间等。 

在这里,转角就是个商场,跨过一条街又是一个商场。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几乎全是年轻人,但周边房价已经从几千块涨到三四万。 

这座城市有着它的光鲜,热闹,但也有它的困惑,浮躁。更独特之处,或许正是复杂与矛盾让杭州充满自身的魅力。 

岳飞被杀害于杭州风波亭,杭州人民痛恨奸臣秦桧,以极其“残暴”的方式表达这种怨恨:点心师傅搓了个油条,象征着秦桧夫妻,扭在一起,丢进油锅中压烤,以解心中之恨,称为名小吃“油炸烩儿”。 

云栖竹径里,阳光都穿不透竹林的密叶,风化作指挥家,波涛阵阵,响起天风海雨似的音乐,那是人间最鲜活的声音。一年四季,绿色的层次可以幻化多样,最幸运的时节,嫩绿,鲜绿,浅绿,深绿,黄绿,灰绿尽收眼底,那是人间最美的颜色。让人感动的自然之声、之景尽收此地,那一刻,商业文明演进带来的问题未能形成丝毫纷扰。 

杭州或许留下太多苏轼的痕迹,进退豁达,单凭个人选择。与灵隐寺一街之隔是法西安缦酒店那条开放的小街,灵隐寺在“诚心”,小街茶铺在“静心”。闹静之间,观人,观心,观世间,观自在。“西溪且留下”,但若不喜欢,便可潇洒离开。 

打卡商业网红城市系列报道

国庆长假,游遍祖国大好河山。那些耳熟能详的旅游景区固然有瑰丽的风景,我们要向你推荐的“商业网红城市”也别具风味,从另一个视角观察那些你曾经熟知却又有点陌生的城市。

在新时代中国经济版图上,北有京津冀,东有长三角,南有粤港澳,西有成渝,长江经济带横贯东西。在这些产业带上,大大小小的城市就像璀璨的明星闪烁在其中。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四个一线城市,在全国政治、经济等社会活动中处于重要地位并具有主导作用和辐射带动能力,也是长久以来被认为最具创新力、最吸引企业和企业家的四大城市。不过,随着新一线城市的创新力不断增强,杭州、成都、武汉等城市崛起,成为商业网红城市。

创业机会不再集中于北上广深,拥有多重政策鼓励的新一线城市,逐渐成为创新新热点。近几年,各城市新成立公司数对比,北上广深四个城市所占比例数有所下降,而杭州、成都、武汉、苏州、西安等新一线城市则增长明显,超级独角兽的项目数、估值也十分可观。

这个国庆假期,让我们打卡商业网红城市,领略新一线城市的商业之美。

值班编辑:马吉英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天堂”为何能藏富于民:读懂了阿里最初的梦想,被丁磊称为“最舒服的地方”,如今是网红圣地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