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从“脚都”到休闲娱乐之城,这座城市的烟火气正批量造就新消费品牌

中国企业家 2021-10-14 23:06:55

从“脚都”到休闲娱乐之城,这座城市的烟火气正批量造就新消费品牌

市井文化的烟火气不断影响着长沙的商业文化。在长沙,一杯茶、一块点心、一盘小炒肉都能成为爆火的新消费餐饮品牌。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炜祺

编辑|米娜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与首都北京对应,长沙有个别称叫做“脚都”。

捏脚好比嗦粉和搓麻,都是长沙人绕不开的话题。十余年前,坊间就流传一则关于长沙人爱洗脚的段子:每天晚上,有一半的长沙人在给另一半长沙人洗脚。以足浴、酒吧等为代表的休闲产业一度成为长沙的一张“名片”,虽然争议颇多,但却证明了长沙的烟火气,也实实在在给长沙带来了经济效益。

此后,“脚都”消费升级,以芒果TV等为代表的文化娱乐输出成为长沙更靓的一张名片,但长沙人敢吃爱玩的特点也已经名扬天下。

近些年,长沙的网红特质越来越鲜明,文和友、茶颜悦色、墨茉点心局、炊烟小炒黄牛肉等一大批“长沙产”新消费品牌走红,形成了独特的新消费“长沙现象”。创投界有了关于长沙的新梗:有头有脸的投资人,都在跑去长沙考察新消费品牌的路上。今年上半年,“风投女王”徐新就曾多次前往长沙,先后投资了兴盛优选和墨茉点心局。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长沙的新消费创业项目已披露的融资金额高达236.51亿元,占过去五年来新消费融资总金额的68%,也远超2020年全年。

经济学家任泽平曾公开表示,“房价低的城市幸福指数高,现在长沙是中国的第一大网红城市,已超过成都、杭州,当地老百姓的幸福指数特别高。”

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1新一线城市居住报告》显示,长沙市最近居住负担指数约为54.44,是典型的房价友好型城市。根据湖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湖南省统计局联合发布的《关于2020年湖南省房地产市场形势的通报》,2020年1-12月,长沙市新建商品房住宅均价为9107元/平方米。

此外,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长沙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为51477.6元,同比增长5.7%,在人均消费支出方面,前十名的城市分别是上海、深圳、北京、广州、杭州、珠海、佛山、厦门、长沙和东莞。

得益于房价稳定、收入增长加快,长沙人民表现出较强的消费能力。据央视《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显示,在每天能拥有5个小时以上休闲时间的城市排名中,长沙人的比例最高,达到了19.83%。其中,聚餐、宵夜人数更是高于全国水平7个百分点。

此外,据美团发布的《中国餐饮大数据2021》,在研究的10个重点城市中,长沙25岁以下线上餐饮消费群体占比高达32.9%,位列十城之首。

25岁以下年轻人也就是所谓的Z世代,是新消费品牌的消费主力军,这无疑都为长沙新消费品牌的发展提供了助力。

市井文化里的烟火气

有说法称,“市井”一词起源于《管子·小匡》:“处商必有市井。”唐人尹知章注云:“立市必四方,若造井之制,故曰市井。”所以,市井指古代城邑中集中买卖货物的场所。

长沙的市井文化自古有之。

“茅斋定王成郭门,药物楚老渔商市。”盛唐时期栖居长沙的杜甫是这样描述长沙坡子街的盛况,可谓商业文化悠久。

清末地理学家陈运溶所著《湘城仿古》一书中曾记述:“北客山陕,南客苏杭,汇聚于斯;火神,财神,老郎,三会斗胜;餐饮,药号,钱庄,百业争雄,期间牌记最久者,如火宫殿,玉和,九芝堂……”明清时代发展到顶峰时,坡子街的老字号达到200多家,其中火宫殿、九芝堂等老字号,如今仍然屹立于长沙的商圈之中。

及至清朝,坡子街则有“四时恒满金银气,一室常凝珠宝气”的说法,当时聚集了很多钱庄、金银庄,逐渐成为当时长沙的“金融街”。但到了民国时期,一场“文夕大火”,让这一切毁于一旦。

2004年7月,坡子街商业街工程建设启动,浴火重生的坡子街再现往日荣光,成为长沙最著名的小吃街,汇聚了长沙当地最具特色和地域性的美食小吃。

这种市井文化在长沙人之间不断传承,历久弥新。

2010年,长沙人文宾辞去工作,拿着5000元创业资金,在坡子街开了个路边摊,卖炸串。他将一半的钱用在品牌设计上,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文宾的炸串摊红火起来,一个月营收近十万元,其中“犀利排骨”成为当时的爆款。

创业一年后,文宾结识了杨千军,两人合伙创业,成立了老长沙油炸社。因为被湖南电视台《天天向上》节目选中,老长沙油炸社一夜间成为网红店铺,生意好到“从街头排到街尾”。

2012年,文宾与朋友一起创立的文和友老长沙龙虾馆开业。2018年5月,文和友携手唐人神斥资1亿元在长沙打造“文和友海信广场店”,以龙虾品类切入,进军长沙的“夜场经济”。近5000平方米横跨7层楼的龙虾馆,装修成80年代的老长沙街头巷尾的复古风格,瞬间引爆舆论,吸引宾客纷至沓来。据悉,该店每日进客流量达1万多人次,日均翻台率8.5次。

如今,除了文和友自有品牌,文和友老长沙油炸社、文和友龙虾馆、文和友大香肠、文和友臭豆腐、胡嗲单车烧烤、MMCH外,文和友还将走遍每一个街头巷尾,引进新美食,同时寻找消失或即将消失的美食。

回望过去,从一个路边摊成长为百亿估值的新消费品牌,文宾将文和友的崛起归因于:起于地摊经济,爆红因市井文化。

市井文化的烟火气不断影响着当地的商业文化,你会发现,在长沙,一杯茶、一块点心、一盘小炒肉都能成为爆火的新消费餐饮品牌。

一群长沙人的抱团造势

很多年前,长沙与老重庆、老广州并名,号称历史上三大盛行茶饮的城市之一。

长沙茶馆历史悠久,曾出现过“一去二三里,茶园四五家,楼台六七座,八九十品茶”的茶业兴旺繁荣的景象。

火宫殿的茶馆有百余年历史,老长沙人爱来这里听湘剧、花鼓戏、弹词。当时,长沙还流行一句老话“长沙茶馆数不清,不如彭爹喊一声”。彭爹就是著名的“长沙弹词活化石”彭延坤。据说当时彭延坤抱着月琴,在桌子旁低吟浅唱,便能吸引茶客无数。

时至今日,茶馆依旧是老长沙人市井悠闲生活的首选之地,喝茶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生活习惯。而年轻人也在延续新的茶饮文化,新茶饮品牌茶颜悦色已成为长沙的新代名词。

2013年12月28日,茶颜悦色第一家店在长沙黄兴广场开业。茶颜悦色主打中国风,比如,品牌LOGO是一位古典美人手执团扇。它的饮品名也颇具诗意,比如“声声乌龙”“幽兰拿铁”“桂花弄”等。

茶颜悦色主打中国风的创意,来自于创始人吕良。吕良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所以茶颜悦色的人设也与本地文化进行深度捆绑,茶颜悦色也自称“长沙老口子”(老长沙人),其周边产品大都带有传播长沙文化的方言。

吕良压中的新国潮风格,让茶颜悦色从一众奶茶品牌中突出重围。

据悉,截止到2021年5月26日,茶颜悦色在长沙一共有384家门店,在长沙、常德、武汉三地门店总数约为400家。这意味着茶颜悦色几乎所有的门店都开在了长沙本地。这个开店密度有多大呢?

茶颜悦色品牌负责人翟敏慧曾回忆,大三那年她回家乡湖南实习,在长沙到处都是茶颜悦色的门店。“我第一反应是,自己是不是遇上‘鬼打墙’了?一栋建筑的三个面都有它的店。”

茶颜悦色在长沙密集开店,得益于资本的支持。天图资本投资人潘攀是长沙人,2017年夏天,潘攀回乡后见到了吕良,经过半年的沟通,2018年1月,茶颜悦色获得天图资本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这一年,茶颜悦色的门店从40余家迅速扩张至上百家。

2020年8月,墨茉点心局创立,创始人王瑜霄同样是长沙人。墨茉点心局创立之初,就有意与茶颜悦色组“CP”,门店大多开在茶颜悦色旁边,创始人更是希望能够打造成“烘焙界的茶颜悦色”,甚至表示,“点心配茶,有恰(吃,湖南方言)有提。”

墨茉点心局与茶颜悦色的联动,以及与文和友的合作,都体现了长沙新消费品牌的“抱团发展”,而这也得益于长沙市对夜间消费生态升级的推动。

在2019年,长沙就颁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要以打造“24小时城市”为目标,引导品牌商超建设24小时便利店,并支持地铁核心线路在节假日延时运营或24小时运营。同时,规划一批与区域商圈发展相融合、具有带动辐射功能的特色夜消费街区,培育一批体现长沙文化名城、形成城市品牌的夜经济载体,建设一批具有区域标识度、多业态融合发展的夜经济场景。

长沙的烟火气,正在批量造就新消费品牌。

 

打卡商业网红城市系列报道

国庆长假,游遍祖国大好河山。那些耳熟能详的旅游景区固然有瑰丽的风景,我们要向你推荐的“商业网红城市”也别具风味,从另一个视角观察那些你曾经熟知却又有点陌生的城市。

在新时代中国经济版图上,北有京津冀,东有长三角,南有粤港澳,西有成渝,长江经济带横贯东西。在这些产业带上,大大小小的城市就像璀璨的明星闪烁在其中。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四个一线城市,在全国政治、经济等社会活动中处于重要地位并具有主导作用和辐射带动能力,也是长久以来被认为最具创新力、最吸引企业和企业家的四大城市。不过,随着新一线城市的创新力不断增强,杭州、成都、武汉等城市崛起,成为商业网红城市。

创业机会不再集中于北上广深,拥有多重政策鼓励的新一线城市,逐渐成为创新新热点。近几年,各城市新成立公司数对比,北上广深四个城市所占比例数有所下降,而杭州、成都、武汉、苏州、西安等新一线城市则增长明显,超级独角兽的项目数、估值也十分可观。

这个国庆假期,让我们打卡商业网红城市,领略新一线城市的商业之美。

从“脚都”到休闲娱乐之城,这座城市的烟火气正批量造就新消费品牌

 

值班编辑:李薇  审校:陈睿雅  制作:崔允琰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