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曹德旺:这12个字挂我办公室50年;宋志平:公司出问题大都出在这一点上;王宁:泡泡玛特最像迪士尼

中国企业家 2021-10-14 23:09:21

曹德旺:这12个字挂我办公室50年;宋志平:公司出问题大都出在这一点上;王宁:泡泡玛特最像迪士尼

编辑|胡楠楠

头图插画|肖丽

企业家洞见

《企业家洞见》是《中国企业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栏目,为您扫描国内外优秀企业家最前沿的商业洞见。

本期为您推荐:曹德旺谈曾国藩一副对联对他一生的影响;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谈盲盒,王宁认为盲盒只是一个载体,核心是挖掘出一批潮玩艺术家;上市公司协会会长宋志平谈一个好公司应该具备5点,他认为大部分公司出问题都出在偏离主业、盲目扩张上;巴奴毛肚创始人杜中兵谈餐饮本质及竞争,他认为餐饮的本质还是吃,没有巴奴,海底捞就不进步。

曹德旺:曾国藩这12个字,挂我办公室50年

曹德旺:这12个字挂我办公室50年;宋志平:公司出问题大都出在这一点上;王宁:泡泡玛特最像迪士尼

摄影:邓攀

提起曹德旺,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百亿富翁?玻璃大王?还是中国首善?

其实都对,曹德旺身上有着太多的头衔,从辍学回家的放牛娃到创办玻璃工厂跻身顶级富豪,再到全球扩张成为家喻户晓的华商名人,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生故事,也让他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正所谓“自古成大事者皆有信仰”,曹德旺并不例外,他也有自己最崇拜的“偶像”——曾国藩。

以下是曹德旺讲述的曾国藩对他的影响: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问曹德旺“您是如何将自己的企业做得这么好的?”

曹德旺回答道:“我一生最崇敬的就是曾国藩,我办公室里还挂着他的一副对联,也正是这幅对联让我一辈子顺风顺水,有了今天的成就。”

而今,这幅对联已经在曹德旺的办公室里挂了50年之久,内容不长,只有短短12个字,上联是“敬胜怠,义胜欲”,下联是“知其雄,守其雌。”意思是说,人要通过勤勉去战胜懈怠,通过走光明大道战胜邪欲,懂得刚强的必要,但仍要坚守谦逊柔和的心态。

相传,这幅对联是一个疯和尚给曾国藩开出的药方。

曾国藩最初在京为官时,锋芒毕露,但过于张扬的个性导致他被同僚孤立,大有不得志之感,后来父亲去世,回家守孝期间又被皇帝贬了职,官场与情感的双重打击下,整个人的情绪极度低落,身体状态也是每况愈下。

为了治好曾国藩,弟弟曾国荃开始四处寻医问药,有一天他遇到个疯和尚,和尚说曾国藩得的是“心病”,得“心药”才能医,于是便找来笔墨,写下了这12字的药方。

随后,曾国荃把这12个字挂在了曾国藩的床头,生病期间,曾国藩就盯着这12个字苦思冥想,最终悟出了其中的道理,等到复出之后,他一改往日的为官风格,对上级、下级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这种为人处世的智慧,也为曾国藩的人生铺平了一条康庄大道。

不止于为人处世的智慧,回到曹德旺身上来看,他似乎又多了些敢说敢当的直率和对世间万物的悲悯。

比如,谈及企业税负问题时,他直言“中国除了人力,什么都比美国贵”;面对居高不下的房价,他高呼“城市是市民的城市,不是有钱人的城市”;有人劝他涉足金融和地产,他回怼“我宁愿把钱捐出去,我也不做房地产、金融。为什么拿我跟房地产商比呢?我是实业家,对那些为了钱的人不屑一顾。”

他常说“这些钱取之于民,就要用之于民,不是我的钱,我就要扔掉”,而他口中的扔掉就是全部捐出去。据统计,从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计个人捐款已达120亿元。

很多人比较好奇的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什么会被推崇至今,还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在于他不仅是一个商人,更是一个纯朴、正直、心向善良,有着悲悯之心和家国情怀的企业家。

(来源:微信公众号“正和岛”)

宋志平:大部分公司问题都出在偏离主业上

曹德旺:这12个字挂我办公室50年;宋志平:公司出问题大都出在这一点上;王宁:泡泡玛特最像迪士尼

摄影:邓攀

在日前举办的2021科创领军者峰会上,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宋志平表示,那些出了问题的公司,除了违法违纪,大部分都是出在偏离主业上。他认为,一个好的上市公司应该具备5点:突出主业、规范治理、良好的效益和价值、具备核心竞争力和高质量创新以及承担社会责任。

以下是宋志平演讲内容摘编:

上市公司质量方面有经济指标,比如财务报表,还有质量指标,我们叫ESG,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根据这些年我做上市公司的个人体会和我两年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的工作经验,我觉得一个好的上市公司大概有几个方面:

1.突出主业

你的主业要突出,要有核心业务,核心专长、核心市场和核心客户。那些出了问题的上市公司除了违法违纪的不说,大部分问题都是出在偏离主业,盲目扩张。这就提醒我们做企业首先要有清晰的战略,要立足于主业快速发展,不要盲目偏离主业、盲目扩张,这虽然老生常谈,但大多人真正面临决策的时候常常会产生投资冲动,做不到坚守主业。

2. 规范治理

上市公司和普通公司是不一样的,因为你是公众公司,所以治理要更加规范,要公开透明,要做好信息披露。 

我曾问过美的方洪波,我说美的发展得这么好,你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他想了想说,“最重要的就是现代公司治理。你看美的的第一大股东是何享健家族,但是何享健家族在2012年就退出了公司的管理”。一个家族都签字不干预公司,把公司的治理交给社会精英,交给方洪波他们这些职业经理人,现在这家公司发展得很好。

有些公司治理文化荡然无存,董事会形同虚设,独立董事都是花瓶。在这样的公司难免会出现大股东掏空公司等各种乱象,所以规范治理非常重要。

3. 良好的效益和价值

最重要的就是公司做优做强,要体现出上市公司“优等生”的价值。

4. 具备核心竞争力和高质量创新

大家常讲不创新等死、盲目创新找死。创新是一个风险巨大的活动,但企业的创新和科学家的创新不完全一样,科学家的创新是发现;企业家的创新是发明、制造,最后都要接受市场的检验,要有效益和价值,不然这个创新也没什么意义。

企业都有自己的主业。创新还是要紧紧围绕主业、围绕效益和价值、围绕核心竞争力来进行高质量的创新,减少创新的盲目性。

5. 承担社会责任

一个好的上市公司要有社会责任感,首先要保护、爱护中小股东的利益。股东利益中最重要的是中小股东,因为我们的公司基本被大股东、控股股东管理。第二是要关心员工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再就是关心环境,比如最近老讲的双碳。 第四点是投资者生态,要想做好资本市场,投资者生态至关重要。我们的投资者和欧美的投资者结构上有很大区别,我们现在发出去1.89亿个股东卡,但机构投资者只有41万户。我们一方面要积极发展机构投资者,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够归集更多资金向机构投资者集中,让专家来管理这些资金。同时我们还要保护中小投资者,让他们有获得感。

(来源:微信公众号“正和岛商业洞察”)

泡泡玛特王宁:在国内,泡泡玛特最像迪士尼

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泡泡玛特更像一家唱片公司,核心是挖掘出潮玩艺术家,盲盒只是一个载体。他认为,现在很多人不理解潮玩对于年轻人的意义,就像古代人也绝不会想到若干年后音乐与生活密不可分。

以下为王宁专访内容摘编:

盲盒只是一种表象,其背后是潮玩、IP和内容。泡泡玛特更像是一家唱片公司,核心是挖掘出一批潮玩艺术家,类似于发掘周杰伦这样的明星一样。

如果我们回到古代,绝对不会想到若干年后音乐会与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就像现在,很多人也无法理解潮玩对于年轻人的意义一样。

潮流玩具最早的定义就是艺术家玩具,作为一种文化或艺术表达的载体,其本身就具有收藏属性,就像当代年轻人的邮票一样,总会有人去收集珍藏。

我们应该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公司,因为我们一直在坚持孵化优质IP这条道路。尊重时间、尊重经营是泡泡玛特很重要的文化之一,我也一直认为我们是一家很有耐心的公司。

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行业里并不是一件坏事,虽然竞争在加剧,但这也会是行业向上走的一个动力。我们仍然较多地将目光聚集在企业自身发展上,对于资本市场的一些变动,也尽可能地不去过多关注,相信未来企业会有很好的表现。

(来源:大河报·大河财立方)

巴奴毛肚杜中兵:没有巴奴,海底捞就不进步

曹德旺:这12个字挂我办公室50年;宋志平:公司出问题大都出在这一点上;王宁:泡泡玛特最像迪士尼

来源:受访者

巴奴毛肚火锅创始人、董事长杜中兵在日前接受采访时,谈了关于餐饮的本质及竞争等问题。他首先表示,餐饮的本质还是吃。同时他认为,餐饮行业是一个不可以快的行业,中国餐饮未来更多会是“夫妻店”。

以下是杜中兵采访内容摘编:

我认为,餐饮的本质还是吃。产品是前面的那个1,如果没有这个1,后面有再多的0都没有意义。我永远坚持这个。

我从2015年提出过海底捞的“过度服务”将成为过去。那时候有很多反对的声音,但今天来看,好像是越来越成立了。人到一定程度,其实是需要空间和自由的,不需要有太过度的打扰。不能到那儿以后没有喘息的机会,各种维度都把你包裹起来,甚至包括它和顾客之间也是不平等的。

我们的员工从早期就定位,他是一个毛肚火锅专家,员工先会吃,吃明白了、会讲了,再去平等地提供专家式的服务。我始终认为,照顾好顾客的嘴,比照顾好顾客的人更重要。

餐饮这行太有挑战、太不容易了。从商业规律来看,任何情况下都可能会有后来的“颠覆者”。海底捞也不是神,它只是这个时代的神,下个时代就不一定是谁了,没有哪一家能够长久地活得很好,包括巴奴,很有可能也会被颠覆。

竞争是无处不在的。如果没有巴奴,海底捞可能会懈怠。因为一家独大慢慢会老化,但有了巴奴这个挑战者,它一下就会变得紧张、变得敏感。很多人喜欢“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而不愿去直面竞争,但是不充分竞争的行业其实是会慢慢萎缩的。

没有巴奴,海底捞就不进步。所以,良性的竞争,是在为行业利益做贡献,为顾客极致体验做贡献。一团和气,是很难有创新力的。

我认为,中国餐饮将来更多会是“夫妻店”,需求更多地倾向非标准化、个性化。

所以我今天跟很多餐饮老板在一块思想碰撞时,都是去思考如何构建所谓的“非标准化的标准化”,就是说你肯定得有标准,但不能一味地追求标准,这个标准前提是为极致美味去服务的。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餐饮行业是没有市场占有率这个概念的,活得好、活得久才是最重要的。

餐饮行业不像快消品行业,只要抓住渠道基本上就抓住机会了。餐饮行业是一个变动型的产品模型。可能你快跑几年后会发现,所有占领的地盘只要干不好了都得让出来。所以我个人对餐饮的判断是,它是一个不可以快的行业。

这两年餐饮投资很热,特别是火锅,标准化程度高、可复制性强,大家都觉得火锅好做,想捞取一把快钱。但大家都不愿意想,如果餐饮真的是一个简单好做、暴利、低门槛的行业,早就挤破门了,怎么会就等着你呢?

(来源:微信公众号“正和岛”)

值班编辑:马吉英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曹德旺:这12个字挂我办公室50年;宋志平:公司出问题大都出在这一点上;王宁:泡泡玛特最像迪士尼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