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乎精选 / 正文

溥仪在故宫参观时 指出光绪帝的照片挂错了 确有其事吗?

知乎精选 2021-10-18 20:34:15

先说结论 1:这事儿真的有。

再说结论 2:这是一个颠倒黑白的故事。

这个所谓“溥仪逛故宫怒怼专家”的故事流传甚广,那些津津乐道的内容综合起来,虽然细节上各有发挥,但大体是这样的:

末代皇帝溥仪特赦以后,和一起特赦的狱友回故宫,先因为要买票和人吵了一架,后又在光绪帝的房间发现所谓光绪照片其实是自己的父亲,于是向讲解员指出。讲解员不服,找来专家。专家称自己研究几十年不可能错,而溥仪只是一句话就堵住了专家的口——“你挂的这照片是我爹”。

段子的反差效果极佳,专家蛮横装逼,当场遭打脸,极为符合喜剧观众乐于看权威闹笑话的心理。

本来,我看完这种东西一笑就过了。直到我逛知乎的时候看到的这么一个答案:有没有人装逼正好撞到你擅长的领域上的? - 老王小朋友的回答 - 知乎

有没有人装逼正好撞到你擅长的领域上的?

这个我就不能认同了,当笑话讲讲没什么,要当真事说,就有些反智主义的味道在里头了。

于是我向答主发了问,真心求教出处。既然他能讲出这件事当作正经答案,应该知道来龙去脉吧,可这位在评论区跟其他人高谈历史观的答主并没有搭理我。

我这个人有一点怪癖:看见有人讲历史,就老想找到这个故事的出处。上网直接搜索“溥仪 故宫 照片”,得到的全是各家自媒体所写同一个故事的不同版本,可就是没人告诉我们到底是谁最先讲出来的。

继续琢磨,如果这个故事出自众所周知的溥仪自传《我的前半生》,那么一定早就有人引用出来了,所以应该不是。回过头去再细看,发现流传的版本里一多半会提到三个人:沈醉、宋希濂和杜聿明,据说溥仪就是跟他们仨一起逛的故宫。

我开始搜索这三个人名加上溥仪加上故宫,这下有了发现。

沈醉回忆录《我这三十年》以及沈醉女儿沈美娟写的《我的父亲沈醉》都提到沈醉、杜聿明等和溥仪逛故宫的事情。沈美娟可能还把自己书里的故事单独拿出来写成《溥仪解放后买票游故宫》,登载在《百姓生活》2018 年第 07 期上,一搜可得。

不过我先得纠正一下,跟流传的故事有些不同,沈醉等人并不是溥仪的所谓“狱友”。溥仪 1959 年 12 月特赦,属于第一批特赦人员;沈醉则是 60 年 11 月第二批特赦。他们之所以颇有交往,是因为特赦后都被任命为文史资料委员会文史专员,是同事关系。

在沈氏父女的回忆里,关于溥仪回故宫的故事是怎样的呢?

沈醉的《我这三十年》里,关于溥仪和故宫只有以下这一段,其中并没有对得上号的细节:

溥仪在故宫参观时 指出光绪帝的照片挂错了 确有其事吗?

值得注意的是沈美娟的讲述,“一次,家父、杜聿明等邀溥仪去故宫”:

溥仪在故宫参观时 指出光绪帝的照片挂错了 确有其事吗?

对比两个记叙,可以看出说的应该是同一次游故宫,都有溥仪指方向、讲历史故事等内容。

显然,“买门票”事件就出自这里,但需要注意的是,这里并没有溥仪跟售票员吵架的事情。又需要注意的是,这里并没有照片事件。第三需要注意的是,沈美娟在这里说“打那以后,溥仪再也不愿去故宫,家父等人也不再邀他去了”。

纵观沈美娟的讲述,绝无可能饶有兴味地记叙了门票事件而竟然忽略了更有趣的照片事件。合理的解释是本次游故宫根本没发生照片事件。我是个严谨的人,“本次”。那么溥仪是不是如沈美娟所说以后再也不愿去故宫呢?我发现不是,大概只能说他再没有跟沈醉等人去过。

李淑贤,溥仪的最后一位妻子,她写过回忆录《溥仪与我》(李淑贤口述,王庆祥 整理)、《我的丈夫溥仪》,其中讲过她和溥仪去故宫的事情,他们是 1962 年结婚,时间上应该晚于溥仪和沈醉等人去故宫那一次。我没能找到这两部书,根据我所搜索到的资料,有把门票事件安在李淑贤和溥仪身上的,也有说溥仪跟她讲了坐龙椅的感受的,也讲过小时候读书的事情,但就是没有所谓照片事件。

有时候你要找的东西忽然就会蹦出来。突然间我就在网上找到一个条目“末代皇帝故宫导游”,打开一看,是登在《旅游》杂志 1996 年第 12 期的一篇文章,作者是文达。

溥仪在故宫参观时 指出光绪帝的照片挂错了 确有其事吗?

按照这里的说法,1961 年,溥仪为了写自传《我的前半生》,专门去了一次故宫。作者还特意说明溥仪上一次去故宫就是跟沈醉、杜聿明等人去的那一次。但他实际上犯了一个时间上的错误,我前面说过,沈醉是 1960 年 11 月特赦的,所以他与溥仪不可能是 1959 年去的故宫。

往下看,出现了这么一段:

溥仪在故宫参观时 指出光绪帝的照片挂错了 确有其事吗?

这就是我找了很久的出处。这就是“溥仪逛故宫怒怼专家”的真相。

这个出处说明什么?说明这不是一个傻逼专家在溥仪面前出丑露乖的故事,事实的真相恰恰相反,这是一个故宫专家虚心请教当事人的故事。

第一,是“博物馆方面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希望溥仪就便给提供些情况。”于是博物馆的专家接受了溥仪的“导游”,这本来就是请他来指正的意图。

第二,溥仪在养心殿根据记忆指出了两件“细小差错”,是“陈设工作者误把他父亲即摄政王载沣的照片当作光绪的了”,这里没有什么讲解员不服,请来专家,专家又摆资格说自己研究几十年之类荒腔走板的表现。

根据我的调查可知:溥仪去故宫要买门票的事情,发生在他特赦后第一次去故宫,跟沈醉、杜聿明等人,但他没有跟售票员争执;故宫光绪照片弄错的事情,发生在溥仪第二次去故宫,而这一次他其实相当于是应博物馆之邀去做一些陈设上的指正。

综上,这是一个糅合了几个人回忆录,半真半假编出来的段子。核心故事最早来自《旅游》杂志 1996 年第 12 期署名“文达”的一篇文章《末代皇帝故宫导游》。而这个段子明显歪曲了事实,其中流露出来嘲笑专家的反智倾向很要不得。

-- 补充 --

调查到这里,我发现我只是找到了事实基础,其实还是没有解决该故事的出处。我的意思是指这个“怼专家”流言到底是谁先说出来的。我所能追溯的,最早是 2017 年 5 月的某些自媒体所言。其它的,有待来者挖掘吧。

--5 月 7 日补充 --

今天忽然多了好多赞和回复,我当时是在“爱学术”上找到的期刊,链接如下

末代皇帝故宫导游_爱学术

@gloria 在评论区指出此文作者“文达”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前半生》的执笔者李文达。这个信息很重要,感谢。

@无端人口司马亮 在评论区指出 1982 年《现代游记选》选入了本文,注明该文最早出自《旅游》1979 年第 1 期。感谢。

另外,评论区有人提起,关于沈醉和溥仪是否狱友,再详细说一下:溥仪是 1945 年日本投降伪满倒台后被苏联人抓去,1950 年引渡回国,此后一直待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沈醉是 1949 年在昆明被起义的卢汉逮捕,1950 年被转移到重庆关押,1957 年被转移到北京功德林。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