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首页 / 雷锋网 / 正文

达摩院王刚离职的这一刻起,AI落地创业的新时代启幕

雷锋网 2022-01-07 21:07:44

达摩院王刚离职的这一刻起,AI落地创业的新时代启幕

AI科技评论

近日,AI科技评论获悉,阿里副总裁、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王刚已经离职,并将在清洁机器人领域创业。

“感谢王刚为达摩院无人驾驶技术作出的贡献,祝福王刚。”阿里官方用这句祝福为我们证实了消息的真实性。
这一刻,距离他入职阿里那天,已经过去了五年。



1

达摩院的无人驾驶奠基人
王刚在2005年本科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电信学院,到2010年,他获得了UIUC的博士学位,博士期间的导师包括李飞飞、David Forsyth、Derek Hoiem。
博士毕业后,王刚曾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担任终身副教授、ROSE 实验室副主任,研究兴趣包括:深度学习及其在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和语音识别中的应用。他还曾担任IEEE Transactions on Pattern Analysis and Machine Intelligence (TPAMI) 的副主编,以及 ICCV 2017 和 CVPR 2018 的区域主席,入选MIT科技评论TR35(亚洲)。
在2010年获得终身教职的时候,王刚只有28岁,发表了近10篇顶会论文,引用量过千。到如今,他的论文引用量已经超过2万。
2017 年,王刚放弃了终身教职,决定迈入工业界,加入了达摩院。

达摩院王刚离职的这一刻起,AI落地创业的新时代启幕

在这五年间,王刚先是用4个月时间开发出了天猫精灵,以填补业界的AI终端空缺,而后又毅然决然地转身开始从0到1攻关自动驾驶项目,通过三年时间研发出了小蛮驴无人车,以100万单的成绩为阿里的自动驾驶技术打下基础。

小蛮驴在行业内打出名声,尽管属于末端物流,面对种种质疑,王刚给出的回答是:末端物流虽然是低速场景,但并不是「低级难度」。
技术层面,物流小车同样涉及算法、算力、硬件、系统等多个维度;场景层面,末端物流也要面对复杂的、不可控的、开放的非结构化场景;成本层面,小蛮驴的量产已经证明了研发团队在这方面的努力。“至少代表着我们看到了自动驾驶规模落地的曙光。”王刚曾如此评价小蛮驴的成绩。
达摩院王刚离职的这一刻起,AI落地创业的新时代启幕
王刚离职后,将会由谁接任?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在2021年12月17日,杭州小蛮驴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了管理岗位变更,王刚退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位,并由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资深算法专家陈俊波任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陈俊波此前曾担任菜鸟ET实验室无人车算法负责人,负责决策规划控制算法及仿真系统研发工作。当然,实际的继任者并未确认。



2

AI落地创业的新时代
与前几年AI研究者从学术界前往工业界不同,近年在AI大厂中掀起了一股“科学家出走潮”。在过去的半年中,AI科技评论就目睹了多位科学家的“出走”:
与上述科学家从企业界去往学术界不同的是,王刚本次离职创业并非重返学术界,而是选择了在产业界再度出发,这也证明了AI科技评论观察到的趋势:人工智能正在逐步落地,产品化成为新一轮产学结合的重心。
业内普遍的共识是,AI大厂出现的“科学家出走潮”,主要原因是AI公司的商业化难题并未解决,引进AI科学家为企业带来的收益与投入的成本不成比例。而对于不少科学家来说,此前加盟企业界是为了获得在学术界稀缺的资金和数据资源,来完善自己的研究;但一旦科学家与企业盈利目标发生冲突,回归学术界也自然成为了新的趋势。
但企业界也不是一无所获。在科学家与产业界的磨合中,也有一批科学家注意到了学术研究与产业落地结合的价值。尤其在CV领域,四小龙中均有科学家背景的创业者,CV大牛、前腾讯优图实验室负责人贾佳亚,也在离开腾讯后创办了思谋科技,从CV为工具发力智能制造
近几年来,CV与深度学习领域研究在经过了几年的红利期后,不仅拔高了学生毕业择业期望值,近年开始被一些毕业生视为就业的“重灾区”。过去几年中,以阿里和CV四小龙等提供算法支持的公司提供的岗位趋于饱和,计算机视觉从算法落地出现瓶颈,市场供需两侧出现不平衡。
在知乎上,我们注意到了近几年毕业生讨论内容的变化,从2018届讨论的“算法岗是否值得进入?”,到2019届讨论的“怎样看待算法岗竞争激励,供大于求?”以及2020届的“诸神黄昏”和2021届的“灰飞烟灭”,都在反映着近年新毕业的学生的落差。
与学生们的判断不同,产业界近几年的困扰则是“招不到合适的人”。对于学术界看重的发Paper的能力、学术上的创新,在产业界是锦上添花而不是必要条件。
在雷峰网《AI四小龙之间没有战争》一文中曾提到,如CV这种以技术名称来定义公司属性的企业,初期均以技术驱动业务,拿锤子找钉子;随着2019年开始行业进入下半场,锤子与钉子角色发生转换,四小龙也开始差异化竞争,将业务视为重心,技术作为辅助,先找钉子,然后制造合适的锤子。
与“四小龙”可以先拿锤子找钉子不同,进入AI下半场,新的创业企业也需要注重学科间的交叉和落地,“先找钉子后造锤子”。本次王刚离职创业的清洁机器人领域属于CV与机器人学的交叉与落地应用,不仅机器人的视觉功能是机器人研究中的重点,移动机器人的SLAM等问题中包含大量CV相关的内容。除了CV与机器人的结合外,CV与计算机图形学的结合(元宇宙等)、CV与计算机体系结构、计算机网络等领域的结合,也都有望成为CV创业的新热点。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AI发展的动力实际上是深度学习,深度学习框架的使用门槛很低,但并不代表视觉、语音等领域的门槛低,从大多数学生做的“不那么深的深度学习”与CV希望达到的“通过图像等感知器数据去更好的理解世界”并进一步推动社会的进步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科学家出走潮”中,有更多像王刚这样级别的科学家看到AI与实际产品结合价值的科学家选择留在产业界创业,不仅能推动AI落地的进程,也有助于扭转AI人才培养的误区;而如何顺应这种趋势来保护自己的科学家,也对AI大厂提出了新的考验。

推荐阅读
达摩院王刚离职的这一刻起,AI落地创业的新时代启幕

雷峰网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达摩院王刚离职的这一刻起,AI落地创业的新时代启幕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