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盘点:2021年退隐的互联网大佬

中国企业家 2022-01-07 21:25:04

盘点:2021年退隐的互联网大佬

编辑|郭立琦

头图插画|肖丽 


企业家洞见

《企业家洞见》是《中国企业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栏目,为您扫描国内外优秀企业家最前沿的商业洞见。

近两年,一批科技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先后退离一线业务,或聚焦长远战略或开启新事业。2021年岁终这期洞见,我们专门梳理了6位在今年宣布离任的知名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及他们的公开信。

 

黄峥:激流勇退,海阔天空

盘点:2021年退隐的互联网大佬

来源:受访者

2015年创立拼多多;2020年7月卸任拼多多CEO、2021年3月辞任拼多多董事长。

以下为黄峥2021年3月致股东的信(有删减):

去年7月1日我卸任了CEO,原本计划在一年整的时候和陈磊完成董事长职位的交接。两个原因让我们决定将这个计划中的交接进一步提前了一些。

一是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甚至异化让我意识到这种传统的以规模和效率为主要导向的竞争是有其不可避免的问题的。要改变就必须在更底层、根本的问题上采取行动,要在核心科技和其基础理论上寻找答案。虽然拼多多自身还很年轻,还有很厚、很长的雪坡,还有比较长时间的高速增长空间,但如果要确保它10年后的高速高质量发展,那么有些探索现在已经是正当其时了。我作为创始人,跳脱出来去摸一摸10年后路上的石头,可能是比较适合的人选。如果还能结合我自身的兴趣,那就再好不过了。

二是因为疫情等原因导致的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也加速了拼多多内部业务和管理的迭代。拼多多从一个纯轻资产的第三方平台,开始转重,在仓储、物流及农货源头开始进行新一轮的投入,新的业务开始在拼多多内萌芽并迅速成长。这既改变了拼多多,更催生了、锻炼了新一代的领导者、管理者,也是时候逐步让更多的后浪起来塑造属于他们的拼多多了。

那么,后面的拼多多会是什么样子呢?我未必能决定,但却可以快乐地和大家分享我自己的想象。

首先,拼多多会是一家永远把消费者利益和社会价值放在第一位的社会的企业。我们践行的“普惠、人为先、更开放”的新电商理念将在未来的日子里更鲜明地为行业和公众知晓。它面向最广大的人群,一点一滴的作出改进,努力为消费者,为社会创造价值,不论它是显著的还是不容易被看见的。也因为此,它将越来越受到大众的欢迎。它所面临的各种藩篱也会慢慢被打破,即使有时候会需要一点时间,甚至可能会有波折。但是“普惠,人为先,更开放”应该是个方向,它将在这个新时代绽放出不一样的活力。

其次,拼多多会是一家富予想象,不断迭代创新的企业。Costco+Disney的愿景将会更具象、更生动地展现在面前。虽然当前还只是多实惠、多乐趣的初级阶段,但我们已经能够感受到多实惠叠加上多乐趣后带来的性质性的微妙的不同,感受到这背后的化学反应产生的1+1>2的巨大力量。过去几年的实践让我们更加相信,这个愿景是丰富、有趣、值得憧憬、可以追求的。

第三,拼多多会努力成为一家成熟的、国际化的公众机构。2018年上市时的股东信里有这样一段话:“我们希望拼多多是一个公众机构,它为最广大的用户创造价值而存在。它不应该是彰显个人能力的工具,也不应该有过多的个人色彩。与此同时,它应该作为一个独立的公众机构,展示它作为一个机构独特的社会价值、组织结构和文化,并且因循着它自身独特的命运生生不息,不断演化。”那个时候拼多多还像一个刚上小学的小孩,而今虽然只过了3年,拼多多却已像是正进入青春期的少年,看着他的快速变化和成长,一旁的我既欣喜又焦虑。但无论是紧张兴奋,还是惶恐,它总会有他自己成长的道路,希望今天我退董事长会有助于这位少年独立成人。

退了后我做什么呢?我想去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拼多多是农产品起家的,过去几年里拼多多对农业领域的贡献主要还是在流通领域。通过提升流通领域效率,去中间补两头来让农民和消费者获益。但流通效率的提升毕竟不能从质上提升农产品的附加值,也不能性质性的大幅提升身体健康水平。那一步步往纵深走,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比方说,通过对农产品种植过程的方法的控制,我们是否有可能对马铃薯、番薯、西红柿等的潜在有害重金属含量进行可靠有效的控制,同时对其可能有的、有益的微量元素进行可控的、可标准化的提升?如果以后有一种西红柿,每一颗都含有最适合我们身体的VC等微量元素,那我们的生活质量是否就会有明显的提高?

再比如,如果我们能够比较透彻地了解不同的植物蛋白和动物蛋白在摄入人体后的变化和作用,进而通过植物蛋白来合成生产出肉的替代品,那这种新的素鸡2.0是否有可能成为更健康、更绿色的稳定供给?

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深入到蛋白质结构及在人体内的性状的研究,我们是否有可能沿着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的分子机器的道路,进一步研究出蛋白质机器人,可以进入到人的脑部血管进行疏通,避免中风?

小时候,老师问我们长大了想做什么,我和很多人一样说想成为科学家。而今一晃已过不惑之年了,想成为真正的科学家也许已经不太可能了,但如果我努力,把中学里最喜欢的化学、大学里学的计算机、工作中学习的经营管理结合起来,我天真的想,说不定也能再做出点有意思的事儿。成不了科学家,但也许有机会成为未来(伟大)的科学家的助理,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

张一鸣:脱离业务,靠近使命

盘点:2021年退隐的互联网大佬

摄影:史小兵

2012年创立字节跳动;2021年5月辞任字节跳动CEO、2021年11月退出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

以下为张一鸣2021年5月发布的内部全员信(有删减):

我决定卸任CEO的角色,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作为公司创始人,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我们有幸抓住了时代发展的机遇,基于机器学习技术在移动端和视频上进行创新与实践,取得了一些成绩。在毕业之后到字节成立之初,我自学了很多东西和思考了许多的问题,比如如何更有效地分发信息,如何把产品和技术结合,如何把公司当作一个产品来改进等。

这些思考对字节跳动的创立发展都有帮助,而创业的经历又丰富和验证了思考。虽然现在公司业务发展良好,但未来更长时间,我们是否能不停留于此,能够不只是业务变大,而且变得更有创造力和富有意义,践行“激发创造,丰富生活”的使命。持续的深度思考和大胆的想象是创新成果得以实现的基础。但大家更容易关注商业模式的变化和品牌渠道的更新,很少注意到技术变革已经在酝酿中。只有少数人能够洞察未来,创造趋势。

现在电动车行业如火如荼,多数人可能记不起来特斯拉18年前就创立了,当时用笔记本电池来做原型尝试。很多人知道Mac的软件包管理工具是Home Brew,但是比较少人知道上世纪70年代,极客们就在Home Brew Club展示和讨论Apple I和其它一些个人电脑原型。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都已现黎明之曙光,这些需要我们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同时科技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我们要持续学习企业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7周年年会的时候,我和大家分享了《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一个句子——“有时候早餐前,我已经相信六件看似不可能的事会发生了”。我很喜欢思考理论上可能存在,但是现实中尚未发生的事情。我的签名档一直是喜欢发呆,我所说的发呆,不是放空,是自己思考一些非常无边无际和少有人讨论的点子。但在忙碌的工作中,越来越多的情况是,很多事情在现实中已经发生,但我并不知道。我感觉过去几年很大程度都在“吃老本”,比如,在2017年之前我还能保持关注机器学习技术的新进展,近三年已经没有太多学习了,我在头条、西瓜上收藏了很多专业视频和文章,但是断断续续的阅读,进展非常缓慢,在技术讨论会上也难以跟上进展。三年前,我跟一些创业者做了一个分享,核心是说CEO要避免一个普遍的负规模效应——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每天要听很多汇报总结,做很多审批和决策,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所以最近半年,我逐渐形成这个想法,对自己的状态做一个调整,脱离开CEO的工作,能够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同时,公司在社会责任和公益上已经有一些进展,其中教育公益、脑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项目也持续探索中,我个人也有些投入,我还有更多想法,希望能更深度参与。

与此同时,公司当下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到更好,我希望有比我更合适的人来改进日常管理,保障公司的健康发展。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熟管理者,我也不是很擅长社交,我更喜欢研究组织和市场原理来减少管理,喜欢自己上网、看书、听歌、发呆。

几年前在一次旅途中,我发了个朋友圈说:旅行的部分意义在于时空切换,更容易把主体当作客体,审视自己和生活本身。卸任CEO之后,在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的事情之外,我也能更容易从外部视角来观察公司。在公司2012年的商业计划书中,我对团队说,希望大家把创业的过程当作同行去欣赏风景的旅行。希望大家支持我在这旅行中的“旅行”。


宿华:低调卸任,聚焦价值

盘点:2021年退隐的互联网大佬

 

摄影:史小兵

2013年进入快手,成为公司创始人之一;2021年10月卸任快手CEO。

宿华未发布公开信,以下是他2021年2月在快手港股上市时的致辞(有删减):

2011年,快手开启了短视频时代。我们通过十年的不懈努力,让视频的表达方式被更多的人接受和喜爱。这打破了文字表达的门槛,也打破了文化的界限,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表达、有机会被看见。那些原来沉默的大多数,可以不沉默;那些原来普通的人,可以不普通;那些原来平凡的事物,就不再平凡。

当无数的人和内容连接在一起之后,逐渐展现出多元而真实的社会,他们之间相互作用,构建起一个有很强生命力和演化能力的生态。在这个生态里,不断涌现出新的商业模式,重构商业系统和行业结构。

我们已经帮助了很多人在利用科技改善生活,我们也将会帮助更多人,在数字时代更好地生存和发展。

在这一切的背后,是我和程一笑创业开始就确定的一种信念:对人的尊重,对劳动和创造的尊重。我们帮助人们发现所需,发挥所长,希望有恒心者有恒产,有恒产者有恒心,希望打造一个最有温度最值得信任的社区。

我们选了1024作为我们的股票代码。1024是2的十次方,它代表了一行行的程序代码,代表了科技的力量,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

我们希望用科技的力量,让劳动和创造释放更大的能量,让价值创造者得到更好的回报。我们会一直坚持为用户创造长期价值,为社会创造长期价值。


王小川:不负韶华,再启征程

盘点:2021年退隐的互联网大佬

摄影:邓攀

2004年搜狗正式上线,2010年担任搜狗CEO;2021年10月卸任搜狗CEO。

以下为王小川2021年10月发出的内部信(有删减):

根据383天前的约定,今天是我卸任搜狗CEO的日子。这封邮件,代表着我与搜狗的正式告别。从2010年8月10日成为搜狗CEO到现在,已经4083天。若从2000年9月1日加入搜狐算起,则是7714天。这21年里我与搜狐、搜狗同仁并肩前行、激情奋斗,一起书写了太多故事,青春与激情,历历在目。前段时间我在敦煌看千年的洞窟壁画,感叹那千年来的是非与成败,既是一瞬间,也是永恒。

而我这21年间的喜悦、荣耀、曲折、遗憾,也已经定格,化为勋章,在心底安放。圆满的告别,会助推新的生命旅程。

感谢曾经极致努力的自己,把全部的爱奉献给了搜狗。我曾经对媒体骄傲地告白:“搜狗就是我老婆。”爱过,无怨无悔。爱过,就成熟了。告别搜狗,我获得了更大的能力去爱亲人,去追寻一份迟到的爱情。此外,二十年来萦绕在我心中的还有对生命科学的好奇。往后二十年,若能为生命科学和医学的发展尽一份力,为大众健康做出一点贡献,生命就更有意义了。

感谢这个美好的时代,山海远阔。

我们是历史的见证者,享受着中国富强和互联网革命带来的红利。我们更是历史的创造者,以互联网为事业,我们有机会在工作中为数亿人的幸福做出贡献,生命的意义因此而变得充实,而世界因为有了搜狗也有所不同。搜狗此次融入腾讯大家庭,希望世界因此再有所不同,不负热爱。


杰夫·贝索斯:持续创新,永葆热情

1994年创立亚马逊(Amazon);2021年7月卸任亚马逊CEO。

以下为杰夫·贝索斯2021年2月公开的全员信(有删减):

我很兴奋地宣布,今年第三季度,我将转任亚马逊董事会执行董事长一职,贾西将成为首席执行官。作为执行董事长,我打算把精力和注意力集中在新产品和其他早期计划上。

这段旅程始于大约27年前。当时亚马逊还只是一个想法,还没有名字。当时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什么是互联网?”幸运的是,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再解释了。

随着亚马逊变得越来越庞大,我们决定利用我们的规模和影响力来引领重要的社会问题。这里有两个影响深远的例子:我们首先推出了15美元的最低工资和气候承诺。在这两方面,我们都确定了先驱地位,然后请其他人加入我们。这两方面也都在发挥作用。其他大公司也在加入我们的行列,我希望你们也为此感到自豪。

我发现我的工作既有意义又有趣。我可以和最聪明、最有才华、最有创造力的队友一起工作。在好的时候,你需要保持谦虚。在艰难的时候,你要坚强起来,互相支持,我们也让彼此开怀大笑。在这支团队工作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虽然我仍活跃在办公室里,但我对这种转变感到兴奋。数以百万计的客户依赖我们的服务,100多万员工依赖我们维持生计。作为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是一项沉重的责任,很消耗时间与精力。当你承担这样的责任时,你很难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而作为亚马逊的执行董事长,我将继续参与重要的亚马逊项目,但我也有时间和精力专注于Day 1基金、贝索斯地球基金、蓝色起源、《华盛顿邮报》和我的其他爱好。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精力充沛,而这与退休无关。我认为它们可以产生巨大影响力,并对此坚信不疑。

不断创新,当一个想法一开始看起来很疯狂时,不要绝望。别忘了到处走走,让好奇心成为你的指南针。现在仍然是开始。


杰克·多西:让公司独立、透明

2006年创立推特(Twitter);2021年11月辞任推特CEO。

以下为杰克·多西2021年11月公开的内部信(有删减):

我决定是时候离开了。为什么?

很多人都在谈论“创始人领导”公司的重要性。但我认为这是一种严重的限制和单点故障。我一直在努力工作,以确保这家公司能够脱离它的创始人。我认为现在是合适的时机。

在我的任期内(大概5月左右),我将在董事会任职,帮助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和Bret完成交接工作。在这之后我会离开董事会。为什么不留下来或成为董事会主席呢?我认为给帕拉格足够的领导空间是非常重要的。回到我之前的观点,我认为一家公司能够独立生存,不受创始人的影响或指导至关重要。

我想让你们知道,这是我的决定,而且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当然,这对我来说很艰难。我喜欢这项服务和公司,还有你们所有人。我很伤心但同时也很高兴,因为很少有公司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并且,很少有创始人会选择自己的公司而不是自我。我知道我们会证明这一步是正确的。

另外,我也会在推特上同步这封邮件,我的一个愿望就是让推特公司成为世界上最透明的公司。

来源:新浪财经、搜狐网、界面新闻、晚点财经、《中国企业家》等

 

第二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与相识20年的你

一起缔造公司改变中国的力量

报名通道现已开启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

盘点:2021年退隐的互联网大佬

 

值班编辑:林文龙  审校:崔允琰  制作:陈睿雅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