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首页 / 嘉人 / 正文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嘉人 2022-02-12 06:30:51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1932年香奈儿女士接受伦敦钻石公会的邀请,以钻石与铂金为主要材质,设计了璀璨耀目的“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并在她位于巴黎圣·奥诺雷街的私人豪宅展出,成为轰动欧洲的盛事。“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成为了1932系列的灵感泉源,同时也深深地影响了现代珠宝美学。搭扣不复存在,整体设计更为大胆活泼。同时每一款首饰,都能随着心情和创意,变化出多种佩戴方式。香奈儿以独特的珠宝,献给崇尚自由的新女性。在设计这一华美的系列作品时,香奈儿女士遵循了她一贯的设计法则:令女性在装点自己的同时,亦获得行动上的自由。

“忘记危机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让眼睛享受美好的新事物,这也是我们的工匠们以其精湛技艺 所不懈追求的事。” ——嘉柏丽尔·香奈儿

1930年代的社会历史,从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而起,进而进入弥漫全球的经济大萧条。1932年,欧洲正处于经济大萧条中。人们的生活已经在停滞中持续了3年。1920年代的繁荣景象彼时已经褪色成为人们心中模糊的往昔回忆。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时代,人们的生活被经济不景气和通货膨胀的阴影笼罩着,伴随而来的是崩溃的消费市场与不断攀升的失业率。

但也正是因此,1932年亦是唤醒希望与复兴,开创新局的理想时机。

有阴影的地方,必定有光。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一系列令人欣喜的事件相继发生,深深影响着这个危机四伏的时代。埃尔温·迪瑞斯(Elwyn Dirats)与贾克·奥森方(Jacques Auxenfants) 成立Hot Club de France俱乐部,让世界跟随着爵士乐一起摇摆;镀金灰泥装饰的巴黎歌剧院,见证了《奥隆特花园》(Un Jardin sur l'Oronte)在菲利普·高伯特(Philippe Gaubert)的指挥下焕 发出生命力;在20万人的注视中,令人期待已久的“诺曼底”号邮轮下水。11月,伦敦钻石工会提出一个鼓舞人心的倡议:重振钻石市场,再复往昔的辉煌。

当时的伦敦钻石工会向一位女性求助,一位极富远见,将现代设计运用到服装创作中的设计师。这位有着远见卓识的女性彼时推出的服饰珠宝刚刚赢得了国际媒体的广泛赞誉,甚至比 真金白银更加令人喜爱。这是一位强大的女性,掌管着一个与日壮大的多面帝国。她广结为时代带来跃动脉搏的艺术家挚友,并慷慨支持艺术发展。她改变了大西洋两岸女性的命运、身体和生活方式。这位被伦敦钻石工会选择,为钻石注入新生的女性,就是嘉柏丽尔·香奈儿。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Gabrielle Bonheur Chanel

 她厌倦了悲观与萧索,选择打开梦想的无尽可能,拥抱美的活力。由是,香奈儿女士推出了 第一个钻石珠宝系列“Bijoux de Diamants”。这个系列问世两天便刺激钻石工会的股票大涨, 震惊了整个行业,也鼓舞振奋了那个时代。

“我的星辰!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衬托女性的魅力,更为永恒而现代? ” ——嘉柏丽尔·香奈儿

在奥巴辛修道院度过的童年生活,培养了香奈儿女士对克制、纯粹美学的坚定追求。这座沐浴在科雷兹省阳光下的西都会修道院,是她永恒的灵感之源和永不枯竭的能量之所。譬如,在阳光照射下的长廊地面,马赛克铺镶成太阳、弯月与五角星图案。也许,双脚踏足地面,才是仰望星空的最好方式。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1932臻品珠宝系列Allure Céleste项链。太阳、弯月、彗星造型珠宝的镶嵌处。

 可可一直笃信象征符号的神秘力量,而从她结识卡柏男孩起便更为深信不疑。他们的爱情亦是一种象征,预示着他们已准备好将生活改头换面。

这是巴黎的一个夏夜,天气尚未转凉。如果不是流星划过,夜空应该是墨黑色,如同一幅黑色的画布,被一轮新月的光环点亮。闪烁的星星犹如飘浮夜空的璀璨钻石,这一幕化作了这 次展览的灵感源泉,日后亦成为香奈儿臻品珠宝创作的基石。香奈儿女士仰望着广阔夜幕中 闪亮的星星,决定将瀑布般的流星,明亮的新月和夺目的太阳装点在女性的头发与身体上。“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应运而生,凝聚着她对美与生命无可阻挡的热爱。

“我选择钻石,是因为它以最小的体积蕴含着最大的价值。”——嘉柏丽尔·香奈儿

“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是对她个人风格语汇与创新理念的极致表达,将高级定制服的理念运用到臻品珠宝的创作中,她一如既往地在打造每一件作品时十分强调轮廓与线条,钻石的完美在极简的设计中得以凸显。这些作品不加赘饰,几近隐秘的镶嵌工艺,经典的切割与完美均衡的大小比例,呈现出视觉上的极致纯粹。永恒隽永, 超脱于时光流逝,更无惧潮流变迁。1932年,香奈儿女士设计了史上第一个臻品珠宝系列。这一系列将创作主题、时间与空间紧密结合,与当时传统珠宝商的作品截然不同。

“我以最能凸显钻石光芒的主题来创作——星星,十字架,大小不一、垂坠而下的宝石瀑 布,还有光芒四射的太阳。”——嘉柏丽尔·香奈儿

“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的华美与炫目远超其字面之义。约50件作品以铂金和黄K 金为底镶嵌白钻和黄钻。这些珠宝为日常佩戴而设计,闪耀着纯净的光芒。在目前有据可循的作品中,22件描绘了一幅天穹的生动画卷,缀满了数不胜数的彗星、月亮与太阳。香奈儿 女士将灵动的缎带、舞动的流苏与轻盈的羽毛化作17件作品,又以另外8件作品展现螺旋、 圆形、方形与十字交错的极简几何美感。她那源源不竭的灵感隐匿在这些非凡的设计中,随着时光的流淌逐渐显现神秘的魅力。相关描述中曾被提及的数字“3”“5”“7”形状的胸针,在当时可谓惊世骇俗,可惜至今仍毫无踪迹。2012年,由派舍·高蒙(Pathé Gaumont)拍摄的一部纪录片被再度发掘。这部摄于嘉柏丽尔·香奈儿在圣·奥诺雷街29号的私人宅邸的影片,在当时曾与新闻影片一起在法国各地影院播放,介绍了“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的部分作品。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影像记录,由派舍·高蒙(Pathé Gaumont)拍摄

这部纪录片让我们得以一瞥香奈儿女士的世界,见证了她的先锋果敢、大胆先为。片中着重 介绍了两件由黄K金与黄钻打造的作品,满溢着可可对太阳及其炽热能量的热爱,这远早于 1960年代的风潮。镶嵌着黄钻的黄金螺旋环绕着纤指,呼应精致的黄色托帕石戒指,那是生于八月骄阳下的香奈儿女士的护身符。满缀黄钻的太阳胸针彰显着炽烈的绚烂。

“我希望我的珠宝轻盈贴合,犹如缠绕于女子纤指上的缎带。这些缎带都十分柔软、易于拆分。”——嘉柏丽尔·香奈儿

单独,又或三个相连,以耀目之姿划过天际,又或融入浩瀚无垠的广袤天宇……成群的彗星 与耀眼夺目的太阳洒落于大衣、腰间或是衣襟上。流星和彗星的长尾以自由的曲线略过耳垂、 缠绕于手腕与脖颈,再无交会。伴随着呼吸起伏,北斗星绽放出闪烁的光芒。缀满宝石的蝴 蝶结、羽毛与流苏如泉水般穿梭于秀发间,沿着身形曲线流淌而下,落在锁骨与纤纤玉手之 上。镶嵌钻石的缎带黑白相衬,环绕在腕间。目前已知的作品有17枚胸针、9款头饰、8款项链、4枚戒指、3款手镯、2副耳环、2枚腕表与2款配饰,其中包含一个内外皆镶嵌钻石的烟 盒,皆为女性的夺目闪耀度身定制。

“我设计的珠宝永远和女人、和她的着装融为一体。服装千变万化,珠宝也要变化万千。”——嘉柏丽尔·香奈儿

香奈儿女士将她在服装上的现代设计法则也运用在了臻品珠宝的创作中。她以一种崭新的理 念构思珠宝,在珠宝与身体间建立全新的联结。“Bijoux de Diamants”是第一个完整的臻品珠 宝系列。更为重要的是,是第一个从女性出发设计的系列。女性在生活中、在世界的舞台上 都如此重要,她们的美藉由自如的灵动身姿传达。可可的无搭扣珠宝设计,绝不禁锢女性行 动的自由。

“我厌恶搭扣!我受够了搭扣!我的珠宝要可以随意变换。 ”——嘉柏丽尔·香奈儿

在创作“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时,香奈儿女士选择以“自由”的方式来诠释属于女性的“自由”。“自由”地按她们喜欢的方式生活。“自由”没有任何阻碍地行动。“自由”选择体现 自己个性的珠宝,而非沦为展示钻石的模特。她们可以佩戴点缀新月的羽毛,或是由流苏扎成的蝴蝶结,太阳与彗星的交相辉映带来日与夜的交汇。一款项链可以变身三圈手链,吊坠 可以被取下当作胸针佩戴。这一系列呈现了前所未有的无尽可能,独树一帜的创新备受媒体赞誉。这些珠宝作品千变万化,能够被自由地佩戴于身,以点睛之笔成就整体造型。“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超越潮流,颠覆了整个珠宝行业。

九千三百万颗宝石,八十亿个切割面……新兴事物往往是谣言的最佳催化剂,当时的媒体争 相报道这些夸张的数字,更加剧了围绕这个系列的神秘氛围,以及随之而来的敌意。

让一位女性服装设计师担负重振钻石行业的重任,还有比这更让传统珠宝商倍感冒犯的事吗?伦敦钻石工会的公告很快在芳登广场引起轩然大波,“Bijoux de Diamants”演变成一场 “香奈儿事件”。珠宝商们联合起来抵制嘉柏丽尔·香奈儿制作臻品珠宝。他们要求展览结束后拆毁珠宝,收回所有的钻石。但由于部分作品在展览首日就被售出,方有仅存的几件得以存 留至今,成为这个系列的见证。其中一枚慧星胸针,置于内外皆如午夜般深邃黝蓝的丝绒盒 子中,铂金与7.8克拉钻石交相呼应,犹如在漆黑的夜空中闪耀的星辰。又比如一片修长飘逸、栩栩如生的羽毛,既可以别在胸前,或在腰间扣住大衣,也可以环绕在发际映衬着肌肤, 或是沿着香肩勾勒出曼妙曲线,这都要归功于精良绝伦的镶嵌工艺。

突破珠宝设计的局限无疑是一项创举,而通过锐意创新推进整个行业的变革则是另一项成就。在如何呈现“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上,香奈儿女士可谓心思缜密。珠宝作品 以前所未有的展览形式于11月7日到19日进行展出,最初的两天为仅限国际媒体与社会名流 的私人预览。展览时间也特意选在年底,当所有人都在为辞旧迎新寻找完美礼物。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1932年“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作品的展览邀请函

黑白印刷的展览邀请函采用无衬线字体,是含蓄而优雅的典范之作。每张20法郎的入场费分 别捐赠给两个慈善组织:1784年在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Antoinette)的资助下成立的巴黎慈善协会(Société de la Charité Maternelle de Paris),以及当时由法兰西学院(Académie Française) 的莫里斯· 唐纳(Maurice Donnay)主持的中产阶级私人援助组织(Assistance Privée à la Classe Moyenne)。 嘉柏丽尔·香奈儿崭新的一面也第一次为人所知——一位慈善家和艺术赞助人。 自1920年以来,她一直低调地资助塞尔吉·迪亚吉列夫(Serge Diaghilev)的俄罗斯芭蕾舞团。

5,一个对嘉柏丽尔·香奈儿意义非凡的数字。她总是在2月与8月的5号推出自己的高级定制服系列。她以这个数字命名1921年创作的第一款香水——5号香水和1955年2月诞生的2.55手袋。11月5日,这一天她选择在自己位于圣·奥诺雷街29号的私人宅邸中举行这场私人预览。 在这个曾经属于Rohan-Montbazon酒店的18世纪沙龙中,在这个她居住了近十年的住所里, 艺术圈、新闻界和上流社会的名流们齐聚一堂。在挑高的天庭与仿若太阳般瑰丽耀目的镀金 镶板下,在巨大的镜子、水晶吊灯与乌木漆面屏风的包围中,尚·考克多(Jean Cocteau)、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和葛洛丽亚·斯旺森(Gloria Swanson)相谈甚欢。雍容华贵的天鹅绒窗 帘勾勒的落地窗边,荷西·马利亚(José-Maria)与鲁西·塞特(Roussy Sert)、乔治·奥里克(Georges Auric)和俄罗斯芭蕾舞团的舞者艾丽丝·尼基蒂娜(Alice Nikitina)眺望着加布里埃尔大街 (Avenue Gabriel)上的花园。在地毯的尽头,装饰艺术博物馆(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的馆 长路易斯·麦特曼(Louis Metman)与卢浮宫的馆长乔治·杜斯特(Georges Duthuit)坐在古董沙发 和扶手椅上,与科尔·波特(Cole Porter)和阿尔封斯·都德(Alphonse Daudet)的妻子们畅谈。

以大理石为基座的玻璃展柜伫立四周,笼罩在神秘的光晕中。里面放置了由香奈儿女士亲自妆发和造型的人台蜡像,栩栩如生。蜡像的颈部与双手点缀着宝石,在巧妙放置的镜面折射下,钻石的光芒被无限地放大,人们在镜中得以从多个角度端详欣赏此次的作品。嘉柏丽尔·香奈儿将珠宝从传统的橱窗中解放出来,以超现实主义的方式展示它们,引领她的客人们从花园飞往繁星闪烁的浩瀚星空。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1932“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展

哲学家亨利·柏格森在《宗教与道德的两个源泉》(The Two Sources of Morality and Religion) 中说道:“是智慧令个人走向群体”。也是在这一年,嘉柏丽尔·香奈儿汇集了那个时代最卓越 的人才来打造“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在包豪斯的创作理念下,人的创造力超越了珍贵材质的禁锢,为这个钻石珠宝系列注入了独一无二的灵魂,可谓深刻领悟了这位哲学 家的精髓。

从当下出发,创作属于未来的珠宝,可可重新诠释了保罗·艾里布的设计。她移除了搭扣,令臻品珠宝作品可以随意调节。作为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插画家与装饰艺术风格的先驱,艾里布1930年代便与香奈儿女士相识,并曾代表她出席香奈儿香水公司的董事会。1935年 他在La Pausa别墅去世,在那之前,他一直是法国精湛手工艺的拥趸,倡导人文精神的美妙 与珍贵,与机械化的冷酷效率截然相反。

在所有生动记录展览的影像中,插画师克里斯蒂安·贝拉尔(Christian Bérard)用画笔留下了香 奈儿女士装扮人台蜡像的身影。为了这次展览,她还别出心裁地委托当时最杰出的印刷商之一Draeger印制了一套华美的媒体宣传册,内有5张精心装裱的珠宝黑白摄影作品,由日后法 国电影界的巨匠之一罗伯特·布列松(Robert Bresson)拍摄。他还附上了一份签名注解,详释 他的创作理念。其中一套有尚·考克多(Jean Cocteau)亲笔注释的副本,镌刻着标志性的彗星 图案,至今仍保存在巴黎城市历史图书馆(Bibliothèque Historique de la Ville de Paris)的档案 中。

在瓦尔省Saint-Mandrier半岛的一个暖秋,尚·考克多(Jean Cocteau)刚刚完成《地狱里的机器》(La Machine Infernale)的手稿,正与里斯蒂安·贝拉尔(Christian Bérard)一同在Villa Blanche 的门廊创作一幅壁画。这里是他的朋友、法国喜剧院总监爱德华·布尔代(Edouard Bourdet)与 丹尼丝·布尔代(Denise Bourdet)的度假屋。正是那时,可可邀请他们共同策划一个前所未有 的臻品珠宝展览,她的第一个钻石珠宝展。两位艺术家回到巴黎,沉浸在数不胜数的璀璨宝 石中,与香奈儿女士一同工作至天亮。这是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夜晚,他们也得到了一份来 自香奈儿女士的“纪念品”:一个诙谐的感谢手势。

尚·考克多(Jean Cocteau)与嘉柏丽尔·香奈儿之间有着深厚的友谊,两人都对占星学、象征主 义与美学拥有共同的热爱。他们不仅相识,更彼此理解。没有人比考克多更适合将可可的远 大愿景化为优美的词句。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香奈儿高级珠宝创意工作室总监Patrice Leguéreau创作的1932臻品珠宝系列Allure Céleste项链绘画稿

在首个钻石珠宝系列“Bijoux de Diamants”问世90年后,香奈儿高级珠宝创意工作室从这个系列的现代性中汲取灵感,开启了全新的篇章。

1932臻品珠宝系列是一场穿越时空的旅程,徜徉在行星回旋、群星璀璨的宇宙。香奈儿高级珠宝创意工作室总监Patrice Leguéreau从最初的传奇出发,保留了宇宙天体的主题,极致纯粹的线条轮廓与佩戴时身体的舒适自由。他如此说道:“我想回归1932的精髓,通过彗星、 月亮和太阳这三个象征符号的和谐融会来诠释。每一个天体都闪耀着自己独属的光芒。”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1932臻品珠宝系列Allure Céleste项链

钻石的完美浑圆以更为恒久隽永的方式演绎这些象征符号,光线的折射更烘托出宝石夺目的光彩。

1932臻品珠宝系列描绘了一幅崭新的天穹画卷。彗星——曾经化身为一款开放式项链环绕于脖颈,最终洒落在胸前,自此便成为香奈儿珠宝作品的标志。循环的螺旋形与喷涌的流星在空中无限旋转,追逐着行星。月亮,在“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中仅出现在一件作品中,但在1932系列中成为一个独立的标志。曾经的新月逐渐升起化作一轮满月,笼罩在闪烁的光晕中。当然,还有太阳的金辉必不可少,如此夺目鲜明,炽热闪耀。

香奈儿高级珠宝创意工作室创作了灵动曼妙的臻品珠宝作品,完美契合身体的自由律动。77件非凡之作中,12件作品可以随意变换佩戴方式,璀璨耀目的天体如行云流水般自由地在身体上流转。盘旋的星云结构如此灵动柔韧,自如地缠绕在 腕间。太阳在颈间伴随着每一次呼吸与心跳,起伏律动。每一位女性在佩戴星星的作品时,可以随心所欲地决定彗星划过肌肤的轨迹。蓝宝石深邃如夜魅,黄钻灿烂如艳阳之焰,蛋白石霓虹光晕如璀璨银河,红宝石鲜艳夺目、生机勃勃,尖晶石明媚如晨曦,坦桑石则有着天空的颜色:如果说“Bijoux de Diamants”钻石珠宝系列是对极致纯粹的礼赞,是对纯净之光的讴歌,那1932臻品珠宝系列则令彩色宝石大放异彩,一展身姿。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1932臻品珠宝系列Allure Céleste项链 

Allure Céleste项链是这一系列的巅峰之作,犹如一场奔赴光芒中心的旅程。在浩瀚广袤的天际中,繁星密布,彼此闪耀又相互连接,聚拢成万丈光芒。在圆形切割的钻石群簇拥下,镶嵌着一颗重达55.55克拉、深邃而浓郁的椭圆形蓝宝石,与一颗重达8.05克拉的IIa型DFL级梨形切割钻石,光芒四射,璀璨非凡。这款项链可转换多种佩戴方式,太阳的光晕可以被单独 拆卸作为胸针,中央的一圈钻石则能够变换为手镯。项链还可以精简为短款,正如当年香奈儿女士希望的那样以星辰围绕着女性,向她在1932年的大胆创作致以最高的敬意。

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宝系列 Allure Céleste项链

1932臻品珠宝系列Allure Céleste项链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