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复工记|封面故事

中国企业家 2022-06-05 11:02:19

复工记|封面故事

本文是对一段特殊商业史的记录,也是一份建议性生存手册,更是向疫情中承受着巨大压力,千方百计自救的企业家和创业者的致敬。

采访|《中国企业家》记者 姚赟 王玄璇刘哲铭 刘炜祺 任娅斐 李艳艳 谭丽平

文|姚赟

编辑|马吉英

头图制作|王超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5月19日中午,快递员龚亮接到一个订单,需要跨区从上海闵行到嘉定。

路过并非主干道的丰庄北路,她能感受到城市正在苏醒。小区门口便民超市,出现了四五米的队伍,路边有十来个外卖骑手等待取单,转运物资的小型货运车正在装卸货物,骑着共享单车的人再次出现在街头。

龚亮是京东物流在全国招募并调集的千余名援沪快递员之一,4月16日晚,从1600公里外的四川巴中来到上海。她曾在上海生活,而现在的上海,却让她感觉陌生,她向《中国企业家》回忆,“除了志愿者,小区见不到一个人,现在我所在的区域稍微好一点了。一家能有1个人出来买东西,出门时间是三四个小时。”

龚亮们眼中的这些场景碎片,与2000多万上海人眼中的上海拼凑在一起,记录下2022年春夏之际这个中国最大经济中心城市的暂停与重启。当时代的一粒灰真的落到你头上,你才能感受到什么是一座山的重量。

这是对企业与创始人的一次极限挑战,市场的修复甚至比人体康复更复杂。疫情防控需要静止,而市场的逻辑需要流动,尽管线上办公和闭环生产能解决部分问题,但依然会涌现出大量前所未有的挑战。只要有一个环节跟不上,复产就是空中楼阁。

国家统计局5月16日发布的4月经济数据显示,工业、消费、投资等经济指标全面回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1.1%,降幅比3月扩大7.6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2.9%。其中,制造业下降4.6%,主要是受到汽车等装备制造业下降影响,其中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同比下降31.8%。

过去40天中,《中国企业家》杂志调研了数十家参与上海复工复产的企业,涵盖了物流、餐饮、商超、乳业、汽车、芯片等多个行业,并与一线员工、高管、创始人深入沟通,借用新零售中“人、货、场”分类,提炼出了9条企业在疫情中的极限生存经验:

复工记|封面故事

制表:肖丽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企业一向以韧性著称。尽管国际市场风云变幻,各种原材料涨价,中国企业似乎永远能够消弥不确定性,顽强成长。但是,今天复杂的国际局势与反复的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超预期因素叠加,压力已非企业能以个体的努力可以抗衡。

令企业家更具信心的是,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方面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有力应对困难挑战,已经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9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当前面临的经济发展环境,如会议中所指出,“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面临新的挑战”。需要划重点的是: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这是党中央的明确要求。

5月25日,国务院召开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会议提出确保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政策举措上半年基本实施完成。为加大实施力度,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6方面33条稳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5月底前要出台可操作的实施细则、应出尽出。

最新消息是,5月29日,上海市政府发布了《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该方案中包括8个方面、50条政策措施。根据行动方案,上海将于6月1日起取消企业复工复产审批制度,同时出台系列政策稳外资、促消费、扩投资。在同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吴清介绍,针对复工复产卡点堵点,上海将动态修订复工复产复市疫情防控指引,取消企业复工复产复市不合理限制(6月1日起取消企业复工复产审批制度)。同时,出台扩大企业防疫和消杀补贴范围、建立长三角产业链供应链互保机制、畅通国内国际物流运输通道等政策措施,支持各行业领域复工复产复市,稳步提高企业达产率。

中国市场依然潜力巨大,经济前景依然光明无限,只是对企业而言,政策传递到个体需要时间,最关键的是不能倒在黎明之前。只要不下牌桌,就总有翻盘的机会。

本文是对一段特殊商业史的记录,也是一份建议性生存手册,更是向疫情中承受着巨大压力,千方百计自救的企业家和创业者的致敬。他们是稳市场、保就业的主体。在任何时期都需要企业家精神,越是困难时期,这种精神越值得呵 护。

人:闭环管理中的关键要素

3月27日晚,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告,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新一轮切块式、网格化核酸筛查。28日5时起,上海市以黄浦江为界分区分批实施核酸筛查和封控。

3月28日至31日黄浦江以东、以南区域的上海地铁所有车站暂停运营;3月28日至31日金山铁路列车全部停运;3月28日至4月5日期间轮渡所有航线运营暂停。

当人无法正常流通,或被分散在各处居家办公,或被召回封闭在企业内数十日,这对身体与精神都是巨大考验。

复工记|封面故事

2022年5月6日,上海,市民凭当天小区出入证及家乐福邀请卡前往线下超市购物。来源:人民视觉

1.做好就地食宿准备,热水器和厨房是标配

闭环管理难免就地食宿,这无法靠员工意志力克服,业务属性偏重线下的企业,需提前做好员工吃住睡的准备。

4月16日,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图解。指引中主要阐述了5大部分,分别是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实施场所分区分类管理、强化企业员工管理、加强物流管理和防疫物资储备。每一个部分都对应了场地、员工、物流在闭环生产中应该注意的21条细节,如严格管理员工宿舍,严禁其他人员随意进出,实行分时分散就餐,合理布局堂食就餐区域桌椅等。

不过,再多细节都难以涵盖现实中可能出现的情况。

熊雪兵所在的金桥,位于上海浦东新区——3月28日5时至4月1日5时,浦东新区全区实施严格封控管理4天。

熊是家乐福上海金桥店店长,3月27日晚上8点多,他接到了门店延长营业至12点的通知。当晚,超市涌进大量前来囤货的居民,11000平米超市卖场,被挤得水泄不通。

29日,家乐福上海金桥店线下正式暂停营业,全面转为线上服务。包括熊雪兵、保洁、保安在内的13名人员,滞留在店内,他们是家乐福上海金桥店参与闭环管理的第一波。

13名员工要承担这家原本需要300人服务的超市卖场供应工作,还要面对其他困难:临时就地吃喝住,睡哪里、怎么洗漱;天气日渐炎热,如何穿着防护服、戴着隔离面罩和手套,持续完成工作;工作与防疫双重压力之下,如何缓解自己和他人的情绪,减少焦虑和不必要的担忧;闭环管理中,如何在防疫、物流和工作效率之间找到平衡点。

他们第一时间购买并安装热水器,解决热水洗漱问题;借助超市得天独厚的条件,把熟食区改成了厨房餐厅;搭建员工睡觉的“床铺”和睡袋,并配发毛巾、肥皂、洗发水、沐浴露等生活必需品。

安波福电气系统有限公司是汽车产业链上重要的龙头企业之一,在上海市嘉定区拥有多个生产基地,是特斯拉、一汽-大众、上汽集团、福特、丰田等整车制造商重要的线束供应商。作为上海市首批复产“白名单”企业之一,安波福也启动了封闭生产。期间,数万名员工的日常生活都在单位,需要大量的床位、睡袋、食品、洗衣液等生活物资。

在封闭生产初期,他们第一时间采购了一批物资。

2.疏解隐藏的情绪,基层管理者更需要关怀

闭环管理中的员工,不是闭关修行的高僧,也不是被处罚的犯人,大家都是普通人,情绪疏解工作要时刻关注,并要提前干预还没有表达出来的情绪。

《中国企业家》曾试着联系参与上海某知名整车厂闭环生产的员工,但他最终拒绝接受采访,他拒绝谈论最近的生活,因为“日子太苦”。

安抚一直在封闭管理中的员工情绪,是熊雪兵的重要工作。

发现员工不安的情绪后,他主动找员工交流沟通,让对方提防疫建议,来完善闭环管理。同时,联系区商务委,安排检测人员上门做核酸,尽量减少跟外界的接触。

熊所面对的是普遍性的难题。

京东快递员龚亮所在援助“大区”,一共有三四百人,大家都是来自四川不同营业部。龚亮带了其中一支不到20人的小队。4月16日离开四川后,他们一直在上海,能出去送货时就送货,遇到特殊情况就耐下心来等待。

到上海前两天,他们需要先熟悉情况,19日开始工作,两天内送了100多单。单量不算多,但很耗时。有的小区管控严格,如果有紧急事情,有时候会叫他们再等几个小时。

如今,一天单量已经两三百单。想孩子、想老婆、想父母都是人之常情。而这种思念以及其他情绪波动,快递员通常不会说出来。为此龚亮多掌握了一项说笑话的技能,尽量逗大家开心。

让生活与作息变得相对规律也是一剂良药他们每天早上6点起床,做抗原,准备个人防疫物品。6点半集合,一起去公司。到达工作地点时,货基本也到了,于是开始分区域卸货做配送。

另外,闭环生产中的基层管理者是毛细血管的终端,承压也最大,管理层需更大幅度放权,更要关注他们的状态。

作为“一店之长”,熊雪兵手机号被公布在了浦东新区的一份保供清单中,附近居民因为需要物资会打电话给他,他的两个手机都打没电了,常常这边还没挂掉,那边又进来了。晚上十一二点或者凌晨五六点也能经常接到电话。

像熊这样的岗位,最了解门店或工厂情况。封闭状态中,遇到工作手册之外的突发情况可能是常态,如何让他们尽量状态在线极为重要。

3.以最快速度提高到岗率,切勿犹豫

如确需召回员工工作,需要以最快速度,并明确激励措施,切勿犹豫。

光明乳业选择在封控之前第一时间就果断召回员工。

3月15日晚上9点左右,光明乳业华东中心工厂厂长谢朋军正在跟同事讨论,突然,收到了封控管理的信息,他意识到需要立马行动,跟时间赛跑,抢在3月16日正式封闭前,搞定人和物资。

当时工厂有300多人,但远远不够。作为其在上海最大的工厂,平时他们需要1000多人,三班倒,才能正常运转。他要在短时间内至少再召回一班人——300人左右,才能保证工厂持续运转。

第一时间,谢朋军召集经理层、主管,层层传达意见,再让他们分别了解清楚哪些员工能够返岗、出行方式、家住在哪里等信息。时间已经很晚,虽然上海公共交通还在正常运行,但为了尽快将人员召集回来,他们采取了多种方式接员工。如用公司班车、员工私家车接员工,很多主管也会开私家车去接自己负责的员工。当晚,他们召集回了四五百人,最终封闭前,工厂内共有850多名员工。

需要注意的是,不要盲目召回或“捞人”。算好生产所需的岗位是哪些,大概生产量是多少,需要多少人到岗才能运转,都需要考量,人不是越多越好。

货:重新思考“库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人到了,物料不够,复工复产也无从谈起。如同上海人在近两个月封控中总结出的囤货、团购指南一样,企业在遇到同类状况时,也需要“囤货”和“团购”。

“囤货”解决的是应急问题——为了应对不可抗力,需要备多少物料去支撑基础需求产能;同时,仓库储存能力如何,产品储备条件如何,能放多久、放多少。“团购”则解决的是封控状态中后续补给问题。

复工记|封面故事

2022年4月23日,上海,上汽集团临港乘用车工厂,工作人员在生产线忙碌。来源:人民视觉

1.建立非常态库存缓冲区,保证基础产能

少库存甚至零库存符合商业规律。“库存本身就是一种罪恶”,苹果公司CEO库克认为,经营电子业就像卖鲜奶,一定是卖最新鲜的产品给客户,保留大量库存,不是无能,就是懒惰。正常情况下,庞大的库存是反商业效率的。

但非正常情况下,也需要一定库存做产能缓冲。

崧智智能是工业人工智能控制系统研发生产商。公司的上海办公室大概有30人左右,办公地就在上海交大人工智能产业园内。

“我们目前在上海办公室的业务,主要有两部分,一是设备组装,二是设备研发。已经积压了一些客户的订单,都已经推迟了,最长已经推迟了三个月。”该公司高管徐同德告诉《中国企业家》,如何在客户不断催促中,尽可能早交付,是公司目前要解决的大问题。

上海为集成电路产业聚集地,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占全国1/4。民生电子数据显示,上海集成电路产值占全国比例约为23%,其中设计业、制造业、封测业分别占比25%、18%、17%。

集成电路产业复工复产的节奏与汽车相似——龙头带动供应链配套企业。

5月13日,上海市经信委主任吴金城在发布会上介绍,集成电路领域,芯片制造企业一直保持90%以上产能,中芯国际、华虹集团、积塔半导体等保持满负荷生产,带动一批装备、材料、封测等产业链配套企业加快复工。

不过,他们遇到的最重要问题就是物流。

根据G7公路货运指数报告显示,5月16日~5月22日这周,全国公路货运流量指数99.9,环比上涨1.9%,较去年同期下跌17.8%;全国主要公共物流园区吞吐量指数环比上涨2.6%,同比下跌25.3%。经过2个月,上海市疫情已得到控制,但货运流量尚未迎来反弹拐点。

复工记|封面故事

制表:肖丽

在物流无法正常运转的情况下,如何备货和管理库存是决定复工复产顺利与否的重要变量。

“因为涉及多个零部件,年初时就有严格要求,让每一位负责人员做出5套以上甚至1到2个月之内的产能备货量。”徐同德告诉《中国企业家》,封控之前,因为看到上海陆续发生零星疫情,同时市场反馈不错,为了提高交付率,崧智智能便决定囤一到两个月产能的货物。

这个决定也让他们后来不至于那么狼狈。

半导体产业链太长,任何一个小环节堵住了,都会对整个生产产生影响。“像我们这个设备,用到的材料就有十几种,如果按照标准品来看的话都有100多家,所以只能靠原来库存储备生产的产能。”徐同德说道。

徐同德反思了供应链韧性问题。“基于对中国高效物流体系依赖,产生了供应链管理路径依赖,默认认为全国去配置供应链也没什么问题,反正基本上都可以做到隔天发货。”

这套物流体系看起来如同日出日落,似乎永远会保持正常运转,不过一旦发生物理隔断,就会形成巨大冲击。

另外,供应链相对集中是另一个软肋。徐同德观察到,一些江浙企业也受到上海疫情影响。上海是物流中心,货物发不进,已经出现芯片库存堆积的情况,甚至有些走廊过道都有堆积的情况。

黑天鹅满天飞的时代,对关键零部件保持适当库存也是防弹衣。

2020年7月~2021年11月,车企曾出现严重的缺芯情况,这最初源自行业对需求的集体误判。疫情暴发初期,人们足不出户,业内预测全球汽车销量将会锐减,多数车企因此下调销量目标,进而向一级供应商调低了零件需求;供应商又向上游芯片厂商进一步压低需求。

这种情况,车企和供应商可以根据产品节奏进行调控,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又给了芯片行业一次重击。

2021年10月,中国车企顶级供应商之一,朝日化学微电子有限公司(AKM)的一家晶圆工厂接连发生两起火灾,由于受损严重,该工厂停产时间长达一年。

屋漏偏逢连夜雨。同年11月,因欧洲新冠病毒蔓延,全球半导体巨头之一意法半导体(ST)在法国的三座工厂相继发生工人罢工事件,牵涉到8英寸晶圆厂、12英寸晶圆厂以及氮化镓工艺技术工厂。

紧接着,疫情席卷马来西亚,直接扼住了全球芯片的封测环节。

汽车芯片在整体芯片市场里的份额很小,大约5%~6%,历史上很少发生车厂买不到芯片的情况。这一方面与汽车行业的库存体系有关,数据中心、电脑、手机等行业通常会提前备货,对芯片有一定库存。但汽车行业一般不备货,所以一旦缺芯,就会影响整体汽车产能。

也有一些车企是在签合同时,就会要求芯片供应商备好一定周期的库存,当黑天鹅撞过来时就相对从容,例如丰田,要求其供应商的芯片库存水平,从传统的三个月提高到五个月。日产则考虑将芯片库存从一个月提高到三个月。铃木汽车则要求零部件生产商保留“数月”的供应量。

2.零件要做多元化预案,标准件有助于快速找到“备胎”

当然,现代化供应链管理不能只靠囤货。

徐同德思考可以在产品功能上做一定断舍离,如某些产品可以做预案,精简一些零件,让功能更集中,减少零件数量,这样也可以提高组装的效率。同时,“一些电子类零部件可能会采用模块化采购,也有配套企业专门做模块化,我们可以去定制,这样供应链就会少一些”。

企业“团购”不能只依赖一个渠道,购买时也可以购买打包套餐。部分零件可以采用模块化采购,减少组装成本还能降低缺少零件风险。同时,也要储备多个可替换供应商,一个“团长”不行了,还有其他“团长”。

一个可行的方式是零件要做多元化预案,标准件有助于快速找到“备胎”。

供职于上海一家知名零部件商的刘容辉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们复工复产并不顺利。非标准件寻找可替换零件问题就首当其冲。

整车有成千上万个零件,缺一不可。即使临时找替代件,也要等替代品测试认可试装完成,整车厂才能切换。

“假如有一个知名电子厂线束插头,由于疫情原因封在了保税区的仓库里,公司采购虽然从现货市场上找了同规格替代件,但由于颜色不同,需要先向整车厂报备,走接收流程才能用于装车。”刘容辉说。

汽车零件分标准件和非标件。“标准件相对比较好找替换件,市场上同规格的零件如果确认是车规件,找到材质测试报告与强度测试报告一两个礼拜就能换上去,比如螺丝、螺母、插头等。非标件就比较痛苦,模具件的模具都封在里面,新开模具要几周到几个月,模具开完了还要做测试。”

令刘容辉感到痛苦的是,机加工件虽然别的供应商可能也能快速接手,但零件出来以后还要做一些基础的寿命和耐腐蚀测试,“这类零件找替代至少一两个月,有些复杂件的开模和测试是以年计的,可能只能等解封”。

3.供应链韧性与精益制造同样重要

汽车产业在疫情中遭遇重创,复工复产艰难,与行业内一直以来对“精益制造”的追求有关。

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在5月9日《未来汽车日报》直播中表示,威马供应链有12级之多,目前车企供应链管理正在逐渐实现数字化,建立更多的库存管理。

沃尔沃汽车亚太区采购副总裁李海在5月15日的一次直播中表示,作为外企,这么多年沃尔沃一直在提高国产化程度,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类似的黑天鹅事件,沃尔沃的目标是要全部国产化。不仅是在中国,其他国家的零部件也都采用本国供应商,停止跨州的零部件物流。

如果说2020年初的疫情让大家意识到原有供应链存在风险,那么本次上海疫情让大家看到了强化供应链韧性的必要性。

“供应链韧性”(Supply Chain Resilience)概念于2003年首次提出,在2004年被定义为“供应链受到干扰后能够恢复到原状态或者更加理想状态的能力”。中制智库认为,供应链的韧性就是当企业面临巨大冲击时,其供应链仍旧能够转得动,产得出,送得到。

Gartner分析师杰兰特·约翰表示:“大多数供应链领先企业已经认识到在当前环境下提高韧性的必要性。然而,替代工厂、双重寻源和更大量的安全库存等措施,与近几十年来盛行的精益供应链理念背道而驰。”

仍以车企去年遭遇的芯片荒为例,在多数车企因芯片短缺造成减产、停产时,比亚迪表现相对淡定,其在芯片领域布局的产业链,不仅减轻了芯片采购压力,还有余量外供。

它早在2004年就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深圳比亚迪微电子;2005年,组建IGBT研发团队,进军IGBT产业。2019年,比亚迪在国内车规级IGBT模组的市场份额是18%,排名第二,仅次于英飞凌。

这给了它足够的腾挪空间。在缺芯的刺激下,吉利、北汽、上汽也纷纷与芯片厂商联手,入局芯片市场。理想和蔚来均已搭建自动驾驶团队,计划自研芯片。

场:数字化场域升级,但系统的数字化需要与组织的数字化相匹配

“场”的概念延展性较强,可以指具体物理场地,也可以指线上虚拟空间,还可以是企业的组织架构。

自2020年开始,复工复产中应用数字化工具解决问题已成为共识。不论是对线下工作场地,还是基于居家办公产生的线上空间,或是人员协作方式改变带来的组织架构变化,都会催化出新的“场”。

复工记|封面故事

企业微信、微信小程序、钉钉等数字化工具,成为餐饮行业复工的重要助力。来源:人民视觉

1.“场所码”“数字哨兵”或成为常态化部署

疫情催生出一些新概念,如“场所码”“数字哨兵”。

5月23日,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就本市深化应用“场所码”“数字哨兵”核验人员健康信息,发布推广应用落实“扫码通行”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其中,多次提到了“场所码”和“数字哨兵”。

通告表示,市民出入公共场所和居民小区时应当配合工作人员,主动扫“场所码”或出示“随申码”(实体身份证)刷“数字哨兵”进行核验。同时还强调,公共场所和居民小区均应当部署“场所码”或“数字哨兵”。没有部署“场所码”或“数字哨兵”的企业、单位、居民小区等,不得复工复产复市复学、不得创建“无疫小区”。

复工复产后,防疫将会常态化管理,“场所码”或“数字哨兵”类产品,也将会常态化部署,成为企业、园区、社区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现在全国各地需求非常旺盛,我们的供应链和交付团队都在持续加班,产品供不应求。目前数字哨兵产品的产能,已经增加到最初的十倍以上。”商汤智慧城市与商业事业群首席产品官张广程告诉《中国企业家》。张广程称,目前“数字哨兵”主要是部署在市民通行量比较大的公共场所出入口,如商超、社区、菜场、图书馆、社区活动中心、市民中心、养老院等,“随着企业复工复产,最近越来越多的企业尤其是中大型企业开始购买和部署数字哨兵”。

大华“数字哨兵”产品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上海复工和逐步解封,大的企业园区、医院、社区、政府单位、超市等场景都将用到数字哨兵,市场需求量很大。从4月初至5月中旬,大华哨兵产品已销售千余台,后续的订单还在增加。

2.注意企业数字化部署中的“隐形缺陷”,关注运营弹性与可持续性

在线下业务不可控状态下,企业自然需要依靠更多数字化的工具。特别是服务C端用户的企业,通过数字化工具搭建私域尤为重要。

5月16日,上海按照“有序放开、有限流动、有效管控、分类管理”原则,正式开始分阶段推进复商复市。购物中心、百货商场、超市卖场、便利店、药店等商业网点逐步有序恢复线下营业;农贸市场、餐饮、理发和洗染服务等也逐步有序恢复。

在此之前,呷哺集团、和府捞面、悸动烧仙草等餐饮品牌已用各种方式自救,企业微信、微信小程序、钉钉等数字化工具,成为餐饮行业复工的重要助力。

疫情前,龚芳芳是呷哺呷哺中环百联店前厅的一名制茶师。5月1日复工以来,龚芳芳仍然负责“前厅”,只是呷哺呷哺把这个“前厅”从线下搬到了线上。

“我早上睁眼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企业微信,把每天(活动宣传内容)下发到每个群里去,让群内的小伙伴都了解现在的活动。”回复咨询、分发活动、指导团购成团是龚芳芳在线上的主要工作。

龚芳芳每天需要与另一位同事配合,在30个群回复近3000条消息。顾客拼团成功后,她还要进入团长所在的社区群,协助团长回复群友。当一个订单确认,龚芳芳需要与保供餐厅中的客服人员对接确认排期,再拉一个专属团,加入财务、外送负责人等成员。

4月底,作为上海市保供单位的呷哺集团逐步复工。截止到5月25日,呷哺集团旗下已有8家呷哺呷哺和10家湊湊餐厅陆续营业,提供火锅及茶饮社区团购和外卖业务,配送范围可覆盖上海市主要区域。目前,呷哺呷哺在上海复工的8家门店中至少有20个龚芳芳这样的客服,共同支撑起了企业的“线上门店”。

但是,数字化软肋也在此过程中进一步暴露,特别是居家办公协作问题突出,现有软件多停留在沟通、开会、签到层面,效率问题依旧突出。

3.如果只是把办公搬到线上,在生产、经营、渠道、组织管理等核心环节,没有数字化能力的全面、深入部署,难以应对同等规模的冲击

许婷(化名)所在公司是B站(哔哩哔哩)的供应商,因为B站员工3月就开始居家办公,项目已经完成,但她的款迟迟无法走开票和回款流程。

“客户告诉我,他们现在做了一套线上报销的系统,但因为大家都在居家办公,线上系统也是临时做的,流程肯定没有原先线下的快。”许婷说道。

有一次,徐同德数了一下,一天打了三四十个电话,会议一天也有三四个,每个会议大概持续一个多小时,而这些还没包括向领导汇报情况之类的沟通。

徐被隔离在上海闵行,家里大约100平方米左右,“我打电话的时候,喜欢边走边聊,居然一天走了将近2万步”。

这波疫情的短期冲击与长期影响,促使管理者更进一步反思数字化部署的不足:组织系统是否要针对常态居家办公进行重新设计?原有的工作流程是否适合全线上化?企业发展模式如何适应和平衡?

相比硬件升级,组织的升级是一个长期课题。

为适应各类“黑天鹅”事件,生产方式出现改变后,对企业“软件系统”——组织架构和管理方式也势必会产生影响,新课题也会接连产生,如什么样的组织架构在居家办公时更有效率。

陈春花教授告诉《中国企业家》,面临当前复杂系统,还需要企业在生存模式和成长模式之间快速切换与调整,前提是必须要培养慢变量——集聚内功。比如想要逆势扩张的企业在做决策之前,必须具备充分的免疫能力,还要为最不可能发生的“黑天鹅”事件预留切换的空间,这一点才是当前企业决策真正困难的地方。

这一背景下,对管理者也产生了新的要求,陈春花教授表示:“因为在危机当中,企业实际上是需要结构更加精简,组织效率更高。中层是上层和基层的连接体,如果没有能力去推动组织更高效,就可能成为企业中很大的一块成本。”

随着街道开始陆续恢复生机,龚亮日常送的货物也从单一的生活物资,逐渐增加了打印机、笔墨等居家办公物品,“复工需要的这种商品,更多了一些”。打印机、笔墨在复工复产中,已经从公司的消耗品,变成居家办公中家庭的必备品。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任何一种应对方案,不论增加库存,还是解决员工就地食宿问题,或是给闭环生产期间的员工补助或额外工资,熬过封控都需要钱。

自上海提出复工复产以来,相关部门和地方都发布了针对性的纾困政策。

临港新片区、闵行区、浦东新区、宝山区等各区,陆续发布了企业复工复产名单和工作指引,食品生产、农业、重大工程建筑工地、邮政快递等行业陆续发布了复工复产相关清单。针对服务业、科技企业,以及餐饮、零售、酒店、食品经营等中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的纾困政策,也陆续发布。

5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消息,印发《关于推动建立金融服务小微企业敢贷愿贷能贷会贷长效机制的通知》,从制约金融机构放贷的因素入手,按照市场化原则,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建立长效机制,着力提升金融机构服务小微企业的意愿、能力和可持续性,助力稳市场主体、稳就业创业、稳经济增长。

在访谈中,也有许多管理者提出一些具象的困惑,如复工复产与防疫责任问题,如果自身已落实了防疫责任,即使发生了疫情,能否不受到过于严厉的处罚呢?

可持续的抗疫,必然与经济发展相辅相成,唯有依靠各方的统筹,才能实现真正有效的复工复产。

复工记|封面故事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