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雷锋网 / 正文

AI团队拆散重组,负责人被迫离职,Meta的动荡还在持续

雷锋网 2022-06-05 22:03:40

本周内,Meta已经流失了两位高管。

就在Meta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本周三宣布将于今年离职后,Meta人工智能团队在打散重组中,又失去了一位高管。

6月2日,过去四年半在Meta担任人工智能实验室副总裁的Jerome Pesenti,在推特上官宣,将于今年6月中旬正式离职。

AI团队拆散重组,负责人被迫离职,Meta的动荡还在持续

Pesenti在2018年1月加入人工智能实验室FAIR,彼时Meta还叫做Facebook。在此期间,他一直领导AI团队的基础和应用研究,该团队的核心工作就是监督Facebook平台上的有害内容,利用AI来改善产品,为Meta建立了强大的存在感。

伴随Pesenti离职的消息,组织架构层面,也出现一系列变动。

6月2日,Meta发布重大AI战略转型公告,LeCun领导的Meta人工智能实验室FAIR,将整合到Andrew Bosworth领导的开发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产品的Reality Labs部门。不过,FAIR仍旧由LeCun把握战略方向,与Joelle Pineau和Antoine Bordes共同进行管理。

与此同时,支持旗下各大APP的AI算法团队迁移进产品工程团队,AI4AR团队加入XR硬件团队,"负责任人工智能组织"并入社会影响团队。

也就是说,这次整合后,原人工智能团队被整体打散,不再作为一个具体的组织,而是更紧密的整合到各个产品组中。

AI组织结构去中心化

整个AI部门的重组,是由即将离去的Pesenti亲自操刀的。

在Meta发布的公告中指出,Pesenti感到过去集中的AI组织,不利于新技术在实际应用中的落地,而将AI系统的所有权分配给Meta各产品组,不仅支持了现有产品的落地,还将共同推进AI技术的发展。

过去几个月里,Pesenti对此制定了转型计划,待人工智能团队平稳渡过这段过渡期,他便会离开,目前其下一步去向暂时未定。

Meta首席技术官Andrew Bosworth,在宣布重组的公告中表示,这一变化旨在"大规模利用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

在这次人工智能团队的重大重组中,最受关注的还是FAIR未来的走向。

Meta首席科学家,FAIR负责人LeCun在一系列回应中表示,作为Reality Labs研究部门的下属组织,未来FAIR的"F",将不再代表Facebook,而是Fundamental,即Fundamental AI Research(基础AI研究)。

AI团队拆散重组,负责人被迫离职,Meta的动荡还在持续

至于其所属得到Reality Labs实验室,目前已经成为肩负扎克伯格元宇宙愿景的核心部门。

从人数上来看,去年Reality Labs新增约13000名员工,员工总数达到17000名,占公司总员工数的20%。再加上如今整合过来的FAIR实验室,Reality Labs已经成长为一个庞然大物。

从业务上看,Reality Labs,早已不仅仅关注VR设备,目前已经涵盖了智能眼镜、混合现实头盔等硬件产品及企业解决方案。

从去年10月Facebook更名Meta后,Meta的所有工作重心,几乎都放在allin元宇宙上。

从推出第一款元宇宙触觉手套,到发布首个虚拟世界平台Horizon Worlds,再到不久前扎克伯格展示Project Cambria高端头显部分细节,都遭受到不少外界质疑。

将FAIR整合进RealityLabs,也是希望借助AI技术,尽快实现元宇宙的愿景。在短期内,与已经普及了人工智能推荐内容新方式的字节跳动,形成较量。

不过,在这次AI组织结构的去中心化下,一向没有产品压力的FAIR转而要对收益负责,其在Reality Labs下的发展如何,还未可知。

如此看来,今年Meta一批AI人才,包括带领过强化学习研究的Edward Grefenstette,AI研究工程经理Heinrich Kuttler等知名AI研究者的离职,或许正是受到这次部门重组的影响。

另一方面,这种分散组织的做法,也引起人们对MetaAI研究未来的担忧,乃至整个AI研究的担忧。

高管持续流失

自从扎克伯格宣布全面进军元宇宙以来,Meta已经流失了20多位核心高管和顶尖AI科学家。

其中职位最高的,包括在Meta担任了9年首席技术官的Mike Schroepfer,以及上述提到,近期刚刚离职的Meta二号人物Sheryl Sandberg,他的离开,也被扎克伯格称为"一个时代的终结。"

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了解到,除此以外,这些离职的高管,还涉及各部门的业务负责人。

包括前市场竞争部主管DeborahLiu、前首席收入官DavidFischer、前加密货币部门联合创始人Kevin Weil、前广告主管Carolyn Everson、前Meta应用负责人Fidji Simo、前席创意官Mark D/'arcy、前Meta加密货币负责人David Marcus、前职场业务副总裁Julien Codorniou……

据统计,仅在Meta官宣改名的2021年,就有18名核心高管离职。

不少元宇宙相关项目的负责人,也相继离职。

RealityLabs商务合作副总裁Hugo Barra、AR/VR内容副总裁Mike Verdu、FacebookAI产品主管Ragavan Srinivasan等在去年离职。

今年3月,MetaAR眼镜负责人Nikhil Chandhok提出离职,4月,又传出至少4位AI科学家离开的消息。

随着本周内,有"影子CEO"之称的Sheryl Sandberg,以及Meta人工智能团队重组过程中Jerome Pesenti的离去,Meta的离职浪潮,再一次被推向顶峰。

而在这轮高层动荡之后,Meta能否实现元宇宙的愿景,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