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闻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新浪国际新闻 2022-06-06 19:05:44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约翰尼·德普与前妻艾梅柏·赫德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败诉当天《太阳报》再次头版头条刊登“家暴咖”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2020年11月英国《卫报》报道德普退出《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三部拍摄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人民法院报》发表德普诉《太阳报》案相关文章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不只是厌女》台湾地区译本(左)与美国初版(右)封面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各地前来弗州费郡法院支持艾梅柏的粉丝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某视频网站上德普支持者制作的视频截图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约翰尼·德普饰演的杰克船长成为经典形象 图/官方剧照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庭审视频成为网友二改素材 图/网络截图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德普赢了:艾梅柏司法与舆论战的双重败局

法院做出最终判决 图/网络截图

好莱坞知名男星约翰尼·德普(以下称“德普”)与前妻艾梅柏·赫德(按照国内讨论形成的称呼习惯,以下称“艾梅柏”)的纠纷经过四年鏖战迎来终局,德普大获全胜。吸毒、酗酒、出轨、家暴、诈捐、在床上拉屎,两个美国人的官司能在国内引起热议,除了德普在全球的高知名度外,也因案件中高频出现的上述充满戏剧性的关键词。德普胜诉令德普支持者感到快乐,但此案暴露出的全球趋势转变方向却无法不令人感到忧虑。

家暴咖,诽谤,取消文化

德普的情感生活丰富且富有戏剧性,但目前为止最戏剧性的一段当属与最后一任妻子艾梅柏。德普与长期女友凡妮莎·帕拉迪丝于2012年6月公开分手,但在2011他已经开始和艾梅柏交往。2015年2月德普与艾梅柏结婚,2016年5月艾梅柏指控德普家暴并提出离婚,德普否认指控并称这是艾梅柏想要分得更多财产的策略,二人于2016年8月达成和解,离婚官司于2017年1月落下帷幕。

2017年10月,对好莱坞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性犯罪指控在全球掀起声势浩大的女性权益运动。2017年5月日本电视台记者伊藤诗织指控台长性侵,运动开始在东亚蔓延。2018年1月运动在韩国兴起,大量中国观众熟悉的韩国文娱艺术界人士不当行为在运动中被揭发,运动蔓延至国内,引发舆论热议,结合2016年《反家暴法》的实行,关于家暴、性侵、性骚扰等性暴力行为的界定、意识与认知在全社会得到了大范围提升。德普与艾梅柏的纠纷就发生在全球女性权益运动的大背景下。

2018年4月,英国《太阳报》针对“哈利波特”衍生系列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二部选角提出质疑,称出演核心反派格林德沃一角的德普是“家暴咖”(wife beater)。

吸毒、酗酒、被捕等负面新闻一直伴随着德普的演艺生涯,虱子多了不怕咬。然而今时不同往日,伴随着全球女性权益运动兴起的“取消文化”足以让德普因“家暴”彻底告别影坛。2017年运动兴起伊始,美国知名男演员凯文·史派西被控性侵,参演角色被替换,从此在影视领域销声匿迹。类似的例子在好莱坞并不鲜见。为了扭转局面,德普一方展开了“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

“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诉讼”(Strategic lawsuit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简称SLAPP,是英美常见的诉讼策略,当公众人物或财力雄厚的大型企业因事关公共利益的议题引发社会批评时,对批评者提起时间长、金额高的诉讼,案由通常为诽谤,企图通过司法程序必须支付的精力、时间、费用等高昂成本直接或间接迫使大众放弃批评,杀鸡儆猴、平息事端。2006年1月,初涉政坛的唐纳德·特朗普控告传记作家提摩西·奥布莱恩诽谤,要求高达两千五百万美元的赔偿及两千五百万惩罚性赔偿,法院最终以特朗普名誉估值仅在一百五十万到二百五十万美元之间,远低于诉讼金额为由驳回诉讼请求,尽管如此,此举仍吓退众多媒体。类似案例不胜枚举。英国直到2022年俄乌战争爆发后才开始针对俄罗斯寡头在英法律活动提出反SLAPP立法倡议。在英国纵容SLAPP的法制框架下,德普于2018年6月控告《太阳报》诽谤。

然而随着司法程序展开,局面对德普不利,德普一方急需控制住案中关键证人艾梅柏。2018年12月艾梅柏饰女主角的电影《海王》在全球大获成功,也是这个月,艾梅柏在《华盛顿邮报》电子版撰写“为反性暴力发声”为主题的社会评论文章,艾梅柏在文章中称自己是性暴力受害者但并未提及德普或指明侵害发生的时间。这篇文章给了德普一方发挥的空间。《华盛顿邮报》电子版编辑部位于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作为行为发生地,符合诉讼管辖条件,重要的是该州当时尚未通过反SLAPP法案。(由于该诉讼策略违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美国多数州纷纷颁布反SLAPP法案,而弗吉尼亚州直到2020年才通过修正案纳入反SLAPP法案。)2019年2月德普起诉艾梅柏文章涉嫌诽谤,但并未阻止艾梅柏2020年7月在英国做出对德普不利证词。德普支持者在推特等网络平台对艾梅柏发起抵制活动,导致其失去商务代言、被迫退出电影《海王2》。2020年8月,艾梅柏反诉德普诽谤。2020年11月2日,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王座法庭判决德普败诉并驳回上诉请求。

2020年原定于早春开机的《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三部因疫情推迟到9月开机,德普在英败诉后,华纳高层宣称开除德普,2020年11月6日德普在个人 Instagram称主动请辞,总之他于2020年11月退出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第三部的拍摄,受败诉影响,结案前参演的其他作品也无限延期上映。在英败诉使得德普在美的诉讼成为关键。

陪审团,厌女,网络舆论战

在纵容SLAPP的法制框架下,德普律师同样对家暴做出全盘否认、指责艾梅柏说谎并宣称德普才是真正的家暴受害者。同一套操作在两个国家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原因在于诉《太阳报》案中,德普需要说服法官相信自己没有家暴,而在美诉艾梅柏案中艾梅柏需要说服陪审团自己是家暴受害者。

德普律师采取的诉讼策略是典型的DARVO策略,即否认、攻击并转换受害者和加害人身份(deny, attack, and reverse victim and offender),这种策略在心理学上被视为虐待的常见手法,加害人在扮演被害人之余同时对被害人进行指责,进而加重被害人心理创伤程度。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时曾有数名女性指控特朗普性侵,特朗普否认存在不当行为,并宣称这些指控是政治阴谋,是假新闻,并扬言要走法律程序。2017年,特朗普就任后,女性权益运动席卷全美,约二十名女性站出来控诉特朗普性侵,时任白宫新闻秘书的萨拉·赫卡比·桑德斯代特朗普向记者再次重申“指控是编造出来的”,再次试图将性侵加害者特朗普打造成政治阴谋受害者。DARVO策略很容易被法官识别,但对陪审团成员却十分奏效。普通人对于家暴受害者通常存在某种既定的刻板印象,一旦受害者与既定印象存在出入,就必须付出成倍的努力去证明自己的受害人身份,此案中艾梅柏没有做到。

美国康奈尔大学副教授凯特·曼恩著作《不只是厌女:为什么越“文明”的世界,厌女的力量越强大?拆解当今最精密的父权叙事》一书“作为秩序维系的证词不正义”一节中,指出当历史上处于次等地位的群体针对特定事务或人物提出指控时,证词提供方会因其所处群体的社会地位面临信用赤字,即证言不可信,以此维持既定的群体社会地位和社会秩序。曼恩同时指出,人们经常不自觉地被鼓励对那些试图借由社会地位提升、获得阳刚特质的女性做出社会性惩罚以维持社会性别秩序。社会上广泛存在“同他心”,即比起女性更容易同男性共情,倾向于要求女性容忍性别歧视和性暴力以维护男性在社会的名誉和权力。当两性间纠纷发生时,男性受到的损害也更容易被放大,可见度也更高。存在厌女情结的社会中通常是通过女性是否遵从父权行为规范来区分好女人和坏女人的,女性往往不自觉地向往成为好女人并同坏女人保持距离,因此当有女性做出与预设道德不符的行为而遭受社会惩罚时,好女人也会公开参与。

弗吉尼亚州政治环境的改变也影响了陪审团成员的评判标准。2021年共和党候选人格伦·杨金当选州长,弗吉尼亚州近十二年以来第一次转向共和党。杨金成功上位得益于民主党人将其描述为特朗普盟友,间接获得了特朗普支持者的选票,以及利用弗州对于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恐慌拉拢未受过高等教育的郊区选民支持。弗吉尼亚州的政治转向也意味着这里较此前更传统、更保守,更遵循父权秩序,换言之厌女倾向也更加严重。在这样政治环境滋养出的陪审员面前艾梅柏的证言可信性赤字率更高,何况艾梅柏存在无法自圆其说、未完全兑现公开承诺、有过因家庭暴力被捕经历等问题。

在信息社会,陪审员也很难完全与外部隔离,干扰判断的外界因素并不能全然排除。德普与艾梅柏在庭上交锋,互联网世界则是舆论战的战场。德普艾梅柏互诉诽谤庭审于2022年4月11日开始,2022年6月1日结束,庭审全程直播。对于热衷于名人纠纷和狗血真人秀的美国人而言,两个月的庭审无异于一种娱乐活动,庭审期间直播平台日间播放量是平时的两倍。社交网络上更是以抖音海外版(tik tok)和推特为主战场,“为德普求正义”的话题仅在抖音海外版便有一亿八千万的阅读量。

在舆论战中艾梅柏及其支持者宛如螳臂当车,毫无招架之力。德普本人拥有天然的粉丝优势,而在这场舆论战中德普的支持者不仅仅只有粉丝。美国保守派新闻网站《每日连线》(The Daily Wire)分别花费三万五千美元和四万七千美元在脸书和 Instagram上推广他们有利于德普方的案件报道。作为脸书上最受欢迎的内容创作者之一,《每日连线》通过自己的脸书账号大量转发德普支持者的言论,扩大德普方的影响。詹妮弗·安妮斯顿、莎朗·斯通、《五十度灰》女主演达可塔·约翰逊、《沙赞》主演扎克瑞·莱维等知名演员通过公开表态、在社交网络上发布恶搞艾梅柏内容、为恶搞艾梅柏内容点赞等方式直接或间接表达对德普的支持。双方如此悬殊的互联网声量对比使得艾梅柏一方出现的问题成百倍被放大,在舆论战中约有11%的机器人账号参与其中,双方均有使用,但只有艾梅柏一方使用机器人造假的消息被德普支持者大量传播。换言之,基于德普支持者的体量,互联网世界处于一个有利于德普和不利于艾梅柏的信息更容易被看见的状态。由于德普与艾梅柏的纠纷早在2018年便开始,舆论战远早于庭审程序,陪审团成员也不同程度地暴露在这样的信息环境中,很难完全排除所受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舆论战中,“另类右翼”(Alt-right)也加入了支持德普的阵营。“另类右翼”是2008年起源于美国的松散极右翼白人民粹运动的代称,核心在于白人至上、男权至上,主要通过传播包含相关思想的网络谜因活跃于互联网。“另类右翼”热衷于通过制作恶搞图片和网络谜因使其诉求正当化、常态化。德普与艾梅柏纠纷中,羞辱、嘲笑艾梅柏的图片与“另类右翼”作风一脉相承。而许多对政治不敏感的人,只因为艾梅柏谜因有趣便参与传播,从而变相恶化了艾梅柏的处境。

德普在国内同样拥有庞大的支持者群体,德普与艾梅柏互诉诽谤案庭审期间艾梅柏的负面消息同样迅速在国内社交媒体平台散播,大量搬运自海外德普支持者的内容出现在国内网民眼前,德普胜诉后,某视频网站也出现了强化艾梅柏负面形象的视频,视频直言德普胜诉是民意和正义的双重胜利,弹幕也几乎清一色是德普支持者的言论,绝口不提德普在英败诉。德普通过精心设计的诉讼策略在美获得的司法上的胜利被视为德普全球性的胜利,这次胜诉不仅抵消且覆盖了在英败诉,更被德普支持者赋予了远超于案件本身的意义。但这种附会除了间接证明美国文化仍在全球文化领域占据稳固霸权地位外,并不能说明更多问题。德普胜诉诱发的社会隐忧也在于此。

德普两次通过诉讼性策略应对的是全球范围兴起的反性暴力运动风潮对占据传统优势地位者造成的不利局面,在全球女性权益运动与全球政治倾向急速右转的时代背景下,德普发起的两次SLAPP诉讼被外界赋予了超出其案件本身的含义。艾梅柏作为证人和被告被拖入两次诉讼中,她本仅需为自己无法自圆其说承担败诉的后果,却因为无法出任完美受害人的角色被施加了超出案件本身的全球性的、社会性的惩罚。自2018年以来,艾梅柏在全球互联网世界承受着德普支持者大规模的公开羞辱,她因自身污点导致的败诉被视为对女性主义运动的重大打击,甚至有美国媒体认为艾梅柏本人终结了自2017年起到全球女性权益运动。德普支持者在放大德普胜利的同时也在放大艾梅柏的失败,重挫女性运动,而这正是参与支持德普的保守派与极右势力所希望看到的。美国文化在全球文化中的霸权地位某种程度上推动了女性权益运动在全球的展开,但同时这种霸权地位也能将裹挟着性别歧视与民粹基因的邪气吹向无尽的远方。作为局外人,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由德普一方完全主导的司法局面和舆论环境中,并不会出现完美受害人。强调“你可以不支持德普,但绝不能支持艾梅柏”,单向强化艾梅柏的过错,本质上是再一次遵循传统父权厌女逻辑,对“坏女人”进行隔离,使社会对“坏女人”施加惩罚正当化、合理化。比起德普的胜利,类似的厌女风潮离我们更近。

当你庆祝德普胜利的时候,请想清楚到底在庆祝什么。

更多报道

德普赢了“家暴案”,但杰克船长回不来了(中国新闻周刊)

离婚大战持续六年后,约翰尼·德普胜诉了。

当地时间6月1日,经过长达三天的集体讨论,针对著名演员约翰尼·德普诉前妻艾梅伯·希尔德诽谤一案,美国弗吉尼亚州民事法庭陪审团给出了最终意见。

结论显示,希尔德需要对德普提出的三项诽谤指控负责,并支付总计1035万美元的补偿金和惩罚性赔偿金,同时希尔德反诉的三项诽谤指控中也有一项获得肯定,因此获得了200万美元的补偿性损失赔偿。

这也意味着自从2016年被前妻发表小作文打上“家暴男”的标签至今,约翰尼·德普终于卸下了自己背负的骂名。

如今,被全网追更的庭审落幕了,作为小作文受害者的德普终通过诉讼自证了清白。判决结束后,德普发布声明说,“最好的还在后面,新的篇章终于开始了。”

但无论是对德普还是他的粉丝来说,过去这六年已经丢失了太多东西。

成为“家暴男”

2009年,拍摄电影《莱姆酒日记》过程中,当时已经因《剪刀手爱德华》、《加勒比海盗》系列等影片享誉全球的德普与小他22岁的女主角艾梅伯·希尔德因戏结缘。交往三年后,2015年2月3日两人正式完婚,并在德普的私人小岛上举行了婚礼。

曾经,他们的恋情也被爆出过非常甜蜜的细节,因为德州长大的希尔德喜欢马,德普还特地送给她一匹马作为礼物。

即便如此,这段婚姻并没有持续多久,2016年5月23日,希尔德提交了离婚申请,指控德普“家暴”自己。 

与此同时,艾梅柏还申请了对德普的限制令,声称在酒精和药物的作用下,德普对她进行了长期的肢体和语言虐待。

为此,希尔德曾要求德普在离婚时支付700万美元的和解金,承诺会将这笔钱全部捐赠给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洛杉矶儿童医院。尽管根据《镜报》2022年5月16日的报道,庭审当日,被问到这700万美元的下落,希尔德承认并未按照承诺如数捐出,不过在当时,两人还算是达成了和解。

2016年,德普和希尔德在达成离婚协议时还曾发布一份联合声明,强调两人的关系始终充满爱情,“双方都没有对经济利益做出虚假指控,也从没有任何身体或精神上造成伤害的意图。” 同时,根据《好莱坞报道》,两人还在和解协议中加入了非贬低条款,以阻止任何一方对高调的关系和分手发表任何负面言论。

然而仅仅过了两年,德普家暴的言论再次见诸报端。

2018年4月,英国《太阳报》发表文章指责《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称“罗琳疯了,怎么会开心地选择打老婆的德普出演《神奇动物在哪里》的电影呢?”

同年12月,希尔德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专栏署名文章《艾梅柏·希尔德:我反对性暴力——也遇到过网暴。这必须要改变了》,谈及家暴案件中女性的待遇,并称自己“成为了代表家庭暴力的公众人物”,尽管文章中并没有提到德普的名字,但又一次引发舆论对德普家暴的讨论。

随后,德普先于2018年6月在英国将《太阳报》告上法庭,2019年初又将前妻希尔德告上美国弗吉尼亚州法庭,控诉他们对自己进行了诽谤。

2020年11月,英国高等法院法庭判决《太阳报》胜诉,判定14次疑似事件中有12件为德普使用了暴力。外界普遍猜测,接下来德普还会输掉在美国的这场官司。

但弗吉尼亚州法官佩妮·阿兹卡拉很快释放出了不同的信号,对于希尔德提出英国法庭已经给出裁定,要求直接撤销案件的请求,法官做出驳回。

2022年4月,这场备受瞩目的诽谤案终于开庭,诉讼中,德普称希尔德“不是家暴的受害者,而是施暴者”,并表示自己曾被前妻弄断过手指。

为期一个半月的庭审中,双方互相控诉,展开激烈交锋,包括私人助理、友人、亲戚、医生、团队工作人员在内的大量证人先后被传唤出庭,其中甚至包括过去曾和德普有过不同程度交往的女友等人。心理学专家、社会学专家和法律专家也都被请到现场,给出专业意见。

最终,当地时间6月1日,陪审团成员一致认定,希尔德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文章确实对前夫构成诽谤。

6年纠葛,德普错过了什么

案子赢了,但对于德普来说,曾经的一切都已经不在了。

庭审过程中,德普表示,从当年被指控家暴的那一刻起,他的职业生涯就已经毁了,不论诉讼结果如何,这些负面影响都将伴随终生。

事实也确是如此。2020年和《太阳报》的诽谤诉讼案失败后,德普在演艺圈内的口碑直线下滑,几近被拉入好莱坞黑名单。同年,德普在社交媒体发布声明称,《神奇动物在哪里》系列电影制片方华纳兄弟要求他辞演格林德沃这一角色,自己已经同意。

而根据此前《好莱坞报道》报道,这是工作室电影负责人托比·艾默里奇做出的决定,德普最终被麦德斯·米克尔森换下。

2003年夏天,第一部《加勒比海盗》开播,约翰尼·德普饰演的杰克船长戴着戒指和手镯,将络腮胡梳成细长小辫,行事疯疯癫癫又调皮古怪,甫一出场就获得了一大批受众欢迎。

而凭借对杰克船长的刻画,德普不仅获得了奥斯卡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也一跃成为好莱坞的一线巨星。

也是因为观众对杰克船长的喜欢,随着《加勒比海盗》系列继续创作,此后每一部作品中,编剧和导演都对杰克船长的刻画都越来越多,德普也曾不止一次表示,并不排斥继续饰演杰克船长一角,直到家暴控诉案件发生。

庭审过程,德普经纪人表示,希尔德在《华尔街日报》上的发文对德普的事业构成灾难性打击,光是因此失去出演第六部《加勒比海盗》系列电影的机会,就意味着2300万美元片酬的损失。德普的代理会计师更进一步估算出,德普因为前妻这一篇文章,收入损失总计为4000万美元。

此前,为争取恢复德普在《加勒比海盗》的角色,粉丝们还曾自发向电影公司发送请愿书,获得了超过了70万的签名。

但在开庭过程中,当律师本·罗滕伯恩提问到,“德普先生,如果迪士尼带着3亿美元和100万只羊驼来找你,这个地球上还是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你回去和迪士尼合作再拍摄一部《加勒比海盗》电影吗?

德普回答说:“是的,罗滕伯恩先生。”

早前制片人杰瑞·布鲁克海默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被问及《加勒比海盗》第六部情况,他回应称,目前有两部《加勒比海盗》电影正在开发中,一部由“小丑女”玛格特·罗比主演,另一部没有她。

至于德普是否会参演,布鲁克海默说:“目前是没有,但是将来很难说,具体待决定。” 

也有评论称,“没有了船长,黑珍珠号没法远航了。”不过,根据今年年初《好莱坞报道》透露的消息,约翰尼·德普将主演由法国女导演麦温自导自演的未定名法国历史片,并在片中饰演法国国王路易十五。

一场闹剧

此次判决中,希尔德也有一项诽谤指控获得法院支持,即德普身边一位公关人员称她欺骗大家说自己遭受家暴,目的在于要借女权运动的势头为自己谋利。

但从整个事件发展的时间线上来看,从希尔德提出离婚请求并声称自己被家暴时起,整个事件就一直被两人放置在社交网络的聚光灯下。

当时,离婚诉讼提起后,希尔德右脸上有明显淤青的照片在公开平台上广泛传播,引发一连串网络讨论。后来《华盛顿邮报》文章发表,希尔德多次在采访中表示,两年的婚姻中,自己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德普对其进行了口头威胁、语言暴力、性侵犯、打耳光、拳打脚踢等虐待。

但与此同时,包括德普前妻、相处14年的前女友凡妮莎·帕拉迪丝、J·K·罗琳、希尔德前助理等在内的诸多人士均下场参与讨论,在网上发表长篇信件公开支持德普。凡妮莎还在亲笔公开信中明确表示,两人在一起14年的时光里,德普从未打过自己。

诉讼过程中,面对德普的控告,希尔德在2020年8月提出反诉讼,认为德普“借由推特和组织网民请愿活动发起针对我的骚扰活动,目的是希望《海王》和欧莱雅集团终止与我的合作”。

两方针锋相对,互相揭短,甚至蔓延到法庭上。

庭审过程中,希尔德和德普互相控诉对方实施了家暴和诽谤,并且互曝聊天记录,甚至提到对方在床上、门厅排泄等私密事件,庭审细节一度被网友剪辑成搞笑片段。

其中,希尔德在5月4日庭审中说过的一句话,“My dog stepped on a bee”, 因为句尾押韵,且说话时脸部扭曲,成为网友二改的重要素材,在网络上广为传播,整场官司堪比大型网络真人秀。

不过来自网络的关注和讨论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德普获得了舆论的声援。

此次诉讼过程中,德普方公开了两次被家暴的照片,分别发生在2015年3月和12月,其中一张照片中,德普脸上有明显被香烟烫伤的痕迹,另一张则是他手指被削断躺在病床上。

随着大量证人、证物在互联网上被展示出来,德普与希尔德在大众眼中的形象彻底颠倒。诉讼结束后,艾梅柏·希尔德的律师还曾公开表示,此次案件中,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影响”了陪审团,并补充说希尔德负担不起被判的1035万美元赔偿,也在考虑进行上诉。 

此次官司胜诉之后,德普在网络上发布的声明中说,“从一开始,打这场官司的目的就是不计后果地去揭露真相”,并因此承受了许多压力,如今得到的这个判决把自己的人生还回来了。

微博热议

更多报道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