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企业家 / 正文

京东云不恋“旧战”

中国企业家 2022-07-26 17:35:30

京东云不恋“旧战”

后来者如何留在牌桌?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艳艳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30.2天,这是京东最新披露的库存周转天数。

这是什么概念?京东在管理超千万自营商品SKU的基础上,30.2天的库存周转,强于Costco的31天、沃尔玛的38天。在这样的效率下,京东服务了超过5.8亿消费者。这背后,京东云的数智技术联结了生产、流通、服务的各个环节,支撑着京东全球供应链的高效运转。

不过,与成立于2009年的阿里云、2010年的腾讯云相比,京东云可谓姗姗来迟,2016年4月才正式对外开放公有云服务。但近几年的“618”“双11”电商大战,京东每一次万亿级交易的背后,扛住不断上涨流量洪峰的,就是京东云。

以2022年“618”为例,5月31日至6月18日,京东618累计下单金额超3793亿元,创造了新的纪录。作为技术保证,京东云承载了全球亿级消费者和百万级商家间的流量访问、交互、交易,处理了数以亿计的订单和物流包裹。

但,京东云绝不甘于仅仅服务于京东。

“多年来,京东集团在数字供应链方向有大量积累,所以为什么不在这个方向上去发力呢。”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云事业群总裁高礼强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坦言。在这家电商巨头过往18年的转型实践中,数智供应链是被反复验证的一套方法论。京东云正在将这套供应链能力“解耦”,以技术服务的形式,推向更大的产业中。

无论是阿里云、腾讯云还是华为云,环顾头部云厂商的数字化赋能战略,技术都起着“压舱石”的作用。相比之下,产业场景与技术的深度融合能力,不仅促成了京东自身的业绩增长,也为京东向外延伸提供了触角。某种程度上,数智供应链为京东开辟了一个新的增长极。

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和服务企业,是京东自2020年以来确立的全新定位。在其战略布局中,技术被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视为交易与服务外的第三条增长曲线,京东云则是京东集团对外输出技术与服务的统一品牌。

据《中国企业家》了解,今年中期的京东集团内部战略会上,最新上任的京东集团CEO徐雷将to B 、to G业务列为今年京东的“三大必赢之战”之一。高礼强认为,这具有一定的信号意义:“一直以来,京东不是依靠低买高卖来赚钱,而是靠优化供应链效率。”而今,云赛道战事正酣,格局剧变,玩家竞争激烈,“京东云已成为京东to B、to G业务的总出口。”

京东云不恋“旧战”

从左到右依次是:京东云副总裁、解决方案总经理任成元;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云事业群总裁高礼强;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京东云产品研发部负责人曹鹏;京东集团副总裁王楠。摄影:邓攀

京东云如何迎战?高礼强给出的思路是“不战”,且不恋旧战场。

“就像一条大街上不可能只有一家餐馆,云厂客户忠诚度很低,选择权大,云赛道足够宽广。我们不会在存量市场和同行、友商争夺,更多的是创造新需求,尤其是围绕供应链数字化的需求。”高礼强说。他给出了京东云最新的成绩单:过去一年,京东云实现超过110%的高速增长,已经深度服务80多座城市、1800多家大型企业、195万多家中小微企业。

高礼强将京东云定义为云赛道上的“长跑型选手”。避开巨头锋芒,寻求广泛合作,主打开放平台,差异化竞争是京东云现阶段抛出的打法。“京东云巨大的潜力还有待于进一步释放。”他表示。

18年,做“重”供应链

在陕西白水,智能供应链服务打开了苹果产业销路,成为带动农民增收的主要抓手;在兰州新区,多式联运平台连通欧亚,助力特色产业乘上“一带一路”快车;在江苏常州,出口企业格力博借助“超级虚拟工厂”,一举扭转疫情外销不利局面,成功转舵国内市场。

京东云这样的业务选择,取决于京东的技术底色与电商基础,更关乎客户需求的变化。反观企业层面的数字化需求,已从“上云”进入到“上链”的关键阶段。在高礼强看来,以数智供应链实现高效的数实融合,已成为产业数字化的重点。京东云的目标是要做“更懂产业的云”。

京东云不恋“旧战”

来源:受访者

“数智供应链已逐渐成为京东云的服务特色。”高礼强说,“京东最初提出的企业经营第一性原理,就是成本、效率和体验。京东的‘效率’,原先主要体现在‘打通后五节甘蔗’上,这也是典型的消费侧,也就是需求端供应链。如今,整个链条已经延伸到前五节中。”

这样看似很“重”的路线,源自刘强东的京东经营理念,尤其是“十节甘蔗”理论,即把产业价值链条分为创意、设计、研发、制造、定价、营销、交易、仓储、配送、售后等十个环节。京东此前多专注于后面五个环节,近几年已经成功实现了向前五节甘蔗延伸。

19年前,京东从电子商务零售交易环节起步。如今,京东的业务模式能够让京东触达和洞察生产制造的每一个环节,从创意、设计,到生产、制造,一直到营销、交易、仓储、配送、售后服务等,同时连接商品流、信息流、物流、金融流。

2019年至今,京东年活跃用户数已分别达到3.62亿、4.72亿和5.8亿,2021年京东全年净收入9516亿元,同比增长27.5%。截止到2021年末,京东物流经营超过1300个仓库、7200个配送站,其来自外部客户的收入占比在2021年首次超过了51%。

得益于云计算、大数据等前沿技术在线上交易场景的不断使用和优化,所有过往不太顺畅的用户体验都得到了改善。从2017年开始,京东梳理了全面向技术转型的战略,已在技术方向上累计投入近700亿元。

“集团对我们的要求,是极致的调度能力。”高礼强说。

从“技术底座”到“核心品牌”

“如果没有虚拟的供应链能力,根本做不到大规模的实体供应链扩张。”高礼强如此形容京东云的作用。

从技术支持角度,京东的技术底座基于京东云。在零售、物流的标签之外,专注于数智供应链的京东云,已成为京东的“B面”,在产业融合发展中扮演关键角色。事实上,早在2018 年,京东就曾对外宣称,自己不是一个电商公司,而是一个技术供应链服务公司。

京东云不恋“旧战”

来源:受访者

2018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刘强东曾说:“大概两三年之后,我们会进入第三条增长曲线,主要是以技术拉动和供应链服务作为核心的增长推动点。”到了2020年,这句话演变成京东集团的战略定位——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

当年年末,京东云内部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京东云和其他云有何不同。那场会议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说中国要有懂产业的云,那京东就要去做那朵最懂产业的、最开放的云。

京东云的组织基础京东科技,历经近两年的“变阵”,通过技术统一(云计算和IoT、AI业务合并)、业务统一(京东云与AI和京东数科合并组建京东科技),于2021年5月逐步完成组织架构稳定化。京东科技按照云、智能城市、供应链金融科技等业务线被划分为若干个事业群。

在京东技术和服务业务实现统一的过程中,前Oracle全球副总裁高礼强被任命为京东云事业群总裁。他透露,目前,京东集团所有核心业务均已全面上云,而充分利用了京东业务和技术生态背景发展而来的京东云,也已成为京东集团对外输出技术与服务的核心品牌。

7月13日,在京东云峰会上,京东云首次展示了数智供应链全景图,以及京东云在零售、能源、城市、金融、工业制造等方面的实践。会上,京东云还发布“数智供应链开放创新平台”,将京东的数智供应链能力对合作伙伴开放。

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京东云产品研发部负责人曹鹏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为了满足客户的多云需求,京东云已将去年发布的混合多云操作系统升级,全面兼容全球范围各类基础设施,真正实现了客户视角的一朵云。

业务选择源自客户需求的变化。高礼强观察到,随着数字化的深入,企业使用的云厂商数量和云服务类型都在不断增加。这一方面是因为不同的业务所需的云服务类型不同;此外,“他们现在也不想被某一家云厂商绑架”,因此,一套系统管理多种云的需求随之增加。

格局生变,巨头加速洗牌

两家巨头的重要活动,竟然“撞车”了。阿里云和京东云同一天召开了大会,阿里云宣布与分销伙伴服务全国300个城市;京东云则反复强调数智供应链,并发布了7个解决方案。

放在以前,业内很少将阿里云与京东云放在一起对比。这不仅是因为阿里云一直是行业“老大哥”,还在于两者的发展阶段、规模体量和竞争压力存有较大差距。

多年来,底层能力建设和投入是阿里云等头部云厂商的一贯打法。前不久,阿里云提出了今年最重要的策略“B2B”,即回到云计算的本质,做深基础,夯实底层。相比而言,京东云紧贴业务而动的思路更“接地气”,对供应链数智化能力的打造要求也更高。

“数字化不是你获取一个工具就是数字化了。下一阶段,数字化是要解决供应链的问题。任何企业,追求的终极使命就是体验和效率。”高礼强说,京东服务的很多客户,既是销售渠道,也是生态伙伴,“我们既要帮他们做数字化,也要团结他们,做社会化供应链。”

京东云不恋“旧战”

高礼强。摄影:邓攀

十年前,中国云计算市场尚处于襁褓之中,市场规模不过10余亿元。此后十年间,云计算市场迎来爆发式增长,年均增速超过50%,并成为中国数字化升级的“顶梁柱”。放眼全球,中国信通院预计,2023年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将超过3500亿美元,接近4000亿美元。

云计算市场体量巨大,潜力无限,但也早已巨头林立:阿里、华为、腾讯、百度牢牢占据头部位置。而由于云服务是重投入、长周期生意,对前期基础设施投入要求很高,新进玩家想站稳脚跟并不容易,美团折戟就是先例。

在“入局云计算”这件事情上,京东未得先机,但从各家云厂商专注于供应链的时间点来看,京东还不算晚。尤其自2021年以来,云市场格局剧变,阿里云的市场份额不断被华为云、腾讯云蚕食,市场高速增长暂时放缓,云厂商应“变速换挡”的声音此起彼伏。

“跟同行比,我们基数低,增速快很正常。更重要的是,我们不是野蛮生长,而是找到了内生逻辑。”高礼强拿京东云在城市业务中的表现举例,“我们不是在红海中跟友商抢份额,而是创造需求、匹配需求,获得增长。”

一场“必赢之战”

掌舵京东云已近两年的高礼强,留给外界的是“一位务实的产品主义者”形象。从消费到汽车,再到近几年同样迫切于转型的政企,京东云对外输出的供应链解决方案越来越多,前进方向逐渐笃定的同时,所面对的问题和挑战也越来越棘手。

车企对供应链有着极高要求。疫情之下,国内汽车产业链受冲击明显,主因之一在于,汽车产业链条既宽且长,一辆普通汽车的零部件超过2万个,豪华汽车甚至超过3万个,且各角色之间分工明确,一旦某环节掉链子,整个供应链稳定性就会受到影响。

有着5000亿元营收规模的北汽集团,在数字化转型中面临的局面更为复杂。2019年,京东云与北汽合作,双方决定先建立一个灵活稳定、安全可靠、资源统一的云平台以支撑业务发展,同时整合北汽集团各单位、各业态用户信息,建立一个数字化营销与用户运营平台。

京东云不恋“旧战”

来源:受访者

京东云副总裁、解决方案总经理任成元表示,一系列动作的背后,这种方案为北汽节约了70%的系统重复建设成本,以及用于服务器等硬件资源采购的数千万元投入,推进速度和覆盖范围超各方预期。

相比各大头部云厂的发展路径,京东云虽是“后来者”,但“懂产业”是其差异化打法中的关键砝码。高礼强表示,当下,产业数字化正由量变向质变进化,“产业数字化的下一站是数智供应链,以供应链管理的思维来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是最高效的方式。”

近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显示,我国的数字经济规模16年时间里增长了15倍,去年已超39万亿元。一个共识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已成必然,这亦是互联网巨头们探寻业绩增长的全新着力点。

围绕“数智供应链”,玩家的竞争之战才刚刚开始。在经济整体下行压力增大叠加电商流量见顶的背景下,京东亟需开辟新的业务增长点。不同于市面上留下的“补短板”,高礼强更倾向于“长板”策略。在他看来,国内整个云计算行业正在回归理性。

“所有厂商都在考量,自己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原来,他们都是同质化发展,事实上,还能留在牌桌上的云厂,技术差异都不大。”高礼强说,现在各大云厂都是在拿自己的核心能力谈客户,“京东云的差异化能力积累,就是供应链能力。京东自己就是这么成长起来的,产业禀赋在,那就发挥长处,而企业正好也需要这个,我们出手,正是时候。”

高礼强将京东云比作产业数字化赛道中的“长跑型选手”。海外业务正成为京东云的全新发力点。国内疫情反复叠加复杂的国际局势,也给各大云厂的业务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他将做实京东云的数智化供应链作为最重要的一件事,“服务千行百业的过程很艰苦,更需要耐心”。

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编辑:王怡洁  审校:张格格  制作:崔允琰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