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新浪科技新闻 2022-08-03 12:50:40
“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杀猪盘”宰向环球影城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邹帅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最近,骗子盯上了北京环球影城。

日前,有不少消费者反映,自己以接近五折的价格,在微信群里“团购”了北京环球度假区夏秋漫游卡(以下简称环球影城半年卡),但到承诺的开卡时间却迟迟未能成功出卡。随后,微信群团长失联的失联,说退款的退款,说被骗的被骗,总之这场“薅羊毛”的真面目被揭开:最上游的人卷钱跑了,卡开不了了。

7月25日,该事件在网上发酵。据不完全统计,约有上千人受骗,受害者多以600元至1000多元的价格下单,总涉案金额约有上千万元。

7月29日,北京环球影城官方回应,从未授权任何其他第三方平台、商家或个人销售北京环球影城夏秋漫游卡,且不存在内部折扣价。北京环球影城夏秋漫游卡在官方渠道购买时即采用实名制购票和验票机制,不能转售或转让。

同天晚些时间,北京西城警方通报,已将此次事件中的犯罪嫌疑人詹某某抓获,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根据多名团长的说法,詹某某是此次诈骗事件中处于最上游的开团人,各微信群的团长基本都是他的代理。此次事件能够骗取如此多消费者的信任,原因是詹某某及其代理们此前曾出售低价环球影城单日门票,消费者能正常使用,从而打消了疑虑。代理们也是以低价从詹某某手里进货,才能发展众多私域客源。先建立信任,再捞笔大的,有律师认为,此次诈骗事件的手法是典型的“杀猪盘”。

虽然詹某某已经被刑拘,但被骗的消费者还在为何时能退款而焦虑。此事涉及多级代理,并且交易工具多为私人转账、闲鱼和快团团,能否退款还是要看团长的“觉悟”,但多位团长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这场风波,还未结束。

钱花了,卡没有

刘丽到现在都没有追回自己的2640块钱。

今年三月份,刘丽被朋友拉进一个团购群,听说群主可以买到低价的环球影城单日门票。“那时候正常门票是五六百块钱,群里只卖350元。”4月底,群主开卖低价的环球影城半年卡,虽然那时候还未正式开售,但凭借着一直以来的信任,包括刘丽在内的不少消费者都毫不犹豫地下单。

据北京环球影城官方消息,夏秋漫游卡分为悠享、尊享、臻享三个档位,成人票的价格分别为1350元、1850元和2450元,三种档位的区别在于入园次数多少,以及入园日期是否包含节假日。

平时,刘丽所在的群内,能以将近5折的价格拿下环球影城单日门票。半年卡的折扣力度,仍然很大。“原价1850元的尊享卡,我和我的朋友都是880元入手的,我买了三张。群里最早有人是700元买的,在我之后还有1000多元买的。因为群主常说今天限量几十张,先到先得,今天不买明天就涨价,诱导大家快点买。”

“一开始跟我们说6月下卡,但后来北京出现疫情,群主承诺7月24日下卡。”结果等到7月28日晚上,大家还是没有收到下卡的消息。她讲述,“那几天群主就半消失了,时而在群里说句话,时而不回消息不接电话。”

刘丽和群友们意识到,被骗了。从她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在这位群主手里买了低价半年卡的人已经有600多人,“大家还不止是买一张,像我这种买三张的很多。”

综合多方面信息,和刘丽一样经历了环球影城半年卡骗局的消费者约有上千人,总涉案金额约上千万元。该事件的复杂性在于,被骗的消费者是各自从自己信任的团购群里下单的,群主给出的“低价票”门道不一样,有的自称是有旅行社的关系,有的自称有环球影城内部渠道,还有的身份不明,仅仅是有丰富团购经验。价格也各不一样,大部分人是以每张1000多块钱的价格购入,也有小部分人600多块钱就拿下了。付款方式更是各不相同,常用的方式是微信/支付宝转账、闲鱼和快团团。

意识到被骗后,消费者纷纷找群主,也就是团长,要求退款。消费者王欧告诉深燃,事情被曝光之后,她的团长没有给出明确回复,而是又拉了一个人进群,说这个人会给大家处理退款事宜。“一开始给几个人退了款,后来就说生病了在医院,以各种理由推脱。”刘丽也没有收到退款,“我们这个团长偶尔出来说她就算卖房、贷款,也会给大家退款,但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收到。”

刘丽和一些消费者已经报警。7月29日,西城警讯微信公众号通报,已将犯罪嫌疑人詹某某(男,35岁)抓获。詹某某对以能低价购买北京环球影城半年卡为名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供认不讳。目前,詹某某已经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据多位团长介绍,詹某某就是此次诈骗事件中最上游的开团人,网名“可达鸭”,一直以来都以能买到低价门票为由,向下发展多级代理,也就是分销商。代理们以100多元的价格从詹某某手中收来环球影城的单日门票,再以300元往上的价格卖给消费者。此次事件中的低价半年卡,代理们的“进货价”是五六百元。“我们群里的人都是600多元买的,据说我们那个团长没赚多少差价。”王欧表示。

目前,詹某某已经被刑拘,消费者们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钱款能否追回。8月2日,刘丽告诉深燃,她的团长在1号突然改口,说只能退利润部分,不能退全款。“她告诉我们,她是500块钱进的货,所以只退我们380块钱的差价。”

套路疑似“杀猪盘”

交易方式几乎没有保障,为什么还会有数千人购买低价票?多位消费者都提到了一个理由:信任。

刘丽解释,进群几个月,“买特价票从来没有出过问题。”而且,她所在的群不光卖环球影城的票,还有北京野生动物园、水魔方、欢乐谷等等。“这些地方的票我也买过,都可以正常入园。有的时候也会出现前一天买票,第二天出票失败的情况,但团长会在第二天一早把钱退了,让我们赶紧买正价票,不耽误去玩。”

至于团长的身份,刘丽表示,对方一直坚称自己在旅行社工作,和环球影城有合作关系。“她说她是销售,上边还有票务,票务给出票。”在这次事件中,刚到承诺的下卡日期的时候,团长还解释说“票务出票慢,大家等一等。”但到后来便说“我也被骗了,我也无能为力。”

直到今日,大家才醒悟过来,所谓旅行社、合作关系、票务给出票等说辞,似乎都没办法证明团长的身份。社交平台上,不少消费者也表示,虽然一直在群里购买单日特价票,但团长具体是干什么的,如何获取的这些票,大家都不得而知。

根据环球影城的回应,从未授权任何其他第三方平台、商家或个人销售北京环球影城夏秋漫游卡,且不存在内部折扣价。该卡仅在北京环球度假区官方APP、阿里小程序、微信小程序、官方飞猪旗舰店销售。

那么,此前单日的低价票是怎么来的?

有团长透露,此前那些交易正常的单日低价票,其实根本不存在,都是上游用正价购入,低价卖给各级代理的,一些大代理们也都是几十上百张地采购,卖给群里的消费者。正因为消费者真的尝到了甜头,才会对特价半年卡深信不疑。不少自称是团长的人表示,也是因为信任上游,才会被骗。

据他们推断,上游这么做,是为了发展代理网络,积累客源,培养信任。而此次骗局的手法,很像是“杀猪盘”。

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律师解释,“杀猪盘”是以各种手段方式培养信任,打好基础,一段时间后,以各种诱惑让被害人受骗、损失钱财的诈骗方式。诈骗分子准备好人设、交友套路等“猪饲料”,将社交平台称为“猪圈”,在其中寻找被他们称为“猪”的诈骗对象。通过建立信任关系,即“养猪”,最后骗取钱财,即“杀猪”,形成了一整套诈骗体系。

“本次事件中,如果不法分子事先通过自己贴钱销售低价单日票的形式,赢取大家的信任,而后开始大势推销单价更高的半年卡,借由环球影城因疫情闭园等原因创造时间差‘做局’,最终卷款潜逃,涉案金额网传上千万元,那就是‘杀猪盘’行为。”李圣向深燃解释。

“杀猪盘”并非新鲜诈骗套路,更不是第一次用在大型主题乐园身上。2019年,就曾有人以能买到五折迪士尼内部票为由实施诈骗。

根据当时的报道,被告人袁某曾经在上海迪士尼当过实习生,她谎称自己是上海迪士尼总经理助理,可以买到五折内部票。为了骗取被害人的信任,袁某采取了高价买进、低价卖出的手段。袁某从五名被害人手中一共收取了900多万元,其中700多万被她挥霍一空。法院判定,被告人袁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钱还能追回来吗?

我们来梳理几个可能的责任方:詹某某,位于最上游;各级代理,位于中游;交易平台,最直接接触钱款。

不少消费者发现被骗之后,第一时间找到团长或平台要求退款,但这里存在几点阻碍。

一、以私人转账方式付款的消费者,除了转账截图和聊天记录,几乎没有可以证明交易内容的证据。

二、在闲鱼和快团团上交易的消费者,可以向平台申请退款,但有消费者咨询快团团客服之后,得到的回应是需要和团长沟通退款事宜。快团团的机制是,团长开团,买家下单,钱款直接到达团长账户,如果需要退款,团长同意后,会从团长的账户余额里扣款。在闲鱼上,也需要卖家的同意才能退款,但如果还没有确认收货,可以申请退款。有团长表示,自己走的是闲鱼,所以直接就把钱退给大家了。

作为产生金钱交易的工具或平台,是否有监管义务?

李圣解释,根据《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的规定,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应当要求申请进入平台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者提交其身份、地址、联系方式、行政许可等真实信息,进行核验、登记,建立登记档案,并至少每六个月核验更新一次。同时,其也有责任对平台内经营者及其发布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建立检查监控制度。

李圣同时也提醒,以私人转账等形式进行交易,确实有可能会影响到维权结果。“没通过正规平台进行的交易,完全有可能导致消费者无法证明交易的具体内容和目的,从而无法获得足够的证明力。”

回到中游,各级团长/代理的说法不一,有人爽快地垫钱退款,有人还在打拉锯战,有人彻底失联,所以具体各级团长/代理对于詹某某的诈骗行为是否知情,还不得而知。目前发声的团长/代理表示,他们也是被詹某某骗了,也属于“杀猪盘”里的“猪”,此前进货的单日票都没有问题,所以才会继续信任詹某某。

不过,也有消费者怀疑部分团长/代理是知情的。王欧透露,群内有人表示自己是詹某某的一级代理,“他们代理有业务要求,一级一级发展下线,从下线手里收钱养上游。”

团长/代理是否知情,直接关系到责任的归属。

李圣表示,如果团长不知情,且存在损失,可能也属于受害者。如果是明知合谋的共犯,根据相关规定,存在利用同一网站、通讯群组、资金账户、作案窝点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应当认定为多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的犯罪存在关联,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可以在其职责范围内并案处理。“那么这些团长很可能会和詹某构成共同犯罪,由司法机关一并进行刑事处罚。”

上游的詹某某要承担最严重的处罚,中游的团长如果只是受害者,也应该在维权的同时,积极协调退款事宜。此外,防止此类事件的发生,需要扮演中间角色的平台方加强监督。

老套路重现,也是给消费者再次提了个醒,勿听勿信所谓的熟人渠道,关注官方信息,谨慎判断小心选择。

*题图及文中配图均来源于unsplash。应受访者要求,刘丽、王欧为化名。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