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乎精选 / 正文

你有哪些自以为聪明,但其实愚蠢透顶的操作?

知乎精选 2022-10-31 01:42:50

小时候老是流鼻血,爸妈不让多吃糖,把糖盒放得特别高。

我经常趁他们不在家的时候踩个凳子去够糖盒,拿几块。那会儿吃的最多的是大白兔话梅糖和方块的瑞士糖。

但是盒子里的糖少了他们会看出来,所以每次吃完我都把糖纸捋平,再把草稿纸叠成不同糖的形状包回去,大白兔是纸卷,话梅糖是纸团,如果是瑞士糖那种封口的我还会抹点胶棒粘回去。我还熟练掌握区分它们和真糖的方法,很长时间内屡屡得手。

洋洋得意的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次爸妈都出差奶奶来照顾我。

至今我都忘不了疼爱我的奶奶抓了一大把糖给我时那慈祥的眼神。

“吃呀,吃嘛。”

纸不好吃。

我想奶奶了。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