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骚乱中的“美式剧本”

新浪国际新闻 2023-01-16 14:00:31

就在巴西总统卢拉刚刚上任一周之时,巴西上演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骚乱,数千名抗议者强行闯入巴西国会等国家机构,并与军警发生冲突。而耐人寻味的是,这一暴力事件和两年前在美国发生的国会山骚乱事件惊人相似,一些媒体甚至称其是“巴西版国会山事件”。

当地时间1月8日,数千名巴西前总统博索纳罗的支持者暴力闯入国会大厦、联邦最高法院和总统府内,进行打砸破坏,并与军警发生冲突。

骚乱发生时,巴西总统卢拉正在圣保罗州视察暴雨灾情。

骚乱发生后,他发表紧急讲话,强烈谴责骚乱制造者是“狂热的法西斯分子”。

巴西总统 卢拉:我想告诉你们,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都会被找到,也将受到惩罚。

卢拉签署行政法令,授权联邦政府干预该地区的安全管理事务。随着巴西国会大厦最后一批强行闯入者被驱离,巴西联邦政治核心区重归政府控制。

截至1月9日,至少1500名示威者被警方逮捕,博索纳罗所在政党被罚款约400万美元。

骚乱逐渐平息,现场留下一片狼藉。

当地时间1月13日,巴西最高法院批准就1月8日国家权力机构遭冲击一事对前总统博索纳罗展开调查。

而1月8日当天,博索纳罗在推特发文回应,指责这类行为超越了民主界限。不过,博索纳罗也驳斥了他应该对骚乱负责的说法。他坚称在自己的整个任期内,始终按照宪法行事。

1月1日,巴西新总统卢拉正式就职,而前总统博索纳罗却并未出席就职仪式,而是在自己任期结束前48小时飞往了美国佛罗里达。

去年11月1日,败选44个小时后的博索纳罗首次露面并发表讲话时,曾对抗议大选结果甚至引发骚乱的示威人群称赞。

时任巴西总统 博索纳罗:现在的抗议活动是对选举过程感到愤怒和不公正后的行动。

当地时间1月9日,博索纳罗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照片,证实自己在美国接受治疗。

10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博索纳罗已出院,住进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一处住所。

巴西社会学家 贝内西奥·施密特:我个人认为这次冲击国会、法院和总统府的行为毫无疑问是两年前美国冲击国会事件的“翻版”,当时特朗普的支持者也不认可拜登就任总统。

在巴西著名评论员查克拉看来,这场骚乱是巴西前总统博索纳罗对特朗普主义的“完美复刻”。

巴西电视评论员 古加·查克拉:如果美国没有特朗普,巴西也就不会有博索纳罗;如果特朗普没有当美国总统,博索纳罗也不会成为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和他的团队试图在巴西复制特朗普在美国所做的事。

英国《卫报》注意到,1月8日巴西骚乱并非没有前兆。大选结果公布后,抗议者一直在社交媒体上谋划示威活动。

2022年12月13日,激进分子试图冲击巴西利亚联邦警察总部。

12月24日,一名支持博索纳罗的极端分子还承认试图炸毁巴西利亚机场,为政变创造机会。

就像2020年的美国一样,不承认大选结果的人将注意力集中在投票机制上。在巴西,他们怀疑电子选票制表机有猫腻。

骚乱当天,抗议者展示的横幅用英语和葡萄牙语写着“我们想要源代码”。原因是之前有谣言盛传,电子投票机以某种方式被编程或黑客入侵,从而使博索纳罗败选。

和美国一样,社交媒体成了滋养这些谣言的温床。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去年10月巴西总统选举之前,推特、脸书和WhatsApp上就充斥着关于巴西选举公正性的错误信息。

在投票前,吹捧“选举舞弊”说法的YouTube频道获得了数千万次的观看量;非营利新闻机构Rest Of World的分析显示,否认巴西大选的人在推特上的粉丝数量激增;在8日之前,WhatsApp、Telegram等社交媒体的巴西用户发现,要求参加首都“战争呐喊派对”的电话激增。

实际上,从1月5日起,巴西的袭击者即通过社交网络进行串联,呼吁“带上头盔、手套、防毒面具、泳镜等”“占领三权广场” 。

而在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中,不少人都对“选举舞弊”谣言深信不疑。

博索纳罗支持者:如果博索纳罗输了,原因只可能是投票时存在腐败现象。

2018年,博索纳罗作为“政治素人”当选巴西总统。

巴西政治学者 卡萨雷斯:他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局外人,一个反体制的人,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可以把巴西从政客的腐败中拯救出来。

博索纳罗上台后,大打右翼民粹牌,社会对立情绪被大大推高。

美国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 吉亚特:特朗普和博索纳罗遵循了一个共同的剧本,你去散播消息,让公众对选举体系失去信心,博索纳罗毫不留情地这么做了。

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一样,博索纳罗深谙社交媒体的巨大作用,他在网上拥有数百万粉丝,当他给竞选对手卢拉贴“标签”时,支持者深信不疑。

《经济学家》杂志记者 麦斯林:对于许多巴西人来说,他们仍然对卢拉执政之后爆发的大规模腐败丑闻感到非常不满,而经济衰退几乎同时发生。这些人害怕卢拉回归,而博索纳罗的确利用了这一点。

1月12日,巴西总统卢拉提到一个重要细节,巴西武装部队在应对骚乱时,并没能发挥应有的“缓和局势”的作用。

巴西总统 卢拉:许多官员和暴乱者串通,军警中的许多人都是同谋,这里武装部队的许多人也都是同谋。我相信当时总统府的大门是敞开的,因为大门没有遭到破坏,这也意味着有人为他们进入总统府提供了便利。

就在两天前,巴西最高法院下令逮捕巴西利亚公共安全负责人托雷斯和巴西利亚军警负责人维埃拉。

据巴西环球电视台报道,执法部门在前司法部长托雷斯的家中搜出一份备忘录,其中建议博索纳罗在高等选举法院周围“布防”,以推翻选举结果。

巴西记者 梅洛:令人担心的是,有一些博索纳罗的支持者和一些想支持军事干预的人,他们渗透到了安全部队、军警和武装部队中,所以他们故意不采取行动阻止抗议者入侵。

事实上,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主要来自农业地区、福音派基督徒,以及拥护枪权的社会保守派。

放宽枪支管控,一直是博索纳罗总统任期的标志之一。

2019年1月,博索纳罗就任总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签署了一项放松枪支法的行政命令,本质上是帮助他的支持者武装起来。

作为一名退休的陆军上尉,他通过赞扬1964年至1985年统治巴西的军事独裁统治而成就了自己的政治生涯。在他任内,枪支拥有量和进口量迅速上升,私人持有的枪支数量翻了一番,达到近200万支。

巴西退役宪兵少校 弗雷塔斯:多亏博索纳罗修改法律,如今我们能购买和持有这些武器。

弗雷塔斯是一名巴西退役宪兵少校,也是巴西前总统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他在Instagram上拥有上万粉丝,此外,去年巴西大选时,他还参与了国会议员的竞选。

大选结果出炉后,弗雷塔斯焦急地盯着社交媒体上的言论。

巴西退役宪兵少校 弗雷塔斯:我只想知道如果博索纳罗想让人们上街示威怎么办。我刚看到WhatsApp上有人在这么说,虽然只是评论,但我在社交媒体上到处能看到,我更早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巴西利亚的人说过,现在一个女孩也在说,他们说总统博索纳罗希望人们上街抗议。

记者:你认为博索纳罗应该持什么立场?

巴西退役宪兵少校 弗雷塔斯:他应该援引联邦宪法第142条宣布进行军事干预。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人民、爱国者、军方和警官,我们已经准备好根据他所说的采取行动,我们准备好了。

这里是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一个贫民窟,住在这里的居民大多是穷人或有色人种,通常并不是博索纳罗的支持者。在这样的贫民窟里,还有一个特殊的民兵群体,名义上是保护居民不受贩毒团伙的伤害,实则为了收取保护费和监管居民的日常生活。

当地民兵指挥官:没错,我们为政客工作,我们和政客与政府的关系建立在双方的共同利益之上,他们为了拥有权力,需要民兵、需要毒贩,一切都和权力有关。

记者:你们会帮政客拉票吗?

当地民兵指挥官:会的,社区居民拥护某些政客,但选其他政客让他们和整个社区受益,为了社区的福利。

记者:你们会告诉人们选谁?

当地民兵指挥官:是的。

而这名民兵指挥官也坦言,他们现在支持的是博索纳罗政府。

巴西研究机构“选举和政治暴力观察站”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巴西政治暴力事件较2019年同期增长近400%。在此环境下,任何政治派别均无法凝聚大多数支持,一旦出现高度争议情况,极易引发暴力冲突。

在美国《大西洋月刊》看来,美国人为巴西暴乱者树立了“坏榜样”,不过这场“巴西版国会山骚乱事件”背后,美国的作用,恐怕不仅仅做了个“坏榜样”。美国《华盛顿邮报》更直言不讳地指出,不可否认,美国插手了巴西骚乱。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巴西骚乱者所遵循的,正是早已上演过的美式剧本。

巴西骚乱发生后,多国领导人纷纷发声,谴责暴力事件,其中,美国总统拜登的表态最受外界关注。

事件发生后,拜登谴责这一事件“令人发指”,是对巴西民主和权力和平移交的攻击。1月9日,美国白宫发布消息称,美国总统拜登与巴西总统卢拉进行了通话,向他保证予以支持,并邀请他于2月访问华盛顿。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 普赖斯:暴力从来都是不合适的,这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全力支持巴西的民主制度。

对于如何看待正在美国的巴西前总统博索纳罗,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称,任何人持外交签证进入美国,且“不再代表其政府从事官方事务”,都需在30天内离境,或申请不同种类的签证。

值得一提的是,巴西骚乱后,美国民主党官员纷纷发声谴责,并将其与美国“国会山骚乱”联系起来。相比之下,共和党则明显低调很多。

有分析指出,美国两党形成的鲜明对比给人的感觉是,华盛顿在这个问题上的表态根本是着眼于内部党争的需要。

而事实上,此次透过此次骚乱,外界能清晰地看到美国保守派的身影。

博索纳罗执政时曾是特朗普的“铁杆粉丝”,他甚至还有“巴西特朗普”的绰号。2022年巴西大选前,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也录视频支持博索纳罗。

去年11月,美国保守党政治行动大会(CPAC)在墨西哥开幕,主题之一就是要阻止卢拉为代表的拉美左翼运动的回归。

CPAC由美国保守派联盟(ACU)和保守派团体“争取自由的美国青年”(YAF)在1974年成立,如今已成为美国规模最大的保守派年度会议。

2019年,博索纳罗将CPAC引入拉美,并将其发展成为拉美右翼保守力量的对话论坛,使得美国和拉美各国右翼之间的联系变得愈发紧密。

至今,CPAC已分别于2019年、2021年和2022年在巴西举行过会议。

另据巴西媒体统计,近五年来,博索纳罗的儿子爱德华·博索纳罗与美国保守派政客会面约80次。

2021年1月5日,国会山骚乱前一天,他还在白宫与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交谈。

去年11月中旬,小博索纳罗参加了美国优先政策研究所的晚会,这场活动在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举行。小博索纳罗后来与特朗普、州长候选人莱克等人一起坐在露台上的一张桌子上。

博索纳罗败选后,小博索纳罗还前往美国,并与特朗普的前顾问米勒和班农进行了交谈。

在班农的几期播客和社交媒体帖子中,他和他的嘉宾都一直在煽动“选举舞弊”的说法,他还创建了所谓“巴西之春”的标签,这使人想起十几年前,美国政客为引起中东动荡的“阿拉伯之春”推波助澜的情景。

1月8日骚乱当天,班农还在社交媒体上转发骚乱视频,并称闹事者为“为自由而战的勇士”。

此外,在2020年大选后成为特朗普“停止偷窃”运动领导人之一的边缘活动人士阿里·亚历山大,也鼓动巴西抗议者“做任何必要的事情!”。

巴西社会学家 贝内西奥·施密特:事实上,美国的民主更像是一种游离于事实之外的宣传广告,美国人认为他们的民主是维护公民权利和人权的自由制度,但却总是在其境内引发种族之间的冲突。因此,我非常认同一种观点,美国的民主是一种“公司的民主”。

目前,骚乱事件已基本得到控制,但对幕后黑手的追查以及对骚乱发生原因的反思仍在持续。

1月10日,美国外交关系协会撰文称,美国已逐渐成为极右翼暴力极端主义的主要输出国。这些无疑是对美国自诩的“对外输出价值观”的所谓“民主灯塔”的绝妙讽刺。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