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都周刊 / 正文

年会聚餐后员工醉酒猝死 东莞法院认定死者自行担责95%

南都周刊 2023-01-18 06:59:03

  春节将至,又是人们聚餐喝酒较多的时节,但欢乐的同时也要防止乐极生悲。日前,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通报了一起因年底聚餐醉酒引发的猝死索赔案。法院认定醉酒猝死者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自行担责95%,聚餐组织者担责5%,其他同桌人已尽一般社交安全义务无须担责。

  聚餐酒后猝死

  家属向组织者和同桌者索赔百万

  吴某是深圳某公司员工,被派驻到公司关联企业东莞某公司工作。临近年关,吴某和几个同事一起在东莞某公司食堂参加年会聚餐,同桌就餐人员有何某某等六人,期间吴某有喝酒。当晚20时许,吴某由同桌两人搀扶被送往某公司宿舍楼休息,该公司负责人跟随其后并给了两瓶矿泉水后离开。

  吴某室友称,吴某当晚呕吐两次;次日上午,公司负责人带牛奶鸡蛋到宿舍探视,吴某苏醒但表示不想吃东西;13时许,吴某起床后进了洗手间,室友随即离开宿舍上班;18时许,室友下班发现吴某晕倒在洗手间,呼喊同事救助,并拨打120,但急救人员赶到时吴某已无心跳,室友随后报警。

  公安机关出具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认定吴某死因为心源性猝死,吴某家属申请工伤认定。一个月后,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决定书,对于吴某的死亡不予认定为工伤。

  吴某家属遂向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状告深圳某公司、东莞某公司以及跟吴某同桌6人,认为对方未尽安全保障义务,索赔共111万多元。

  两家公司和同桌者何某某辩称,死者在醉酒或饮酒后20小时内才死亡,期间也正常起居,现有证据无法证明醉酒导致死者心源性猝死。且吴某喝酒后,已被及时送至宿舍休息,第二天已进行照顾和观察,确认其状态良好后他们才离开,他们对事故发生没有过错,也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吴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有风险自担义务,聚餐组织者和共饮者不应承担责任。何某某还说,聚餐当晚,他不仅没有对吴某劝酒,反而劝其少喝。

  死者担责95%

  聚餐组织者赔偿5万多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本案关键在于吴某的死亡应由谁承担责任。

  首先,关于吴某的死因。公安机关出具的死亡证明显示死因为心源性猝死,由于未进行尸检,也没有检测血液中的酒精浓度,现已无法通过医疗检验手段确定。但根据聚餐当晚与吴某同桌的两人在公安机关的陈述看,吴某聚餐时有喝酒,结合吴某在聚餐后需要同桌两人搀扶回宿舍、回到宿舍后两次呕吐的情况可以推定,吴某死亡前存在醉酒情况;加上吴某对室友的问话未正常回应、无法正常上班、饮酒第二天即死亡,由此可以推定,吴某的死亡与饮酒有关。

  法院认为,吴某作为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对饮酒可能造成的危险后果有足够清醒的认识,其对死亡结果承担主要责任;而东莞某公司是聚餐组织者,提供了白酒、红酒、啤酒,在吴某饮酒后两次呕吐、次日无法正常上班的情况下未及时将其送医治疗,应对吴某的死亡承担一定责任;但深圳某公司未组织和参与聚餐,吴某作为深圳某公司员工参与聚餐,并不属于工作任务,人社部门亦认定吴某的死亡不属于工伤,故深圳某公司无需承担责任。

  吴某家属未能举证证明聚餐他人存在恶意劝酒行为,餐桌上正常共同饮酒不构成侵权,因而不能产生法律上的权利义务,故同桌者没有法定救助义务。吴某家属要求同桌者对吴某的死亡应当有预见性以及承担相应的义务,明显超出一般社交应尽的注意义务的边界,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各方过错,法院酌定吴某自行承担95%责任,东莞某公司承担5%责任,其他被告无需担责。法院遂作出一审判决,判令东莞某公司承担5%责任,赔偿吴某家属56348元。

  吴某家属不服,提出上诉。日前,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同桌喝酒者何种情况下应担责?

  承办本案的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法官方淑敏称,同桌吃饭一起喝酒,是社会常见现象。聚餐中,喝酒者是自身健康的第一责任人,要对自身喝酒可能产生的后果承担最大的责任。

  如果喝酒者酒后发生意外,组织者和同桌者存在强迫性劝酒行为、明知喝酒者不能喝酒仍劝其喝酒、喝酒者失去自控能力但同喝者未安全护送、明知喝酒者酒后驾车未劝阻等情况,同桌者则需承担法律责任。但如果组织者和同桌者已尽了正常的安全注意义务,则不能将其责任义务无限扩大理解,否则就人人自危,影响正常的社会交往。

  因聚餐醉酒发生意外引发官司的情况已屡见不鲜。法官建议市民聚餐时喝酒量力而行,注意节制,聚餐组织者和同桌喝酒者也要谨慎劝酒,对醉酒者多加关心照顾,必要时及时送医就诊。

  南方日报记者 于羽佳 通讯员 黄彩华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