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还要打多久?

新浪国际新闻 2023-02-28 10:40:20

美国还会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

乌克兰危机升级这一年来,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查尔斯·库普乾多次撰文,呼吁西方世界推动谈判进程。他指出,就这场战争而言,“冻结冲突”比彻底的外交解决更有可能实现。北约即使继续升级对乌军事援助,也应推动乌克兰准备接受外交途径解决问题。而冲突双方需要了解,“不论是否愿意,最后可能不得不接受一个不符合全部目标的结果”。

“打和谈并不矛盾。”2月16日,库普乾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亦认可“边打边谈”的可行性。但他也强调,“今天我们还没有走到(谈判)那一步。”库普乾强调。

库普乾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主任。2014年到2017年,他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助理、欧洲事务高级主任,是白宫主管欧洲和俄罗斯事务的高层官员。

“我的预计是,我们应当维持对战事的关注,至少到今年下半年。”库普乾说,“或许今年秋天之后,长期的军事僵持将促使俄乌双方寻求不同的解决方案。”

“打和谈并不矛盾”

中国新闻周刊:乌克兰危机升级一整年来,俄乌双方的战略目标一直处于调整中。你觉得普京目前为“特别军事行动”设定的目标是什么?泽连斯基目前的战略目标又是什么?双方近期内重启和谈接触的可能性大吗?

库普乾:未来会有一天,俄罗斯和乌克兰将尝试从战场走向谈判桌,但今天还没有走到那一步。现在双方仍相信自己能在战场上取得进展。

现在,普京似乎正在调整其目标,改变对“胜利”的定义,聚焦于控制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我们尚不知道他能否成功实现这一目标。但他何时会回到谈判桌仍是不确定的事情。我认为他目前的想法依然是招募更多兵源,将他们派往乌克兰,准备发动新的攻势。

对乌克兰来说,最初的目标也已经过时。现在,乌克兰政府希望恢复领土和主权完整,希望从所有乌克兰领土上驱逐俄罗斯军队,恢复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和顿巴斯战争之前的边界。

冲突初期,在美国支持下,乌克兰在谈判桌上展现出尽可能强硬的立场。现在美国及其北约盟友的政策依然是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和经济援助,支持其继续战斗。这些情况也影响了乌克兰政府对战略目标的设定。

但我的推测是,乌克兰缺乏足够的作战能力以实现当前提出的目标。而且,如果乌克兰真的反攻克里米亚,俄罗斯很可能诉诸核武器。虽然我们不知道乌克兰将在何时降低其要求、满足于一个比完全收复主权领土更低的结果,但我想,无论他们是否愿意,泽连斯基最后可能不得不接受一个不符合他们全部目标的结果。

总的来说,战事很可能至少持续到今年下半年。或许秋天之后,长期的军事僵持将促使俄乌双方寻求不同的解决方案。

中国新闻周刊:美俄双方的一些专家近期都曾提出“边打边谈”、尽快启动接触对话的提议,你如何看待“边打边谈”?

库普乾:打和谈并不矛盾。我认为,即使北约继续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并支持乌克兰收回更多领土,北约也依然应当推动乌克兰准备接受外交途径解决问题。这场冲突最终需要美国、美国的西方盟国、乌克兰、俄罗斯之间对话来解决。现在,欧洲主要国家仍保持和俄罗斯的沟通,但美俄之间的外交接触很少。

有望“冻结冲突”吗?

中国新闻周刊:一年前俄军发起“特别军事行动”时,美国政府是否预料到战事会发展到现在的僵持局面?

库普乾:乌克兰军队的表现绝对超出了预期。我想,一年前,包括克里姆林宫在内,多数人都认为乌克兰无法在最初的几周内抵住俄罗斯的猛攻。但乌克兰军队比我们想象的更加训练有素,准备充分;民众表现出了英勇的决心;这个国家比各方专家预期的更有韧性,更有能力。

另一方面,西方援助武器迅速流向乌克兰,从反坦克武器和手榴弹开始,然后是火炮、主战坦克。军事援助是乌克兰能够长期作战的关键因素。

中国新闻周刊:西方不断升级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是一种主动的政策选择,还是主要受到乌克兰军队战场胜利的推动?新的一年军事援助会继续升级吗?

库普乾:你提到的两方面因素都有,相互作用。拜登政府在第一时间就在援助乌克兰、加强北约及制裁俄罗斯三条战线上推出一系列措施。与此同时,乌克兰在战场上的表现鼓励了美国及其盟友采取更多行动。尽管西方仍在遵守避免同俄罗斯直接发生战争的红线,但它已经大大增加了武器的数量和质量,并保证了持续供应。

关于2023年的军事援助是否会升级,目前还不好预测。美欧会继续提供坦克,但是先进战斗机、远程导弹乃至投入北约地面部队,目前都还不在讨论的范围内。然而,我认为,我们根本无法预判北约是否会在提供武器方面更进一步。

中国新闻周刊:美国不断升级介入俄乌冲突,是否意味着美国改变了对俄罗斯的长期政策,不再试图和俄罗斯保持战略稳定,而是追求“更大的胜利”甚至“击败普京”?

库普乾:可以肯定地说,在可预见的未来,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将是对抗性的。我们回到了分裂和军事化的时代,我们看到了北约的继续扩张。如果想要显著改善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可能需要一个非常不同的俄罗斯政府。

但另一方面,美国目前的政策目标是:“面对俄罗斯侵略时,我们需要帮助乌克兰。”我不认为美国或欧洲盟国正在寻求改变俄罗斯的政权,或以某种方式颠覆普京的统治,军事援助的目标是阻止并扭转当前的战局。就长远来说,我们仍需要就更广泛的欧洲安全架构和北约扩张的未来和俄罗斯进行对话,但这是未来,不是现在。

我们可以想象的一种结局是“冻结冲突”。冻结冲突比彻底的外交解决更有可能。无论战斗在何时、在哪里停止,无论双方的实际控制线在什么位置,俄乌双方可能都无法达成共识;俄罗斯、乌克兰及欧美各方也很难通过外交协议走向稳定的和平。

另外,即使战争结束了,我认为美国还会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这将成为一个确保乌克兰自卫能力的长期努力。

中国新闻周刊:一年来,新一轮纳卡冲突、叙利亚地震灾后救援等事件显示出,俄乌冲突影响了俄罗斯在其他地区发挥其原有的地缘影响力。美国是否会利用这个机会,在中东、中亚、外高加索等地区重建影响力,以弥补特朗普时期的战略回撤造成的影响力减退?

库普乾:我不认为我们会看到美国填补俄罗斯留下的各种地区影响力空白。对美国而言,这场战争最重要的变化,是让美国重建了在欧洲和亚洲地区的强大存在及盟友网络。对此,民主、共和两党已经达成共识。所以我认为美国政府未来仍将专注于在欧亚大陆发挥影响力,而非回归中东这样的地区。

发于2023.2.27总第1081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杂志标题:查尔斯·库普乾:俄乌如何走向“停战”?

记者:曹然

时讯快报

5.5亿用户的选择

立即打开